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七十三手脚俱废

第一百七十三手脚俱废

  “当然想爷,你不在我都无聊死了。”

  胤禛捏了捏她的鼻子,“好了,爷回来了,过几天带你们去外面走走,正好现在天气这么好。”

  也正好出去躲躲,老爷子虽然面上不显,但是明显正在气头上,一直压抑着罢了。

  万一哪天一个爆发,自己实在是不敢想象。

  还是躲远点好,不争权不参与跟太子有关的任何话题。

  俩人当真第二天带着四个孩子一起去了城外庄子上。

  果然不久后康熙老爷子开始正式清理索额图一党。

  这场清理运动声势浩大,闹得整个官场都人心惶惶。

  也是索额图这些年背后拉拢了太多人,康熙老爷子不动手便罢了,一动手便牵连无数。

  静娴呆在庄子上都能感觉到这场风雨之强烈。

  五月,索额图被圈禁于宗人府。

  五月康熙帝令侍卫海青传谕,尔家人告你,朕留中三年不发,本有宽待之意,但你却没有愧悔之心。

  背后怨气丛生,结党妄行,议论国事。

  去岁,太子生病,尔居然乘马至太子中门方下,只此一条便可将你赐死。

  养狗还知道主人的恩情,你这样的人,就算朕一再加恩也无济于事,只会是你更加狂妄。

  朕本想派遣官兵去你家搜查,又恐牵累太多,所以终止。

  今将你拘禁在宗人府,并不将你的罪行昭告天下,也算全了你我一场君臣之情。

  索额图以“结党妄行,议论国事”被圈禁于宗人府。

  而太子依旧是太子。

  索额图在宗人府大牢里端坐,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肯定活不了了,只看皇上叫自己几时死罢了。

  最好就是皇上晚点记起自己,说不得还能多活些日子。

  要知道当今虽然标榜宽厚,但实则却是腹中黑水无数。

  端看前朝几位皇子哪一个不是被康熙给坑死的。

  前几位前朝皇子还可以说是有谋反之心,被抓之后杀了也就罢了。

  要知道当今上位之后一直标榜自己要善待前朝皇室,也一直在寻找前朝皇室。

  结果前朝最小的四皇子,已经种了几十年的地,改了朱姓为王,自己的后代子孙没一个知道这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是前朝皇室。

  就这样都被康熙找了出来。

  还给安了个冒充前朝皇室的罪名光明正大的诛了全族。

  最终杀尽了前朝皇室所有血脉。

  人家老头子连自己姓朱都不敢说,哪里敢冒头,就这样的当今皇上都不放过。

  自己这样的也不知道还能苟活多久,说是圈禁,其实要自己的性命还不是当今皇上一句话的事,最后也不过就是一句暴病了事。

  这么想了想,索额图为自己可以预见的命运叹了口气。

  当初明珠倒台,自己还以为是自己更胜一筹,原来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

  明珠好歹保全了性命,至少能有个善终,而自己恐怕连个善终都不能得到。

  这么一想,其实自己比明珠老贼还要差上一筹。

  也不知道明珠老贼现在看到自己的下场是不是会感到大快人心。

  康熙老爷子半点没有理会正在伤春悲秋的索额图,处理完他的事情之后,康熙老爷子心里的怒气终于发泄了出去。

  心情大好的老爷子又拉起人来去了北边巡视塞外。

  胤禛听说索额图被圈禁后就赶了回来。

  只天气渐热,静娴跟孩子们还留在京郊的庄子上。

  “爷跟着皇上出去,你在家注意身体。”

  静娴轻轻拍打了两下胤禛的衣领,“爷也注意安危,近几年看着皇上愈加的喜怒无常,爷跟在皇上身边可要当心。”

  胤禛点了点头,“这次爷还是带着弘晖吧,弘晖也大了,跟着爷出去见识一下世面也是好的。”

  静娴假装看不见他眼里的担心,“行,叫弘晖出去多看看,毕竟是老大,多长长见识也是好的,这次弘晖跟着爷出去转了这一圈,回来看着比之前成熟多了。”

  时间离着康熙四十三年越来越近了。

  据静娴所知,胤禛在离京之前,又去了一趟钮祜禄氏的院子。

  钮祜禄氏躺在床上,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看见胤禛进来明显的往床里面瑟缩了一下。

  可是手脚却完全没有动弹,仔细看过去,原来她的手脚早已经被打断。

  钮祜禄氏只能惊恐的瞪着大眼,看着一步一步走进来的胤禛。

  “你是魔鬼,你不是人,你滚,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钮祜禄氏见他进来,惊恐的大叫。

  胤禛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苏培盛十分机灵的搬了一把椅子过来。

  胤禛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钮祜禄氏现在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只是她的手脚俱都废了,这会儿只能任由它们流的满脸都是。

  内室伺候的人早都已经远远的避了出去。

  就连苏培盛也已经离开,只剩胤禛跟钮祜禄氏两人。

  胤禛一手支着脑袋说道,“你可以继续大喊大叫,爷留着你这条舌头是想听一点有用的东西,你说要是你没法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爷还会不会留着你这条舌头。”

  钮祜禄氏立刻安静了下来,满眼惊恐却不敢再大声哭叫。

  胤禛慢慢的俯下身来,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你还有多少东西没有告诉爷,最好想清楚了。爷只在这里等你一柱香,一柱香之后你要没有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爷就会叫你知道为什么花儿这样红。”

  说到最后这句话,胤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句话还是静娴之前管教布尔和时随口说过的,胤禛听了之后觉得倒是挺有趣。

  钮祜禄氏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开口,“我就知道一点点,真的是最后一点了,太子,太子会被废,两立两废,最后死在一个叫郑家庄的地方,我不知道郑家庄在哪,还有直郡王,直郡王也会因为魇咒太子被圈禁。

  最重要的是十三,十三因为太子被废的事情,好似也卷了进去,被圈禁,好像还是冬天,我记得十三爷就是这次圈禁才冻坏了腿。”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