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四十九出宫建府

第四十九出宫建府

  老八的字之前康熙不是没有管过,可是成效不大,这次又看到了,自然又起了管一管的心思。

  老八也不以为杵,谁又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拿这个作为支点跟皇上拉进距离的呢。

  能每天给皇上交几张大字,别的不说,至少每天都有跟皇上接近的机会,这就是很多人都求之不得的了。

  太子就在一旁跟四阿哥说到,“老八真是奸,他那字是真就写不好吗,我看未必。”

  胤禛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皇上就吃这一套,谁叫老八小呢,他们这些大的就不能这么干,要不然皇上对他们绝不会是这样的态度。

  静娴最近对收拾东西很感兴趣,哪怕是用不到的东西,她都得收拾一通才好。

  胤禛也不拦着,皇上给发了二十万两银子,作为刚开府的花销。

  说实话花不了那么多,不说胤禛之前就开始办差了,各种孝敬都不少,就是没有办差,置办东西其实也用不了,因为很多东西阿哥所里的都可以搬过去,都是用惯了的,炸一换了,还要不习惯。

  康熙三十四年五月二十四,黄道吉日诸事大吉。

  四阿哥今日出宫开府,这就代表四阿哥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以建立自己的一套班底了,这对四阿哥来说是是非常重要的。

  其一,自己不必再躲在太子的羽翼下,太子于自己的作用已经小了很多。

  其二,可以正式办差了,不像之前还得先从上书房回来才能去,到底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可以组建自己的势力,有自己的门人清客。

  出宫建府的当天四阿哥府宴请宾客,毕竟胤禛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没有野心,孝顺懂事的儿子,所以并没有大开宴席,只是请了宫里的诸位阿哥,又有几位宗室王爷,这些都是不得不请的。

  其他的就请了关系亲近的人,比如静娴的娘家。

  还有佟家,毕竟佟皇后也是养了他一场。

  其余朝中大臣胤禛一个都没请。

  乾清宫里,康熙爷问到,“老四是今日出宫建府吧。”

  梁九功躬身回答道,“回皇上,是今日。”

  康熙爷笑着说,“这会子,他那府里正是热闹着吧,都请了谁去暖房啊。”

  梁九功把头埋得更低了,“皇上,只请了几位王爷阿哥,再加上佟家跟乌拉那拉家。”

  一边说着一边想,四阿哥果然了解老爷子,只请了这么几家,老爷子得更看中他了。

  果然康熙爷叹了口气,“这个老四就是老实,打小就不会藏奸。罢了,朕给他长长脸,你去把库里的那个红珊瑚摆件拿出来,给他送去吧。”

  梁九功又问,“可是一丈高的那个。”

  见康熙爷点了头,他才拿了钥匙去开库房。

  等康熙爷的赏赐到了,果然众人一片哗然。

  后宫众人的耳目最是聪明,一早就听到了,然后后宫诸位主子也都跟着一一送了赏赐来。

  德妃送来的最重,大约是想着要改善一下母子关系,所以连太后的赏赐都压过去了。

  静娴接到赏的时候,心里就只有一句话,德妃这是脑子被吃掉了吧。

  几位阿哥桌上,大阿哥就说到,“老四行啊,不声不响的跟皇阿玛要了这么个好东西。”

  结果只有三阿哥接了话,“老四那个冰块也不知道怎么讨好的皇阿玛。”

  其他几个老五在专心吃菜,好似这里的菜做的有多好吃一样,其实就是宫里的厨子做出来的,比平时吃的还不如,毕竟都是凉的了。

  老七在旁边观察那颗珊瑚树,好像在数数那颗树上长了多少枝丫。

  老八更奸,拉着老九老十在行酒令,他自己当裁判,那俩都快喝趴下了,他还在那看热闹。

  剩下几个更小的,那都没来,还在宫里呢。

  大阿哥心说,自己这些兄弟们都是人才啊,就老三是个傻的,自己那话要是过去了,那就是一句玩笑,结果叫他这么一说,就成了找事了。

  也不知道荣妃娘娘是怎么教的他,怎么就教出这么一副蠢样子来。

  大阿哥也不再说话,一群人就只三阿哥一个被晾起来的。

  大概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尴尬,端起酒杯喝了口酒,说到,“吃菜吃菜啊,老四这府上的厨子不错,菜做的好。”

  众人简直要被他蠢哭了,这明明就是阿哥所的厨子的手艺,吃了这么些年了他都没记住……

  众人正吃着呢,宫里皇上又赏了菜下来。

  一道龙凤呈祥,贴着黄签,就知道这是给皇上专门做御膳的厨子敬上的。

  四阿哥谢了恩,就在桌上当着众人的面一口一口全吃完了,其实御膳赏过来已经冰凉了,并不好吃,但这是恩典,你就必须吃下去。

  静娴看着都有些心疼他。

  三阿哥还问到,“御膳是什么滋味啊,好不好吃。”

  肯定不能说不好吃啊,胤禛看傻子似的看了他一眼说到,“这是皇上的恩典,自然好吃。”

  御膳吃完了,宫里娘娘们的红签菜又都赏了进来,这倒不用全吃光,胤禛就着在这桌上给分了,众人也就一人给面子尝了一口。

  胤禛也不再在这桌上坐着,而是站起来去了别的桌上开始敬酒。

  走到费扬古这一桌的时候,胤禛还问到,“费扬古大人对家里几个儿子可有什么安排。”

  虽然几个儿子身上都有个侍卫的差事,但是都是点个卯就成,不是那种御前侍卫,需要日日待在皇上跟前的。

  因此还真是没有什么安排。

  但是费扬古也是个聪明人啊,一听这话就知道,这是想要用自己的儿子了,这人啊不怕上位者用你,用你就说明看的起你。

  怕就怕上位者连用都不用你,那才真该担心了。

  因此费扬古连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道,“阿哥爷想怎么安排他们,就怎么安排,我这里是一点意见都不会有的。”

  看,人家这就是精明,你说你要是不安排好了,怎么跟人家交代,当然了四阿哥也不用跟他交代,但是你说出口的话做不到,以后谁还能跟着你,所以胤禛还得必须给他安排好了才成。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