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六十七顺手的儿子

第一百六十七顺手的儿子

  殊不知胤禛早就转了回来,自然没叫苏培盛看见他眼睛里的情绪。

  圣驾离开德州,只走了一天就到了泰山。

  圣驾到了泰山便没了动静,只胤禛跟十三频繁进出行宫。

  “老四的字不错,十三这也好几年没给朕交大字了吧,都不知道你这字怎么样了。”康熙老爷子看起来心情不错,还能跟胤禛和十三打趣。

  十三听了挠了挠头,“回父皇,儿臣已经这么大了,再给父皇交大字,儿臣不好意思啊。”

  康熙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这是对自己的字没有信心不成,梁九功,去叫几位大臣过来,今日咱们就叫老四跟小十三比一比,看看谁写的字好。”

  胤禛只笑着对十三说道,“十三弟可得手下留情了,不然哥哥我要是输了这脸上就太没有光彩了。”

  十三自然知道胤禛只是跟他开玩笑,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等大臣们都过来了,康熙才开口说道,“诸位都说一说吧。”

  张廷玉见没人上前,才出来一步,“回皇上,微臣以为太子并无大错,必是有小人挑唆太子与皇上的父子之情。”

  康熙坐在上首,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衡臣言之有理,诸位都说说要如何惩戒那小人吧。”

  众人现在还没人想到,康熙说的小人居然是索额图,都以为还是像之前一样,只是清理太子身边伺候的奴才。

  因此还都拿出之前的那套说辞,“挑唆太子乃是动摇国之根本,必须铲除以警后人。”

  这里边只有胤禛跟十三稍稍知道点内情。

  这会儿两人都有些愣神,虽然知道皇上召集群臣必然不会真的只是说叫两人比试书法,但真的没人想到皇上商讨的会是惩戒索额图一事。

  不,应该说是没人会想到皇上要惩戒索额图。

  毕竟太子刚刚病了,皇上还是叫了索额图过来侍疾。

  众人都没人会觉得索额图这会儿已经失宠于皇上。

  胤禛抬头看了上面的康熙一眼,觉得自己又学到了一招。

  等几人商量完了,上面康熙老爷子才高兴的大手一挥说道,“本来叫诸位过来是想叫朕的老四跟十三比试书法的,没想到反而谈起了太子。罢了,朕也写一幅字,你俩谁写的好,这幅字朕就赏给他了。”

  说着提笔就来,一笔挥就五个不同字体的福字。

  “这幅五福图,就当个彩头了,你俩谁赢了,这幅字朕就赐给谁。”

  胤禛看了眼桌子上的五福图,大笑两声说道,“十三弟,这可是好寓意,五福临门啊,哥哥书房可就差这么一幅字了,哥哥可要不客气了。”

  皇子阿哥的书房哪里能就差这么一幅字,不过是哄康熙一乐罢了。

  果然上边的康熙就指着胤禛说道,“别以为朕不知道,老四书房里可是挂着不少名家呢,这会儿来朕面前倒是哭开穷了。”

  十三这会儿接了话,“四哥可是不实诚,父皇都知道你书房里名家不少,弟弟也是去过几次哥哥家里,可没瞧见哪里少了一幅字。”

  胤禛知道自己跟十三关系近,不可能瞒得过上边的皇上,因此也顺着十三说道,“十三弟哪里是只来过几次,十三弟可就差天天到哥哥那里蹭饭了,哥哥那里不缺不是还有你四嫂嘛,你四嫂可是刚给哥哥又添了个小子,有皇上御赐的五福临门,可不就是正正好。”

  十三就在那笑,“那就只能各凭本事了。”

  俩人一出唱念做打倒是逗得上面康熙爷乐的不行。

  “行了,你们俩别光顾着耍宝,写一幅来看看再说。”

  俩人这才提笔写了起来。

  胤禛提笔写到,“法古今完人,满而不溢,为下不争,居高不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十三写的是,“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康熙老爷子把两人写的字都收上来看过,才又发下去给众位官员看。

  “你们也都点评一下,看看谁写的好。”

  梁九功将两人的字分开在大臣中间传阅。

  看过的人无不点头称好,胤禛无奈,这些老狐狸,皇上在没有明确露出更属意哪一个之前,想要从他们口里听到有用的东西,简直比登天还难。

  胤禛都能想到的事情,康熙怎么能想不到。

  可他要的就是说两人写的都好。

  这种不偏不倚的态度才对他接下来的安排有利。

  等下面的官员传阅了一遍之后,果然众人把胤禛跟十三写的字都挨个夸了一遍。

  康熙在上面,又接过两幅字左右看了看,“你俩写的果然都是好的,这样吧,既然不分上下那朕就把这个五福图赏给胤禛了,十三就代表朕去拜祭泰山好了。”

  众人都有些傻眼,要知道泰山再古人眼里那是有不同的意义的。

  泰山在历代帝王眼中都是神圣的,不少皇帝都曾经封禅泰山。

  在古人眼中,拜祭泰山跟祭天的意义有的一拼。

  然而这样重要的事情,就算太子病倒,这时候没法前来,那也应该派遣年长的四阿哥胤禛比较合适。

  谁都没想到居然会派了年仅十六岁的十三前去。

  众人看十三的眼神都开始不对了。

  难不成皇上对十三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康熙坐在上首,看着底下众人的表情,知道自己这次的做法奏效了。

  他就是要让旁人以为自己对十三有很大的不同之处。

  要知道这已经好几年,自己出巡每次都带着十三了。

  再加上这次拜祭泰山的事情,十三在众人心里的分量肯定会有所不同。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叫十三去监视太子了。

  毕竟经过拜祭泰山一事,在太子眼里十三就是要与他有利益相争的人,这种情况就是两人天生的对立,这样十三用着才会好用。

  其实这件事叫老四去做才会最好,十三还是太过年轻,不够稳重。

  可惜老四留着还有其他用处,要知道这么多儿子里,就只有老四用着最顺手,不能为这些可以被替代的事情废了一个用着顺手的儿子。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