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唐封魔录 > 132、兵不厌诈
  132、兵不厌诈

  李泌安顿好家眷和伤者,又托付了信任之人,将崔王氏等三位的遗体收敛好,待日厚葬。大战在即,自己不能再为这些事分心了。

  李泌径自来到郭子仪的帅帐,李嗣业早已先到一步,将事情原委报与了郭子仪。

  “崔乾佑战前杀将乃是用兵大忌,虽说枉死了一些人,终归对收复洛阳还是十分有利的。”

  郭子仪这样说着,也是宽慰李泌。李泌漠然点头,故作欣慰的招呼着安排午饭。

  如何攻打洛阳,二人早已在沙盘上演练过无数次,几套可行的方案早已烂熟于胸,如今的变数只有张继武和史思明两个,稍作调整即可。

  一边吃喝,二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定下了初步的作战计划。

  方入未时,驻扎洛阳四维的九节度及其主麾下主要将领便已齐聚郭子仪的帅帐,升平郡主作为太子的特使列席参加了军议。

  皇上与太子的旨意一致,要求郭子仪、李泌在排兵布阵方面,要尽可能想办法破解敌人的血战困墙之阵,不可妄拼人力,要尽最大限度保持大唐的生力军。同时,更要注意保护好城内百姓的安危,两军交战不可伤及无辜平民。

  总攻时间定在二十三日未时一刻,九路节度使各自分兵,以神都八大城门、十四道水闸为突破口,全面强攻。

  届时史思明、张继武的军队会头裹红巾,这些都是已经投降大唐,里应外合的部队,到时候他们自会接应攻城的**。

  那些受劝降书感化者,会臂缠白布,到时候要留意区别,以做收编,不可误伤。

  “那真田景纲的鸟阵呢?听元帅和军师的意思,那阵法只是一味筑起了迷魂阵一样的高墙,分化我军兵力,妄图以逸待劳消耗我方的生力军,该如何应对?”

  说话的正是陌刀神将李嗣业。

  郭子仪笑笑,让他不必心急,这一点军师早有安排,只是为了保密军机,暂时未曾告诉大家。

  原来,对于真田景纲不求巧胜但求血战的困墙阵法,李泌早已在攻城车的基础上,改造出新的破墙车,在有效推倒高墙的同时,车身更加轻便,也更容易推行前进,便于突袭作战。

  破墙车共造一千余辆,今明两日便会分发于各路攻城将士,届时攻入城内后,只须向着内城捣墙而进,不再受制于敌人打造的迷魂墙阵。

  慧琳已回长安,对付孔雀法王的重任就落在郭暧、独孤欢的身上。

  李嗣业率领全体玄甲军五千人作为主攻部队,攻打上东门,与张继武里应外合,夺取上东门后,分出四支奇袭精锐,从城内突袭北边的安喜门、徽安门,以及东边的建春门、永通门,帮助城外的攻城部队打开城门,快速占领北城、东城。

  其余各路节度、将军各自引兵,攻打各个城门、水闸,先做佯攻,以待上东门破,则全力强攻。虚也实之,实也虚之。

  河东节度副使李光弼、河南节度副使张巡,朔方左武锋使仆固怀恩,各自引兵从安喜门、建春门、定鼎门杀入,入城后尽力搜寻城中百姓聚点,保护百姓,以防叛军泄愤屠城。

  同时以上三路人马,也要配合李嗣业的玄甲军寻找安庆绪及其主力所在,擒贼擒王,以图全胜。

  战。战。战。

  烽烟起,战鼓摧,血染狂歌凭笑谁,将军百战回。丹心热,铁剑冷,纵马横刀护苍生,云开神州定。

  十八日。

  这一天真是极其平常的一天,城外的**照例在寅时操练,卯正造饭饮食,甚至就连飘起的炊烟,都和昨天没什么不同。

  北风依然侵骨,大片片的阴云聚集在洛阳城上空,越聚越多,这些日子一直都是这样,那厚重的阴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老天爷啊,你干脆把那黑云砸下来的好,把弟兄们都砸死算了。省得堆在那里,看得人心里堵得慌。

  一些自暴自弃的叛军士兵嘟囔道。

  每隔一刻钟,便会有分布于四方城墙的十六名斥候来到皇城,把城外唐营的情报汇总,奏报新晋皇帝——安庆绪。

  时间近午时。

  “什么,唐营丝毫没有动静?”安庆绪不免急躁的牢骚道,已经记不清他到底发过多少次这样的牢骚了。

  “是的,方才微臣亲自到城上观望,发现的确如此。”崔乾佑奏道。

  如今位列朝堂上的除了崔乾佑、严庄之外,另有史思明、张通儒、高尚、孙孝哲、平冽、安太清等人。

  史思明发觉情况不对,好像安庆绪等人料定这几日**会攻城似的,害怕其中有诈,于是一直漠然混在众人堆里,暗自观察着。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会不会是老狐狸的消息有假?”

  安庆绪终于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准确的说是一个代号。

  老狐狸,往往是指那些江湖经验老道,心思狡诈之人,然而此刻从安庆绪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指一个特别的人。

  史思明听了心头不由一震,他知道这个老狐狸是谁,如今他人在长安,仍然混迹于长安名流与达官显贵之间,听安庆绪的口气,是老狐狸给了他什么情报。

  到底是什么情报呢?事情不妙啊。

  “皇上,兵不厌诈,也许现在**是故布疑阵,这不时间还没到么。”崔乾佑说道。

  “兵不厌诈,兵不厌诈,兵不厌诈,你以为朕会不知道兵不厌诈?哼,朕要的是**的准确情报,你们的奏报一来二去只会说什么一切如常没有变化,一切如常没有变化,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安庆绪竟发起火来,纤细的手指不断的揉搓着,甚至微微的抽搐着。

  “臣该死。”崔乾佑扑通跪下了。

  “下去吧,下去,下去,都下去。”安庆绪指指画画的说道。

  众人早被安庆绪阴厉的情绪搅得心中烦恼,巴不得赶紧出来,到了偏殿内喘口气儿,以待传唤。

  孔雀法王和真田景纲已经在这里许久了,正对饮倾谈,一派超然世外的气象。

  这小半天儿了,严庄也一直没敢说话,昨天自己看到老母妻女的样子,一定被崔乾佑看到了,万一他告诉了安庆绪就麻烦了,也一直小心翼翼的大气也不敢出。

  史思明知道,如果老狐狸给了安庆绪什么情报,如今能够知道其中详情的大概只有崔乾佑和严庄了,但是又不好开口去问,只好同几个老相熟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严庄心中愈发的不安,前日里崔乾佑临阵杀了几名将官,又要射杀那些家眷,别看人们嘴上不说什么,心底里一定恨透了他,一旦唐营攻城,哪个还会有死战之心?

  本来安庆绪的计划是与**决一死战,在洛阳消耗掉**的生力军,出走洛阳后,再招揽驻守各州县的兵马,继续同长安分庭抗礼,这下可好,自己内部先乱了阵脚,前途一片黯淡啊。

  严庄终于忍不住,贱兮兮的凑到孔雀法王和真田景纲的身边,小声说道:“法王大人,真田先生,大战在前,二位依然兴致不减超然化外,当真是高人啊。”

  “呵呵,严大人过誉了,”真田景纲拿起一个杯子递给他,客气道:“不妨同饮。”

  孔雀法王傲慢的瞥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兀自继续吃酒。

  严庄接过杯子,真田景纲替他倒满了一杯烧酒,劝他先喝一杯。

  “严大人,好像有心事?”真田景纲不紧不慢的问起。

  “呃,恩,是啊,”严庄含糊其辞:“这几天我家皇上似乎比那**还着急,巴不得他们快点儿攻城呢,呵呵,哎——”

  “一切都不是都准备妥当了么?”真田景纲反问。

  “是,是,是啊,不过这几天不是忽生变故么——”严庄斜瞅了崔乾佑一眼,没再说下去。

  真田景纲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现在洛阳城内军心不稳,崔乾佑又临阵杀将,所谓“人和”已经完全不在燕军这边了。

  “提前剪除叛逆,也不算什么坏事啊,总好过临阵投敌啊。”真田微笑说道。

  “是吗?真田先生是这样认为的?”严庄眸子里露出些许光亮,似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

  “严大人不是这样认为么?”

  “啊?当然,当然,杀的好,杀的好。”严庄尴尬的应承道,作为皇帝的心腹之臣,他自然要保持对皇帝和军队的信心。

  严庄又同真田景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便去张罗午膳了。大战在即,这些人都不能回到自己的府邸。

  “他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孔雀法王低声道。

  “恩,我猜是设了什么计谋,诱使**攻城。”

  “因为对方没中计,自己先恼怒了么,呵呵,真是不成器的家伙。”

  “呵呵,兵不厌诈,也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手段,且看下去吧,就算不在今天,明后两日也要开战了。”

  “哦?先生确定?”

  “我猜的。”

  “好吧,不过一旦开战,你不要离开我太远。”

  “你会保护我吗?”

  “到时候跟紧贫僧就是了。”

  “好。”

  直到用完午饭,大家喝起茶来,城外的**依然没个动静。大家开始交头接耳,有的认为今天不会开打了,要打一大早就打了。有的则忧心忡忡,担心**会在子夜攻城,摸黑打起来更是一场恶战。

  就在众人士气愈趋糜钝之际,忽听殿外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喊——

  **攻城啦。

  **攻城啦。

  **攻城啦。

看过《大唐封魔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