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五十八有孕
  康熙第三次亲征使残存的噶尔丹势力彻底结束。噶尔丹残部一听清康熙皇帝再度亲征,纷纷自动前去投降,甚至还领路追捕噶尔丹。

  噶尔丹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最终选择服毒自杀,结束其好斗喜战的一生。清朝与噶尔丹之间的战争,持续了八年,终于宣告结束。

  秋叶晚上睡前总觉得福晋有些不太对,虽然平时吃饭也不少,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吃了几乎比平时还多一倍,就这样还嚷嚷着饿。

  这个样子怎么也有些不对,可是能吃是福啊,总不能因为福晋能吃就去请了太医来吧,这也不合适。

  还别说还真能,吃多了积食啊,也不能说只有小孩子才能积食吧。

  书房里,胤禛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着就见苏培盛弯腰低头的走了进来,就拿眼睛询问他什么事,“主子爷,刚刚福晋院子里请了太医。”

  胤禛把手里的书一丢,霍的站起身来,“走,去福晋那里看看。”还没说完就疾步走了出去。

  正院里,太医正在仔细的为静娴诊脉。

  静娴还心说,不是还没到诊平安脉的时候嘛,怎么今天就来了。

  太医诊完了脉,一边收拾脉枕,一边说到,“福晋身体康泰,没什么问题,就是微臣觉着脉象上似有滑脉,但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并不能确定。”

  胤禛正巧聪外面进来,“太医,福晋怎么样。”

  太医只好又说了一遍,“似是滑脉,只不能确定,再等半个月微臣再来一趟就能确定了。”

  胤禛也属于博览群书的人,对于医书自然也是有所涉猎,只听到滑脉心中便知道怎么回事了,这时候已经欢喜的有些傻了。

  连太医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静娴就看他,瞧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尽是狂喜,“福晋,这里有了咱们的孩子。”

  静娴又不懂医书,刚开始太医说的话,自己都是云里雾里的,并不明白,现在看他这个样子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也有些蒙,这就有喜了!

  可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怎么办。

  自己感觉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

  许是静娴的表情叫胤禛看出了什么,“福晋怎么了,可是不喜欢。”

  静娴看了他一眼,低头说到,“不是,就是有些不真实,我居然有孩子了,我感觉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

  胤禛就笑着走上前来,搂着她的头说到,“傻,都要做额娘了的人了,居然还当自己是个孩子。”

  静娴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安安静静的感受他的安抚。

  “我们先生一个儿子,再生一个女儿,好不好,这样哥哥长大了就能保护妹妹。”胤禛一边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边说着。

  静娴点了点头,“好,我们要生好多好多孩子。”

  俩人说了会话,胤禛就去了前边。

  静娴疑似有孕了,那就半点不能大意,不说老嬷嬷,就是秋叶跟葫芦都能把正院受得滴水不漏。

  再者无论是宋氏还是李氏在这后院里都是没有半分根基的,倒也不必担心。

  胤禛想着快到年底了,要祭天地祖宗,又是跪又是拜的,这可不成,“苏培盛,去给皇上报喜,就说是福晋有喜了,还不满三个月,今年的宫宴就不参加了。”

  苏培盛有些为难,这还没确定,万一到时候再确诊了没有怎么办。

  可是主子爷吩咐的事不能不办,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康熙爷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实话真是很高兴,老四成亲这么久了,第一次传来好消息。

  这毕竟不是康熙后期,老爷子也还没有二十多个儿子,上百个孙子,这时候一个孙子在康熙老爷子眼里还是很值钱的。

  老爷子一高兴,当即就开了口,“叫老四家的就在家里好好养着吧,今年就不必来了。”

  等静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自己这里还没有确诊,胤禛就已经把消息传播的到处都是了,宫里康熙爷下了旨意,不用自己参加宫宴,各宫里的娘娘也都知道了,知道了就不能不送礼,这样子皇子阿哥们也都知道了,稍大点的也都送了礼来。

  这还不算朝中大臣,当然四阿哥府上算是门比较难进的,大部分都是送上了礼,再加上一份名帖就成了。

  静娴算了算,光怀孕,还没有生下来,肚子里的这个就成了小富翁,静娴这几天光来来回回的算礼物就觉得美死了。

  胤禛看她这个样子,就笑她说,“真是财迷。”

  静娴也不恼,反而回了他一句,“谁还能跟钱过不去。”

  罢了,胤禛也不跟她争,自己又不是没有能力叫她养这个财迷的爱好。

  以后看来得更加努力的赚钱了。

  反正自己的小福晋是自己的心头肉,谁都可以亏待,就她不成。

  这是自己放在心尖尖上宠着的人。

  半个月后太医又来了一次,静娴还好,算得上淡定,胤禛却在一旁紧张的不行,静娴看他这个样子,心里即是感动又是好笑。

  明明只有一柱香的时间,胤禛却觉得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太医收回脉枕,他才回过神来。

  三两步走上前来问到,“太医怎么样。”

  太医朝着他拱了拱手,“恭喜四阿哥,福晋有喜已经一个月了。”

  然后静娴就看着胤禛眼里立马像是添进了万道星光。

  等太医离开,静娴才去拉了胤禛的袖子,然后就看转过来的人,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胤禛一看静娴是站着的,立马给她摁回到床上去了,“好好躺着休息,不要乱动,听话乖。”

  静娴到没有拒绝,毕竟这也是他的好心。

  虽然叫一个能够手撕虎豹的女人躺床上歇着,好似有些奇怪,但是关心则乱,他明明知道自己的武力,这个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叫自己歇着。

  胤禛也是往回走的路上想起来的,自己的小福晋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他拿手捂着脸,为自己那时候的傻气。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