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唐封魔录 > 025、以少胜多
  大唐封魔录:真魔劫

  025、以少胜多

  那人的声音分明也有了变化,的确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

  独孤欢又惊又喜,一把将眼前的人抱住,抱得紧紧的。

  “喜鹊,是你,真的你啊。”

  “你,你肯原谅我了?”

  “是我不好,都怪我,都怪我。”

  独孤欢抱住她,轻声在她耳边呢喃着。

  其实郭暧和独孤欢两个人早有猜到,那个潜伏在黄金驼队中的杀手,很可能是喜鹊。

  喜鹊西行的日子,同黄金驼队出发的时间差不多,她又是一个人,单人轻骑,自然更快些,可以撵上他们。

  只是那样的概率实在太小了,也太危险了。

  两个人都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其实,也是不愿意她一个女子,去吃那么多的苦,受那么多的委屈。

  悬崖下守着黄金的络腮胡子,正是阿布杜巴斯。

  他眼睁睁看着那人抹掉脸上用于易容的粉泥,竟是一个柔弱的姑娘,终于忍不住叫骂起来。

  “混账东西,吕银海这个蠢货,被个女人耍得团团转。”

  他是用汉话骂的。真的骂人,自然要让对方听得懂。

  太阳已经转到山的那边,风已经凉下来。

  郭暧拍拍二人的肩膀,自己上前找那阿布杜巴斯要回属于大唐的黄金。

  “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阿布杜巴斯用生硬的唐语问,“你们找到了吕银海?”

  “省省力气,等着回一会儿答我们的问题吧。”

  郭暧手掌轻翻,数道刀气齐出。

  他自知阿布杜巴斯还有利用的价值,不欲伤他性命,不料这汉子竟挥动手中一根鸡蛋粗细的铜棍,挡开了郭暧的刀气,不但自己毫发无伤,还救下自己的手下。

  有两下子。郭暧心底赞叹。

  “雕虫小技,也在本圣火使面前卖弄。”阿布杜巴斯一拍胸脯,颇为骄悍。

  郭暧还是第一次同圣火教高手过招,有心试探对方的武功路数,当即抽出腰间长刀,单以力量和速度攻杀,以令他使出本教上乘招式。

  阿布杜巴斯的铜棍足有百余斤,耍的虎虎生风,古树、山岩被他砸到的,无不粉碎崩飞。

  郭暧刀路灵动,刀刀逼进对方要害,使他忙于应对,三十几招下来,阿布杜巴斯已然累的气喘。

  “真神降罚——”阿布杜巴斯吼了一嗓子。

  郭暧抽刀闪躲,却不见有何种形式的攻击打过来。

  再行交手,却发现对方的力量陡然暴增,身体也在慢慢发生变化。

  他的脸和手上裸露的部位,青筋根根隆起,皮肤很快浮肿,随即又变得干硬如牛角一般模样,异常坚韧,长刀竟刺耳不入。

  随着变化加深,他身上的皮肤完全变成了角质,干硬的表皮出现皴裂,胡须和毛发悉数脱落。

  那张脸看起来实在狰狞,恐怖。

  就像一尊高大魁梧的泥塑,暴晒后皴裂,露出内部的黑暗力量来。

  郭暧刀路依旧从容,逼得阿布杜巴斯不断提升自己的真力。

  二人继续斗了百余招,对方皴裂的皮肤缝隙内,不断涌出热气,一些血管爆裂,流出血来。

  这招“真神降罚”可以使人大幅度提升力量和防御,副作用则是因为皮肤的角质化,堵塞浑身的毛孔,内部的热量无法散开,心肺和血管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会自爆吧?郭暧暗想。

  谷中湿寒,阿布杜巴斯口中呼出大团大团的白烟,他喘的厉害。

  不过这种喘息,很可能是为了散热。

  他的眼珠血肿突出,不得不令人怀疑他是否还看得见。

  就在郭暧以为他已经到达极限的时候,忽听对方又一声暴喝——

  “真火裂空——”

  他的铜棍劈开虚空,竟产生一团火焰,直逼过来。

  他口中一吐,亦有火焰喷出。

  纵是如此,阿布杜巴斯仍是不能伤到郭暧分毫。

  他也明白过来了,自己不是郭暧的对手,对方是在有意试探自己的武功路数。

  啊——

  啊——

  阿布杜巴斯干哑的喉咙里,发出野兽一样的怒吼。

  “死吧——”

  “火狱真焰——”

  阿布杜巴斯把铜棍往地里一戳,竟深深没入岩层之中,脚下大地隆隆,地岩崩裂,地火熊熊而出,围绕着郭暧、独孤欢等人,皆是一人多高的火焰。

  “不差。”郭暧笑赞。

  不知这阿布杜巴斯在圣火教中位列几等,这等召唤地火的功夫若是修炼上乘,着实难以对付。

  “地之卷金刚明界。”

  郭暧立定火焰之中,口诵迦楼罗天尊之咒,地火之中涌现一尊尊金刚,浮出岩层半身之高后,各自结印。

  地火被镇压下去,金刚之力将山谷中的岩层重新弥合。

  阿布杜巴斯心怀不甘,遂起同归于尽之意,竟以自己的头颅做矛,身躯做杆,直直的朝郭暧怀里撞去。

  郭暧飞身躲开,地下涌出一尊金刚力士,将阿布杜巴斯紧紧抱住。

  无论他怎么挣扎,那金刚力士不见半分松动迹象。阿布杜巴斯怒火中烧,身体迅速膨大。

  呃?——又来一个会自爆的?

  这一招和吕金山的血爆封禁好像啊。

  郭暧赶紧又给他加了一层结界,把阿布杜巴斯牢牢严严实实包裹在结界里。

  果不其然,这家伙也是自爆流。

  而且他身上有一层厚厚的角质,皴裂成指甲盖儿大小一片片儿的,爆炸的时候,他浑身这些角质壳乱飞乱溅,更烟花一样。

  杀伤范围比吕金山那个血爆封禁还要恐怖。

  要是把他投到万军之中,当下就得炸死一大片啊。

  未免夜长梦多,郭暧三人连夜把消息通知疏勒王,组织赶驼工把黄金运回疏勒城,入库封存。只等把这边儿的事儿了结,再行取出运回长安。

  还有吕银海,见大势已去,老老实实交代他们运出黄金的计划。

  他们已经派出信使到大石,大石国王早有图谋,希望联合土波,攻打安西四镇,瓜分大唐疆域。

  夺地,取财,两不耽误。

  目前大石在边境屯有两万精兵,只待土波方面肯表示联手,他们会立刻发动对疏勒的战争。

  他们不想贸然进攻,因为担心土波黄雀在后,坐收渔翁之利。

  因为大石的目的也不单纯,联合土波之后,也想再灭土波。

  双方诚意不足,联兵之约谈的非常艰难。

  摸清敌方动向,疏勒王上书朝廷,希望长安方面再派使者与土波谈判,争取说服土波不与大师结盟。

  这样的安排可算是长远战略,但要等信使到达长安,长安再选派合适之人到达土波谈判,来回至少半年左右。

  半年肯定是等不了的了。

  另外,同递送长安的书信一起,还有信使到达龟兹,将大石的阴谋报告安西大都护、节度使将军苏定远。

  安西大都护总领龟兹、疏勒、焉耆、于阗四镇兵权,四镇之间的军事调度、兵力配合亦由其掌控、布防。

  大石、土波若真来犯,不然不会只取疏勒、于阗两城,以如今他们的兵力,完全有能力同时进攻安西四镇,四镇间的攻防必须周密调动,才能做到以众抵寡。

  此外,疏勒王亦联合于阗王,大力搜捕境内潜伏的大石间谍。

  大石之人擅于渗透,常以小股精锐伪装成教徒信众潜入他国,以金银女**惑百姓入教,进而发展成大石之兵力。

  他们的神使,就是他们的兵长。

  吕银海还有些用处,提供了几个联络人的名字。

  早在十多年前,当时安禄山尚未起兵叛乱,大唐一派盛世景象,吕东来就开始了与圣火教的合作,吕金山、吕银海作为吕东来的手下,自然也与圣火教中人来往颇多。

  一番细查,惊起疏勒王一身的冷汗。

  单在疏勒城内,就有一千五百多圣火教众,在他们的三座圣火殿中藏有长刀一千柄,长枪八百杆,弩二百多具,弩矢四千余支。

  辖内各羁縻州亦发现众多圣火教徒和私藏的军用武器。

  若敌军来犯,这些人里应外合,完全有实力在极短的时间内为他们打开城门。

  对于郭暧等人的到来,疏勒王又多了几分佩服,连番热情招待。

  再说于阗一方,果然有一支近八千人的轻骑兵来犯。

  因为知道于阗城内新增五百**,土波军多有谨慎,大军驻扎在二十里外,派出两千人攻城试探。

  郭昕在于阗驻扎多日,深知西域局势的艰苦,主力东撤,大石、土波时有来犯,敌人气焰嚣张,己方士气低落。

  郭昕有意在西域重振唐威,同于阗王尉迟孝议定对策,以攻为守,自己先带五百精骑对阵敌人的先锋部队。

  于阗王则率领五千精兵,埋伏于于阗城外的密林中,只待对方大队杀来,出其不意,猛击之。

  五百对两千,兵力相差悬殊。

  于阗王也早看出来了,郭昕带的这五百骑兵,虽然个个士气高涨,却都是新兵蛋子,能行吗?

  于阗王劝了几句,郭昕坚持,也只好依他。

  郭昕当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以少胜多,是为了打出气势,然而要想以少胜多,靠的则是谋略。

  郭昕料定对方必欺自己人少,采用半包围式列阵猛冲,意在一举全歼,不给自己逃跑的机会。

  所以他并不急于冲锋,而是摆了个骑兵方阵,在阵列百步之内撒满了铁蒺藜,只留后方一条数丈宽的出路,以免己方误伤。

  土波骑兵果然中计,见郭昕的军队几百人守在那儿,不肯前冲,先锋官一声令下,全包上来了。

  **的方阵队形结构紧密,盾牌、马甲连成一片,防御十分稳固,土波骑兵的骑射攻击完全无效。

  反倒在靠近时被**射杀小一半人马,再加上铁蒺藜绊马,人马跌倒压死的,损伤足有过千人。

  还没展开近战,土波两千人先死了一半多,**士气大盛,方阵分解为内外两个阵型,外围近战迎敌,内部**仍以弓弩射杀敌人。

  不到半个时辰,便将对方两千人马全部击溃。

  消息传至疏勒王处,**士气全面高涨。

  驻守本部的土波大将听探子回报,自己两千人被对方五百人一举全歼,惊怒交加,当下展开对疏勒城的疯狂进攻。

看过《大唐封魔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