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六头痛

第一百三十六头痛

  以她的能耐,她是没有办法连根拔起的,只能尽快给胤禛去个信,等他回来处理。

  静娴这会儿也没有心情再吃什么饭了,只稍稍的扫了一眼账本就“啪”的合上,“回府,秋叶把这姑娘也带上,回去给她收拾一下。”

  一旁的掌柜大概也是看出她们有事,立马点头哈腰的送他们离开。

  静娴从他旁边经过的时候看了他一眼,对着周全说到,“赏他,不能叫他白忙活一通。”

  周全立马会意,拉了掌柜的去一旁面授机宜,“掌柜的,您看今天这事情。”

  掌柜的也是个人精,“这位爷爷,今日什么也没有发生,老汉我就在柜台上眯了一觉,你放心。”

  周全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递到他的手里。

  回了府,静娴也不敢耽搁,立马给胤禛去了封信,删去她夜探清风阁的事情。

  只写了是一个从清风阁里逃出来的姑娘带给她的账本,她看着有些不对,才给胤禛写了信。

  账本因为太过重要,静娴不好轻易放到信封里,怕丢,只叫人抄录了一份。

  从前院叫了侍卫头领,“这封信必须你亲自带着,再叫上几个人,务必要亲手送到贝勒爷手上,你可明白。”

  侍卫头领立马双手抱拳,大声说道,“奴才定会将此信完好无损的交到主子爷手中,请福晋放心。”

  我的妈呀,主子福晋给的任务,要是好好完成了是不是福晋就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一想到这么强大的福晋对自己另眼相看,侍卫头领就心潮澎湃,恨不能现在就飞到主子爷身边,把信赶紧交给他。

  静娴把信送走,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算是落了地。

  而那边的胤禛这才开始他的头痛之旅。

  胤禛这时候是真的头痛了,刚开始知道府上送了信来,他还挺高兴,觉得这是自家福晋又想爷了吧。

  结果自家福晋就给自己扔下这么大个雷,简直把他炸的晕头转向。

  能咋办,这种事半点也不能耽搁,好在皇上已经把要办的事情办好了,这会儿在这里也无事,自己把这个呈上去皇上立马就能起驾回銮。

  梁九功有些害怕的看着正在大发雷霆的康熙老爷子,这四爷到底是给老爷子看了什么,原本老爷子心情还挺好,四爷来了他都还有精神去跟四爷开个玩笑。

  怎么四爷给皇上看了一份东西,皇上这立马就成了这个样子。

  可千万别气急了,一会儿再给四爷拖出去打板子,话说这不是四爷做错了什么惹怒了皇上吧。

  就这么一想,梁九功紧接着就暗暗摇头,不会,四爷平日里总是能摸得准皇上的脉,哪里能做什么来惹皇上生这么大的气。

  可惜自己离得远,看不见御案上都写了些什么。

  就在梁九功抓心挠肝的时候,康熙已经稳定了心绪,“老四,你仔细说说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胤禛哪里能瞒得住,毕竟今天下午自己府上的侍卫前来送信,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

  “回父皇,是儿臣福晋,前几日在一客栈里偶遇了一个女子,那女子大约是认出了儿臣福晋,当即就叫了救命,儿臣福晋觉得不对就给她带了回去,后来就得到了这个。”

  康熙在上首点了点头说道,“老四做的不错,你先回去吧。”

  梁九功在后面偷偷抹了把冷汗,皇上发了这么大的火,居然还夸了四爷,看来还得是四爷有能耐。

  案前的康熙拿起桌子上的账本又一次仔细看了起来。

  当天晚上,御帐里就传出话来,明日一早启程回京。

  直郡王有些惊疑不定,怎么老四去了一趟皇上那里,皇上就立马回京了。

  要知道皇上本来没有打算这么早就回去的,今天早上还跟自己说明日要去河堤再看看。

  皇上是不会朝令夕改的,能这样做只能说明京里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有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这种两眼一抹黑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哪怕是这么想着,他也没有打算去找胤禛问清楚。

  毕竟在行宫附近,根本没有自己的人,相当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皇上眼皮子底下。

  直郡王摇头叹息一声,“罢了,等回去也就知道了,皇上没有召见,可见不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就成,其他事情都可以放在后面。”

  这么一想倒也能够放下,直郡王干脆上床睡觉去了,想多了脑壳疼。。

  御驾回銮半点没有耽搁,一路上休息的时候都少,可见康熙虽然面上已经不显,但是心里的火气依旧不小。

  静娴把信送出去就不再管了,那姑娘也被留在府里,秋叶去问了她的名字家乡。

  结果这姑娘什么都不记得,只说自己叫翠花,家在哪里,家里有几口人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静娴见问不出来,也不再难为秋叶,这姑娘瞧着挺聪明的,肯定不会是她说的这样记不住。

  甚至连翠花这个名字估计都是假的。

  那她说不得就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或者她还跟自己玩了心眼,留了一手。

  静娴也不在乎到底是什么原因,毕竟以自己的能力,不管是什么事情至少自己护住孩子们不受伤害还是可以的。

  至于说胤禛,人家那脑子还想有人能算计的了他,他不把别人卖了那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反正这姑娘在自己手里估摸着也呆不了几天了,等到皇上回来,肯定得交出去的。

  先这样就成,静娴把这个翠花交给秋叶,也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只是照顾周到。

  毕竟这件事情万一捅了出去,到时候这个翠花肯定就危险了,在自己府里还是得保证好她的安危。

  又叫秋叶调派了几个侍卫,名为保护,实际上也是监视。

  毕竟自家府里也不是完全没有半点秘密,这姑娘能在地底下那种情况,都还可以找到账本并且抄录下来。

  静娴心说,在自己家里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万一再叫她发现什么不该露出去的,那就呵呵了。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