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八十三京城大雪

第八十三京城大雪

  静娴领着后院的奴才谢了恩。

  等送粥的太监走了,才打开粥桶,一人分了一小碗。

  说实话并不好喝,毕竟宫里要做的粥太多了,京里的官员府上,皇子阿哥,宗室王爷很多都要分到。

  静娴也不去争这点东西,满府里都分了分,叫府里众人都沾了皇恩。

  等吃过了赏赐才是府里的腊八粥出锅的时候。

  静娴叫厨下做了整整五大锅,除了主子吃的那一锅,其他的也都趁着热乎分了。

  下午的时候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

  静娴给孩子围着熊皮褥子,披了大氅,就呆在窗户边上看雪。

  屋里烧着地龙,暖烘烘的,几个孩子也不冷,因为是第一次见到雪,几个孩子都兴奋的“啊啊”直叫。

  尤其是布尔和,一边伸着手指着外面,另一只手一边使劲拍打着床。

  静娴控制了一小部分天地元气,包裹了几片雪花,虚虚的握在手里,看起来跟真的拿着没什么分别。

  布尔和果然被静娴手里的雪花吸引了目光,伸着手就想去碰。

  结果雪花太凉,刚一碰到就刺的她的手往后缩。

  静娴再给她往跟前递的时候,就说什么都不要了。

  秋叶还过来说到,“福晋怎么开着窗子,万一着凉了怎么办,还带着孩子在这吹风。”

  又去摸了摸几个孩子的背,发现几个孩子身上都有汗意才不说了。

  静娴在赏雪,胤禛却为了这场雪忧心忡忡。

  毕竟这场雪确实很大,很多穷苦人家都是茅草屋,一个不好就会被压塌了。

  静娴只是赏个雪,从没有这么多忧国忧民的想法,也怪不得人家能成为最后赢家。

  晚间雪还是不见小,胤禛领了俩人去了宫里。

  康熙老爷子问道,“你说谁来了?”

  梁九功躬身回答,“是四阿哥来了,就在门口,还带着两个人。”

  康熙老爷子怔了怔,这大半夜的,“叫他进来吧。”

  梁九功给旁边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就顺着灯光暗的地方一路出去。

  见到胤禛就说先行了个礼说到,“四阿哥,皇上请您进去了。”

  胤禛叫身后的两人在外面等着,自己一个人进去。

  正要行礼,康熙老爷子就摆摆手说到,“就咱们父子,不必多礼了。”

  “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胤禛顺势站了起来,毕竟是父子,再行礼就显得疏远了。

  “门口两人是儿臣放在皇觉寺的,那里有儿臣的一个妾室,只是不知最近在跟谁合谋些什么,好似除夕宫宴上他们要有动作。”

  谁也没想到胤禛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不是自己去解决,而是交给了康熙。

  康熙老爷子并不知道这件事,毕竟只是一个皇觉寺,老爷子哪里能去关注那么偏僻的地方。

  也是胤禛发现了不对。

  自从上次静娴生产的时候,有人伸手他就发现了,那次胤禛查出来那个接生婆跟太子宫中的一个婢女是同族。

  胤禛就觉得不太对,这件事怎么看都直指太子,太过刻意了。

  静娴前几天跟自己说的李氏的问题,自己也去查过了,那个采买的小厮静娴并不知道跟他联系的是谁,但是胤禛知道。

  那个人是太子宫里管厨房的太监。

  胤禛想不出来太子为什么要做这些。

  而且太子做这些又能有什么好处。

  自己的人手还是太少,太子宫中的事情并不好打探,一个不好就要被康熙老爷子以为是图谋不轨。

  既如此那就直接交给康熙老爷子好了。

  不管背后是不是太子,这件事情在他这里都可以打住了。

  若是太子那么太子在皇上心里的印象又会差上几分,如果不是太子,那么无论是谁伸的手最后肯定都得不了好。

  老爷子给他赐了座,胤禛放过这件事情又说起来京城大雪的事情。

  “父皇,今日雪下的实在是大,儿臣有些担心。”

  康熙示意梁九功去叫了钦天监官员过来。

  钦天监来的是一个苏姓官员。

  进来后先跟康熙行了大礼才起来。

  “苏爱卿,今日这场雪大约还能下几时。”

  苏大人回到,“皇上,臣今日与钦天监各个大人监测过了,这场雪估计至少也要三日才会结束。”

  胤禛从座位上起来跪在地上说到,“父皇,请叫儿臣带人各处巡视吧,总不能真看着有人因为这场大雪冻死。”

  康熙老爷子叹了口气,“行吧,到时候叫步军统领跟京兆尹各出两百人,你总领事,各处巡视去吧。”

  晚上胤禛回来的时候,就只匆匆忙忙的到后院见了静娴一面。

  静娴正在做一件亵衣,这么多年了,她的针线也就做亵衣还可以。

  就看着胤禛顶风冒雪的从外面进来了。

  静娴握了握他的手,都是冰凉的,赶紧给他把雪湿了的衣服脱下来,又塞了一个暖炉。

  胤禛反握住她的手说到,“福晋别忙了,爷一会还得出去。最近爷得住到衙门里去了,这场雪太大,爷担心会有人冻死压死。”

  静娴知道他有正事,只好问道,“苏培盛可是给爷准备了足够的衣物,天寒地冻的,正好我这里前几天刚做了一双狼皮的靴子,还是新的你穿穿试试。”

  胤禛也不耽搁,赶紧套上试了试,“正好,那我直接就穿着了,你也早点休息,爷这几天就不回来了。”

  说着还使劲抱了抱她才走。

  静娴一路目送他消失在茫茫大雪里。

  胤禛从马厩里骑了马,路上没人,又下了雪虽然是晚上,但还是可以把路看的清清楚楚。

  一路上先去了京兆尹,抽调了两百人,外城大部分是穷苦人家,就带了人从外城开始,挨家挨户的检查房屋。

  又从步军统领抽调了两百人维持京城治安。

  大雪当真连续下了三天,胤禛带人日夜不休,将房子最危重的人家都赶了出来,全部住到了京兆尹的衙门里。

  其他地方也都每日至少除一次雪。

  一场大雪下来,除了刚开始没有反应的时候冻死了两个人,被雪压死了一个人,竟然再没有人因为大雪而死。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