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零五压床

第一百零五压床

  胤禛这就记在心上,回头就跟苏培盛说了,以后四时八节的都给老大人送份礼,有自己这个皇子阿哥撑着,老大人晚年生活也能更安稳一些。

  回了家,胤禛对几个孩子也没有发火,好声好气的问到,“你们今天是怎么出去的?”

  几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把整个过程完整的复述了一遍。

  胤禛就板着脸说道,“你们今天犯了好几个错误你们可知道。”

  静娴以为人家这样就是要教育孩子以后不能自己随便溜出去,结果后来一听又不对。

  几个孩子就布尔和说道,“我们不应该不告诉大人就跑出去,会有危险。”

  老大弘晖却说,“我们没有提前熟悉路线,一整天光在那瞎跑。”这是说没有知己知彼吧。

  老三弘昀接过话来说道,“我们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光想着有银子可以买东西,却没想到咱家这里没有人卖吃的。”这是在强调后勤粮草的重要性吧。

  静娴被自己心里补充上的话给囧了。

  这是哪里来的妖孽,也就布尔和说的像是正常小孩子能说出来的,但也不是她这个年纪就能知道的。

  胤禛点了点头,“你们说的都对,还有一条就是自己出门一定要带上侍卫,这位你们的身份不同,你们是皇子龙孙,很多人会想要拿你们做文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一点需要谨记。”

  几个孩子都点点头表示受教。

  静娴悄悄的从门口离开了,胤禛教育孩子自己还是不用管了,谁说古人只会死记硬背,扼杀孩子的想象力的,这么看来胤禛教育的简直不要太好。

  晚上躺在床上,胤禛就抚着静娴的肩膀说道,“这几个孩子看着心野了,赶明儿我亲自带着他们出去转转,不然他们总是好奇,老想着往外跑,叫他们出去多看看就没那么多好奇心了。”

  静娴表示理解,“爷要是没空,我陪着他们去转也是可以的,我也挺长时间没出门了。”

  胤禛就捏着她的鼻子说道,“我看是你自己心里闷得慌想出去了吧,成,你带着出去转几次也可以,等明年开春休沐的时候带你们去京郊去转转。”

  自从知道孩子被八阿哥借去成亲当天当压床童子,静娴就天天在家里教导几个孩子礼仪。

  几个孩子也聪明,本来这么小的孩子也不能要求的太多,很简单的东西,一小会儿就学会了。

  可是那天胤禛说,“皇上知道咱们家孩子跑丢了,今天跟我说今年宫宴要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去。”

  要去宫宴,那就不能马虎,要知道这几个可不是跟五格当初似的,离得远行礼马虎一点也没人发现。

  这仨孩子可是皇孙,是在最前边的位置,别人一抬头就能看见。

  静娴自然半点也不放松。

  搞得几个孩子整天的叫苦连天。

  可是这一次连胤禛都不帮着他们说话,“你们好好学,到时候去了宫里表现得好阿玛回来教你们骑大马。”

  许诺了教他们骑马才哄得三个孩子老老实实的学。

  就这还是三天两头的不愿意。

  好不容易熬到了八阿哥大婚的时候,几个孩子简直无比向往去老八府上,因为这样就可以一整天不用练习了。

  半夜叫他们起来,这几个孩子都没有半点怨言。

  静娴叫了周全跟着他们,又挑了三个小太监归周全管着,专门看着三个孩子,免得他们乱跑。

  胤禛更是厉害,八阿哥府上的几个门全都安排了人在门口等着,就连狗洞都没有放过。(鬼知道为什么八阿哥府上会有狗洞这种东西,这大概就是大户人家墙上专门有的吧。)

  来给老八贺喜的人都挺纳闷,怎么八阿哥门口都有四阿哥府上的人。

  后来听说八阿哥请的压床童子就是四阿哥家的几个孩子才恍然大悟,这怕是担心几个孩子又跑出去吧。

  四阿哥府上的三个孩子偷跑出去的事情已经满京城都知道了,毕竟当初静娴跟胤禛找孩子找的是大张旗鼓,能有不知道的才怪。

  等在宴席上看到四阿哥,几个兄弟都过来问他,“你家那三个还在吧,没有跑出去吧。”

  问的胤禛很快就黑了脸。

  前边的几个哥哥还能笑话他一番,后边的弟弟们就看着他的黑脸不敢靠近了。

  于是这边的气氛很快就冷了下来。

  十四自打宫宴上看着静娴大发神威之后就再也没有跟他四哥挑衅过,这要是惹了他四哥生气,再把他四嫂给放出来。

  就他这小身板,绝对不抗他四嫂一顿揍的。

  想着自己之前的作死行为,他就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暗叹一声好险。

  八福晋依旧是依着古礼,黄昏时候才到的。

  在花轿绕城的时候,嫁妆就提前一步到了。

  婚礼上还有一个步骤叫晒妆。

  八福晋的嫁妆也是一百二十抬,八阿哥刚开始还挺满意,觉得不愧是亲王府,对待一个外孙女都这么掏心掏肺。

  可是等陪嫁的嬷嬷打开箱子,八阿哥的脸就黑了下来。

  就看那装着布料的箱子里虽然也是满满当当的,可是那些料子一看就是陈年旧料,上面的颜色都褪了不少,给家里的丫头都没人用的那种。

  田地更是不好,先不说只有少少的几块,还都在山脚,算的上是荒地了。

  更不用说铺子庄子这些根本就没有。

  装着首饰的箱子里,一个盒子里就装一根,还美其名曰,“怕挤在一起挤坏了。”

  静娴表示自己当时都是挤在一起的,差点盒子盖都盖不上。

  像是家具之类的也都用的普通木料,就是平常大户人家都用的那种。

  更不用说药材香料之类的连个影子都没有。

  八阿哥越看脸色越黑,看到最后直接甩手就走了。

  静娴也看着尴尬,随意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跟着陪嫁来的嬷嬷倒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只一个小丫头看着急得眼睛都红了。

  看起来这丫头大概就是八福晋的人,那两个嬷嬷估摸着还是心向着安亲王府。

  静娴也不去管那些官司,这会儿也饿了,她就先去了席上。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