读书网 > 大唐封魔录 > 116、战兽战神
  他曾经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就算为父母报了仇又能怎样呢?也是没脸再见他们了,没脸再见那些死去的族人了。

  随着时间的消磨,曾经刻骨铭心的仇恨径自被种种扭曲的心理,挤压的不知所踪了。

  而此时,这个蛮横残忍的男人,竟再次提起当年的事情。

  杀——杀——杀——

  “哈哈哈哈,小畜生——”安禄山一阵狞笑:“摔死你,摔死你,摔死你——哈哈哈哈,今天就送你去见你老爹老娘”

  啪——

  啪——

  啪——

  安禄山把李猪儿的脑袋在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上,一下一下用力敲击着——他本来漂亮的鼻子已经烂掉了,上唇被连皮带肉蹭掉了一大块,露出血糊糊的牙来,耳朵里、嘴里都是血。

  “哈哈哈哈,你个小畜生,别说啊,还真有你娘几分姿色,如果不是她胆敢咬我,兴许还能收她做个小老婆,到时候连你娘连你一起日,一起日,哈哈哈哈。”

  安禄山肆意的侮辱着李猪儿。

  李猪儿知道安禄山说得没错儿,当初自己躲在帐篷外的草丛里,眼睁睁看着他扯掉了娘亲的衣服,就像一头野兽啃噬着母亲雪白的肉体。

  是啊,当初他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当他的卫兵把自己从草丛里揪出来,他就像今天这样把自己按在雪泥里,一下一下,把自己的脸按进泥地里——小东西,你怕死么?哈哈哈哈——当时他也是这么残忍的嘲笑自己——是啊,当时的感觉,就好像死了一样,也许自己早就在那个时候死掉了,和母亲一起,和父亲一起,和族人一起。

  杀——

  心底怒火烧起,李猪儿猛然挣脱安禄山的控制,脸上、脖子里已然血肉模糊一片。

  李猪儿顺势自怀里摸出一件小巧的白瓷瓶儿,大小不过拇指一般,拔开塞子,一股脑将里面的兽化秘药全都吞进了肚里。

  好一个安禄山,虽然目已失明,却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顺势追踪李猪儿逃脱的方向,几步追上,再次将对方扑倒在地上。

  “找死,小崽子——”

  一个逃脱,一个追击,虽是一前一后,安禄山的速度却快得惊人——李猪儿横下心来受他一掌,这才有机会吞下秘药。

  不过这一次李猪儿也是早有防备,后背受了一掌,借力又把肉球一样的身子滚了出去。

  安禄山循着力道退去的方向再次追击,不成想却是自己被弹了回来,一个踉跄没站稳,跌了个屁墩儿——自己竟撞在了一面厚厚的肉墙上。

  “嚎嚎——嚎嚎——”

  一阵粗重的野猪低吼声入耳,安禄山当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哈哈哈,小崽子还不想死——我就送你去死——”

  李猪儿是母亲炼化的最好的蛮猪铁卫,他此时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单是体型就比寻常的蛮猪铁卫大了数倍,虽然他看不见,但是可以明显感受到整个寝殿里都是这头野兽粗重骚臭的气息,他的身子好像把整个房间都塞满了。

  只是他变身蛮猪之后气如风雷,自己的方位也大大暴露了——对于失明的安禄山来说,也算一件好事。

  几次猛烈扑击对手,使安禄山肚子上的伤口不断开裂,鲜血汩汩流出,淌得两腿都是。安禄山哇呀哇呀的叫着,顺手扯掉睡袍裹住肚子上的伤口,紧紧缠了两圈,打了个死结狠狠用力勒了两下。

  面对着壮如山丘几乎是自己体型十数倍大小的对手,安禄山不退反进。

  “来——哈哈哈哈——”

  安禄山摆出一副扑击的动作,冲着气走如风的蛮猪招招手,轻蔑的挑衅着。

  巨大的蛮猪塞满了大燕皇帝的寝殿,它不断躁动着,四只大铁锤一样的蹄子在大理石地面上不断踩踏着,震耳欲聋的踏踏声听得人心慌乱,它的每一根毛孔里都喷涌出原始的破坏之力,宏伟**的皇宫寝殿在它面前不过如朽木纸偶一般不堪一击。

  由于一口气服用了太多兽化秘药,这一次兽化令李猪儿痛苦不堪,除了庞大身躯对心魂的重压之外,药力之中夹杂的兽魂意识同样不断压迫、撕扯着他的灵魂。

  一股源自意识深处的蛮荒之力,正不断侵蚀着他,威胁着他,妄图占据他的身体,成为真正的兽王。

  过往无数次的训练——要不断去对抗这股兽化后的原始之力,以尽可能保持自我的意识——今天面对这股前所未见的洪荒之力,李猪儿本能的有些抗拒,甚至有些胆怯——他想报仇,想杀死安禄山,却更害怕自己的灵魂被那股力量撕碎丢入无尽的深渊。

  他尽量冷静下来压抑着内心的愤怒,使自己不断去适应这股强大的蛮力,并不断熟悉它掌握它。

  蛮猪粗重的呼吸渐渐缓和下来。

  安禄山见对方迟迟不肯进攻,甚至还在调整呼吸,担心其中有诈,率先发动了攻击。

  “呀呀呀呀——找死——”

  安禄山猛地扑击过去,正撞在蛮猪的面门上,顺势抱住了蛮猪的尖嘴。

  “倒——”

  安禄山大喝一声,浑身肥膘下的筋肉竟激凸鼓起,一身上下足有万钧之力,硬生生将挡在身前的庞然大物横着推了出去,巨兽轰然滚倒在地上。

  遭受重击,李猪儿的心力一泄,自我意识当即被撕成碎片,跌入了幽闭的意识之渊深处,远古兽魂的洪荒之力顷刻间占据了他的身心。

  “嚎嚎——嚎嚎——”

  洪荒巨兽一声怒吼,震得寝殿窗棱、铁瓦嗡嗡直响。

  “他娘的,吵死了,小猪崽子——死——”

  安禄山血气翻腾战气怒张,紧攥了拳头猛然跃起,朝着蛮猪嘶吼的方位轰然捶落。

  安禄山到底吃了目盲的亏,一双铁拳还没落在蛮猪身上,自己反倒被霍然而起的巨兽撞飞了。

  此时的蛮猪失去了李猪儿的意识控制,一味狂野冲撞起来。

  相比这庞然大物,神都洛阳的皇宫寝殿也显得逼仄起来,橱柜、屏风、床榻一应用具被撞的七零八落,碎乱一地。

  就连暖炉也被打翻在地上,燃烧的火炭溅落在凌乱的被褥、帷帐上,星星之火噼里啪啦顿时烧成了一片。

  安禄山被蛮猪接连撞了几次,滚地躲闪之间又被大火烧着了衣服,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换了旁人就算不死也早已疼得呜呼哀嚎了。

  安禄山却是毫无惧怕之色,一把扯掉烧着的衣服,怒发冲冠,身形张狂,愈发的骄横好战。

  那是一种对血腥的渴望,一种几近病态的对杀戮的迷恋。也许,当年阿史那德所乞求的战神——扎荤山,便是骁勇好战吧。

  “啊呀呀呀——啊呀呀呀——小猪崽子,找死——找死——”

  看似疯狂蛮勇的举动背后,安禄山的头脑却依然清醒敏锐,他清楚的知道失明是自己这一战最大的劣势,必须想办法靠近它,缠黏在它的身上贴身近战才行。

  想到这里,安禄山边闪边退,摸到一面墙顺势钻进了墙角里,五指箕张如铁爪,两臂微展似蟠龙,摆出一副攻守兼备的迎战架势。

  这蛮猪体型太过巨大,躲在墙角深处,倘若那蛮猪冲撞过来,两边的墙壁可以为自己抵消大部分的冲击力,而且它攻击的方位也会受到限制——对于自己这个盲人来说,会更容易判断它的位置,以便伺机缠黏上去。

  果不其然,洪荒巨兽铆足了劲嚯地冲向安禄山。

  “轰隆——”一声,巨兽冲撞之处,整座寝殿的一隅都被撞塌了,砖瓦梁木呼噜哗啦的坠落下来。

  蛮猪用尖嘴挑着安禄山,直冲向了院子里。

  “来人呐——”

  安禄山叫喊着,却无人应答。

  “来人呐——来人——”

  被蛮猪冲破屋墙带到院子里,安禄山本能的叫喊起来,其实他心里早有预料——无论谁要谋反,身边的近卫和御林军肯定预先就被调走或者干脆杀掉了。

  毕竟做了多年节度将军,又做了几年快活皇帝,前呼后拥惯了,于是本能的喊起人来。

  只是无人应答,只是令心底的念头更冷。

  无人应答,并不代表院子里没有人,就在进出寝宫的两座宫门处各有十名高手,身后跟了黑压压的一票人马——是幽骑军和蛮猪铁卫,大队人马藏身在宫门外,每个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机警的等候着主人的命令。

  只不过,他们不是来救驾的。他们已经成了晋王安庆绪的嫡系部队。

  两厢人马足有数千人,军威赫赫,只是安禄山已经失明了,什么都看不到罢了。

  “一起上吧——”一个微弱的声音怯怯的说道。

  “谁?严庄?”此时的安禄山听觉异常敏锐,听到有人说话,当即大喝一声。

  严庄当即吓得身子一缩,不由自主的往安庆绪身后躲了过去。

  安庆绪摆摆手,拒绝了严庄的提议,同时也是示意他不要出声。

  “严庄——狗奴才,你个落榜算秀才,不是咱家拉扯你,这世上焉有你的富贵——”

  “严庄——狗奴才——你个酸人——吓破你的胆了吗?说话——”

  “严庄,哈哈哈哈,你个懦夫,一起上啊——”

  安禄山连番咒骂着,忽然意识到情况有异——他在请示谁的命令?

  “还有谁?安庆绪?是不是你?小崽子,好啊,竟敢联合外人来杀老子了,你出息了——”

  安庆绪冰冷的脸上死一样沉寂,他站在宫墙的阴影里,几乎与深邃幽暗的影子融成了一体。

  他一言不发,候命的将士也稳如磐石。

  院子里只有洪荒巨兽的咆哮,安禄山的咒骂。

  既没有士兵围上来,也有弩箭射过来,引得安禄山又是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胆小怕事的东西,就你们也能成事?哈哈哈哈——”

看过《大唐封魔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