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苦
  静娴“哼”了一声,不去看搞怪的几人。

  正好,这时候周全从外面提了膳盒进来。

  “福晋,今日采买上得了一头鹿,你看看可要现在吃还是冻起来。”

  静娴一听鹿肉立马眼睛都亮了,“晚上吃吧,现在吃太急了做不出来,叫厨房晚上多做点。”

  要知道这玩意儿在现代那可是保护动物,想见都得花钱去动物园,更别说是吃了,自打之前吃过一次之后静娴就对鹿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底下的奴才都是人精,哪里能不知道主子的喜好,所以每次采买上的人在外面碰上有鹿肉,都会买回来。

  只这东西并不易得,即便是皇子府,静娴一年也就能吃上几次。

  到了晚上厨房里果然拿出了十八般武艺,一块鹿肉做了一桌子菜。

  只是静娴看着桌子上的香蒲羹,皱着眉头想到,按说这厨房里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差错。

  香蒲与鹿肉同吃会生恶疮。

  若是只有这一个,静娴还会考虑是不是厨房上错了,把别人的东西拿了过来。

  结果还有一道鲍鱼。

  鲍鱼与鹿肉同吃也是一样的效果。

  那就不会是厨房搞错了,而是有人故意这样做。

  可是这人图的是什么呢,这些东西一起吃并不致命,只是会叫人生疮。

  当然对于静娴来说连疮都不会生。

  但是别人不知道这一点。

  静娴算了算时间,四爷胤禛就要回来了。

  难不成还有人对胤禛图谋不轨。

  不得不说静娴真相了。

  “东西送去了吗?”

  “姑娘请放心,已经送去了。”

  “可有人发现你。”

  “并无,奴婢趁着厨房里做菜的时候,偷偷放在食盒底下,没有人看见。”

  “好,我信你,以你的手法是不会犯错的。”

  说完她就转头去了里间,“就不信你个老女人能不中招,到时候我到要看看,身上长了疮,你还拿什么霸着四爷。”

  说着低头“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门外伺候的丫鬟被她的笑声吓得魂不附体,一个个都离得远远的。

  她们伺候的这是个什么人啊。

  只有旁边刚刚进去的丫鬟还站在门外。

  她也想离开,可是姑娘手里有她的把柄,她只能言听计从。

  不知道这次对福晋下手的事情会不会被查出来。

  如果查出来了,姑娘不一定有事,可自己却肯定无路可走。

  那丫头叹了口气,谁叫自己家里原本是小偷世家呢。

  从小父亲就训练自己偷东西的技巧。

  自己的手指虽然纤细修长,但却不是那种无力的纤纤玉手,反而十分有力。

  这双手已经练到了父亲说的可以从墙缝中取东西,如同探囊取物。

  可即便是父亲跟自己同样境界,现在也还是被打断了手。

  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过门。

  自己从前虽然也做过偷儿,可是总觉得这不是个长久之计,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才能进到四爷府,自此也算是安顿了下来。

  没想到这段偷儿的经历却被姑娘知道,并被拿来要挟自己。

  这丫鬟十分后悔,怎么当初就一时失误,被姑娘拿住了把柄呢。

  主子爷眼看着就要回来了,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是怎样的大发雷霆。

  主子爷对福晋的爱重,府里的奴才没有不知道的,可惜姑娘说什么也不听。

  只以为毁了福晋的容,她就能上位。

  也不看看她长的那样子,就算福晋毁容,恐怕也比她要好得多。

  这么想着她又叹了口气,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自己已经把福晋的膳给换了。

  只能死命祈祷福晋不知道这两种食材跟鹿肉不和,并且没有吃到。

  否则自己说不定就要小命休已。

  主子爷不在府里,各路妖魔鬼怪都要出来作妖。

  静娴在正院放下筷子,“周全,今天可是你亲自去提的膳。”

  周全一愣,“是奴才亲自去的。”

  难不成膳出了问题,不然福晋不会这么问。

  周全心里有些忐忑。

  静娴皱了皱眉头,“那可还有旁人接近过。”

  周全低头想了一会,“奴才只能保证厨房将食盒交给奴才之后,绝没有任何人接触过。”

  静娴“呵呵”笑了一声,吓的周全一哆嗦。

  这个小狐狸,肯定是知道膳出了问题,一开口就先把自己摘了出去。

  罢了,这个周全虽然圆滑,但却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这件事他应该是不知情。

  静娴眼珠子转了转,要知道周全是个太监,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得到主子的青眼,不然当初也不会自己跳出来抢这个提膳的差事,要知道静娴是不怎么爱用太监的,整个正院现在也就周全一个太监算是出了头。

  “行了,那这件事就先这样吧,你先回去。”

  果然,等周全退出正院,就看他收敛了原本眯着眼笑嘻嘻的模样。

  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他的眼睛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这双眼睛里闪烁着阴狠的光。

  “妈的,别叫老子知道是哪个混蛋来害老子,不然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一边听他嘀咕,一边还能看到他脸上带着算计,这肯定是琢磨着要怎么才能查出来。

  静娴没有管他用什么办法去查,只把香蒲羹和鲍鱼给赏了下去,自己带着仨孩子光吃了鹿肉。

  不得不说鹿肉确实好吃,不同于她以前吃过的牛羊肉,有一种特别的香味。

  静娴在那吃着饭呢,周全就到了厨房里。

  刘太监一看他来了立马迎了上去。“哟,这不是周全嘛,吃了没,哥哥这里有好东西,快过来看看。”

  说着刘太监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大碗来。

  还没打开周全都能闻见里面牛肉的香味。

  “尝尝你马哥哥做的汤,从宫里送出来的,你马哥哥还在阿哥所的厨房里当差呢。”

  周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碗来,说了声,“真是香,那弟弟可就不客气了。”

  就“呼噜呼噜”的喝了起来。

  直到喝了大半,周全才放下碗,一抹嘴,“刘哥哥,弟弟我苦啊。”

  刘太监一听就伸出头去,看了看周围没人才斜着眼看了周全一眼,“你可拉到吧,在主子身边伺候有什么苦。”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