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七十五儿子

第一百七十五儿子

  一直到了七月,结果康熙老爷子没回来,回来了一群皇子。

  还带来了口谕,“老子这群儿子稀罕够了,家里还剩下的儿子们,快来给老子稀罕稀罕。”

  静娴在京郊听说的时候差点没给笑死。

  这老爷子真是溜儿子溜得好,这大热的天,那群往回走的还好说,毕竟不用着急了。

  这些要南边去的儿子可就哭死了。

  老爷子想你了,你能慢悠悠的走不,必须不能啊,不仅如此你还得快马加鞭,表现的自己恨不能插上翅膀的样子。

  具体怎么样静娴不知道。反正胤禛跟着老爷子御驾回来的时候,瘦了可不止一圈。

  静娴还在心里嘀咕到,“这要是叫现代整天嚷嚷着减肥的小姑娘瞧见,绝对得哭着喊着学习,这减肥效果实在是太惊人。”

  胤禛也实在是累坏了,回府就躺下,连洗漱都顾不得。

  他都这样了,跟着他伺候的苏培盛更是都成人干了。

  不过即便如此,静娴还是把苏培盛叫到后院仔细询问一下这一路上的经历。

  苏培盛只洗了把脸就去了后院。

  “回福晋,爷这一路上换马不换人,跟三爷五爷八爷九爷十爷一块走的。”

  静娴当然知道都跟谁去的,“这一路上爷累不累。”

  苏培盛低头想了一下,“累倒还差点,主要是热,主子爷每天晚上休息的时候,都跟那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还有三爷,三爷出门连个行礼都没带,本来夏天衣服就换的快,一天一换都嫌少,三爷还天天来跟主子爷借衣服。”

  静娴一想就知道,这肯定是三福晋故意不给三爷带行李的,看来这弘晴去世给三阿哥府上带来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散。

  “行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今天你主子爷那边先不用你伺候,叫你那小徒弟先顶着就行。”

  静娴原本是好意,结果苏培盛却不干了,“福晋不必如此,奴才不累,奴才再来个十天十夜不睡也没问题,奴才这就告退了。”说着就去了书房。

  静娴:。。。。。不就是叫你去休息会儿吗,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

  苏培盛:哼,这是哪个狗日的龟孙子,还想抢老子饭碗,主子身边是哪个阿猫阿狗都能凑上来的吗?

  康熙老爷子跟遛狗似的把儿子们都溜了一圈,回来就病了好几个。

  八爷就在家里病的都差点起不来,还不敢说出去,就怕别人说,你看看,皇上想你了就叫你去一趟你这一回来就病了,咋回事啊,心里别不是有什么不满吧。

  反正就从街上偷偷请了一个大夫回来,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好起来。

  这一病,可真是吓着八爷了。

  你说说爷这别看还年轻,可到如今连个儿子都还没有,爷要是哪天一个不好去了,日后八成连个给自己上柱香的都没有。

  就这么一病,八爷一下子就想开了,什么身份不身份的,都没有儿子重要。

  赶紧的吧,多去几次小妾那里,争取叫她们早点怀上才是正经。

  反正等八爷身体好了之后,隔壁八阿哥府上整日的都跟唱大戏似的。

  静娴表示隔着墙都没法阻挡隔壁八福晋的声音。

  反正是八阿哥去哪个女人院里,八福晋就去哪里闹上一通。

  静娴跟着听了俩月,现在即便隔壁吵吵嚷嚷也无法影响她半点。

  九月份康熙老爷子就下了谕旨,十月西巡,二、三、十三从。

  康熙老爷子对十三的看重越来越明显。

  这么多年,只要老爷子出门,必带的人里都有十三。

  外人只看到了十三的风光,却没有看到十三大晚上到胤禛这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四哥,弟弟真的感觉快要撑不下去了。”十三说着抹了一把脸。

  胤禛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急,十三,慢慢说。”

  十三喝了口水,定了定神才说到,“四哥,弟弟现在天天跟着太子身边,二哥堂堂一国太子,现在却跟个笼子里的狗一样,半点自由都没有。”

  胤禛叹了口气,“十三,你现在要明白,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的,你别忘了,这是皇上的要求,皇上才是真正的君主。”

  十三深吸了一口气,“那为什么之前皇上要宠着太子,这会儿却又这样对待太子。”

  胤禛看着十三眼里宛如实质的希冀抿了抿嘴角,“之前皇上宠着太子,那是因为他是一个父亲,现在这样对待太子,那是因为他是一个皇帝。

  十三,皇权争斗自古不绝,皇上不仅要与群臣斗,还要与儿子斗,与天下万民斗,你也是熟读史书的,不该不懂这里面的惊险。

  皇权之下哪里会有什么真正的父子亲情。”

  十三这才恨恨的端起茶碗,把里面的茶水一口喝了进去。

  就着茶叶使劲的嚼吧嚼吧。

  康熙老爷子坐在南书房,手里拿了一本书发呆。

  现在明珠跟索额图都已经倒了,明相党跟索相党也暂且分崩离析,这俩儿子不知道会不会关系有所缓和。

  太子实在是太过奢靡,这几年也越发的荒淫无道,自己实在是不知道当初将他立为太子是不是正确的了。

  不,自己当初是对的,不然自己一个满人皇帝怎么能坐稳汉人的江山。

  自己做的没有错,错的都是那些奸臣贼子,是他们误了自己与太子的父子情分。

  要说自古当皇帝的都有一个特权,那就是迁怒。

  生在皇家,你还要奢望什么父子亲情。

  结果康熙老爷子这一迁怒,可就不是普普通通就能过去的。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康熙老爷子生气了,虽然不说什么伏尸百万,但是也绝对得有人不好过。

  这个不好过的人现在就在宗人府看押呢。

  索额图虽然一早就知道自己绝对活不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死去。

  从那天早上没有人来送早饭自己心里就应该有数了。

  到现在为止,自己已经三天水米未进。

  索额图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生命一点一滴流逝的声音。

  门口又传来一阵提提踏踏的走路声。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