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五十九翩翩起舞

第一百五十九翩翩起舞

  弘晖到没有当场给他撅回去,只表示自己还得照顾弟弟妹妹,不能跟他们凑一起。

  弘皙到底年纪小,脸上就露出了不渝的神色。

  弘晖只当做是没有看见。

  那边老三瞧见了,有些羡慕的跟胤禛说道,“你家这几个长的真好,你瞧瞧我家弘晴,比你家这几个还大一岁,结果长的比他们还要矮。”

  胤禛有些得意的说道,“那是自然,他们额娘拿着这几个孩子当心肝一样,从小就开始教他们锻炼身体,跑动的多了,自然长的就高。”

  三阿哥叹了口气,“还是你家好,你三嫂拿着弘晴恨不能还当个吃奶的孩子,多走几步都心疼,你瞧瞧我家弘晴那小胳膊小腿,这么大的孩子了还整天的叫奶娘抱着。”

  说起孩子来,胤禛就来了兴致,“不是我说你,三哥,你这样可不行,孩子就不能太过娇惯,我家这几个可都开蒙了,你家弘晴这么大了恐怕都还没有吧,虽说我家孩子身体壮一些,但那是从去年他们就开始练习站桩了。”

  三阿哥还真不知道,一听胤禛这么说,立马张着大嘴,一脸惊讶。

  “三哥可别觉得弟弟心狠,对孩子你就不能光顺着来,练的少了这孩子就身子娇弱容易生病,多练练对身体可有好处的。”

  三阿哥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胤禛看他没有记到心里去,也不再管他。

  几个孩子这会儿已经玩了起来,小孩子能玩的不多,也就掷骰子之类的玩的比较多。

  康熙爷坐在上边看着一群儿子,心里边也是十分的得意,瞅着老三跟老四在那嘀嘀咕咕的还问他俩,“老四,跟你三哥嘀咕什么呢。说的这么起劲。”

  胤禛放下手里的豆汁,拱了拱手说道,“回父皇,儿子在跟三哥说几个孩子呢,这几个小子年纪都差不离,正好都能玩到一起。”

  康熙老爷子一想,可不是嘛,都是五六岁的年纪,瞧着可都不小了。

  “嗯,跟你们兄弟几个差不多,差的不大。”

  老三也接过话去,“可不是嘛,这几个孩子都一般大,老四家的几个就看着比我家那个长得壮实。”

  说的康熙在上边一乐,“那是人老四会养孩子。”

  其他几个阿哥一听,也转过头去看几个孩子。

  可不是呢吗,这伙子孩子里面就老四家的俩长得最好,又高又壮,叫人看着真是眼热。

  康熙三十九年的冬天就在这样的氛围中结束了。

  今日早起,难得的不必去书房念书,弘晖在床上多躺了会儿。

  弘昀跟布尔和来叫他的声音,老远就能听到。

  “大哥,你怎么还没起啊,今天咱们出去转转吧。”布尔和的大嗓门从外面传进来。

  最先进来的却是弘昀,“大哥,怎么还没起,可是哪里不舒服。”

  弘晖摇了摇头,“没有不舒服,只是难得休沐一日,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在家里休息一下。”

  布尔和这时候才进了来,“那大哥不能陪着我们一起出门了啊,从来都是咱们三个一起行动的。”

  弘晖看她噘着嘴,捏了捏她的脸才说,“咱们又不可能一辈子都这样,你们去吧,回来别忘了给我带点好吃的就行。”

  送走了噘着嘴的布尔和跟弘昀,弘晖才伸了伸懒腰,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

  吃了早饭,原本他是打算再回床上去懒一会儿的,但是刚躺下就听见一阵琴声传来。

  “哪里在弹琴,声音这般愉悦,走咱们去瞧瞧。”

  赵旭东立马狗腿的上前给他披好大衣。

  赵旭东,原名小狗子,进宫之后跟了个姓赵的老太监,就把自己的姓也改成了赵。

  后来被内务府分配到四贝勒府,跟了弘晖,弘晖给他取了名字,叫赵旭东。

  “主子,声音是从后院传过来的,咱们往后院去瞧瞧吧。”赵旭东跟在弘晖后面小声说道。

  胤禛今日也无事,衙门还没开衙,难得有机会在家里陪陪福晋。

  “去后边梅园,爷给你弹琴听。”

  哟呵,还知道弹琴给我,成。

  俩人说走就走,静娴还带上了她的剑。

  “叫奴才们都去外面守着,今日梅园不许进来人。”

  苏培盛一听吩咐立马去把梅园的奴才都清理了出去,自己也跟着守在外面。

  只听里面一阵悦耳的琴音传来。

  静娴随着胤禛的琴声,抽出宝剑。

  弘晖远远的就看见苏培盛守在梅园门口,旁边还站着秋叶。

  一看他就知道这肯定是阿玛跟额娘在梅园里。

  原本以他的性子不会偷偷摸摸的溜进去,可是这一刻他突然想要进去瞧瞧俩人到底在做什么。

  “你就在旁边藏起来,不要叫苏培盛看见你,我溜进去瞧瞧。”弘晖怕前边的人听见,小声的跟赵旭东说。

  然后仗着人小快速的从门后边溜了进去。

  赵旭东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赶紧的找了个地方藏身。

  梅园并不大,只是种的梅花比较多。

  弘晖进去只转过一个回廊就看见自家阿玛一席白衣衬雪,坐在一棵梅树下,双手抚琴。

  屁股下坐着一层厚厚的垫子,这肯定是自家额娘担心阿玛受冻,给他垫上的。

  弘晖不用过去摸就能知道,那垫子里肯定包着暖炉,坐在上边一定是热乎的,因为过年祭天的时候自己的软垫就是这么办的。

  只看他阿玛一会低头抚琴,一会抬头深情款款的看着前面的红衣女子翩翩起舞。仿若她就是自己的全部,哪怕付出性命也要守护的人。

  弘晖还不太懂阿玛眼中的情绪,但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出去一定会被阿玛记仇。

  阿玛这个小心眼的毛病简直就是打小就有的。弘晖都不想去吐槽。

  再看那翩翩起舞的女子,自家额娘一身红衣,人比花娇,美得好似话本里的仙女下凡,全然不似人间。

  这满园的红梅白雪,仿佛都成了她的陪衬。

  明明雪已经停了,可在她身边依旧有白雪缠绕着红梅在随她起舞。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