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七十八老八老九老十

第一百七十八老八老九老十

  可不就是丢人吗,苏培盛一开口,就看见布尔和“嗖”的窜了出去。 https://

  胤禛还好,他知道自家女儿是个什么水平。

  直郡王心里就只剩下mmmp了。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难不成要输给自己侄女不成。

  简直要命了,老四家里这都是些什么怪物。

  直郡王心里吐槽归吐槽,脚底下却半点没有放松。

  胤禛更是加紧了步伐,使劲的不叫直郡王赶超他。

  要知道直郡王可是几次随皇上上过战场的,实力自然是不可小觑。

  没想到胤禛居然也能跟的上来。

  他还能记得那年宫里皇上急召,在宫门口还是自己拖着老四跑的。

  那时候老四差点没跑断气。

  真没想到这才几年,老四的水平居然这么高了,自己竟然没办法把他落下去。

  难不成这几年是自己懈怠了,那也不对,自己这几年可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半点都没有懈怠。

  难不成是老四。。。

  真的在家被他福晋操练过不成。

  直郡王脑子里虽然在想三想四的,但是脚底下半点都没放松。

  静娴在起点看着三个人,只见离终点只有几米远的时候,布尔和一个纵身,唰的就跳了过去。

  而胤禛跟直郡王还离着有些远。

  直郡王看了眼旁边的胤禛,突然闪电般的出手,点向胤禛的肋骨,打算叫他岔气。

  胤禛反应还算迅速,他稍稍侧了一下身体,避过直郡王这一手。

  即便如此也因为直郡王突然出手,打了个措手不及,最终落后直郡王一步。

  直郡王看了眼拿着蓝色旗子的布尔和说道,“行啊,大侄女。这速度挺快呀。”

  心里却吐槽道,行吧,爷这一世英名算是毁在这儿了。

  八阿哥在京里至少还是跟两个侄子争,自己倒好,成了跟侄女争,还是输了的那种。

  简直没脸出去见人了,好在还有胤禛陪着自己,给自己垫底。

  直郡王给自己做了心里建设之后,居然觉得还可以接受,毕竟还有个垫底的不是吗。

  只是苦了胤禛,静娴对他跑了最后一名这件事,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因此针对他展开了地狱式的魔鬼训练。

  八阿哥这几年因为老九老十的疏远,许多时候都觉得束手束脚。

  比如之前收买人心,他可以拿银子去买,反正不是自己的,拿多少自己都不心疼。

  现在自己要收拢人心却没有那么容易。

  要知道旁人要想靠着你,最起码你得能给人家带来利益。

  不管是地位还是钱财。

  要不然别人跟着你图什么,就图你说得好听吗。

  狗屁!

  现在自己的能力给钱财还有,给地位,想升官发财还差点。

  老九离开之后,自己很快就后悔了,不该就看他总得罪人就主动疏远他的。

  现在想想当初确实冲动了。

  老九最近就有些纳闷了,怎么哪哪都能偶遇老八。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次数多了,他又不是傻的,怎么能不知道老八这是故意的。

  老九坐在书房里陷入了沉思,老八这是为什么,难不成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张胜,去把你十爷叫来,就说爷有事找他。”

  张胜正要走,老九又摆了摆手,“算了,爷亲自去找他。”

  说着三两步跑了出去。

  说起来好笑,老八老九老十仨人的府邸都是挨着的。

  自然跟老四胤禛也是毗邻而居。

  老九这边刚一出门,那边八阿哥府上的门房就瞧见了。

  门房赶紧进去禀报了老八。

  “去了老十那里,老九去找老十做什么,算了,爷也去看看,正好要找他俩。”说着站了起来。

  在胤禛还在校场上跟黄土地相亲相爱的时候,老八老九老十又凑到了一起。

  不,应该是老八又凑到了老九老十跟前。

  老十今天是难得的起了个大早,还没吃早饭呢,孙成这蠢奴才就进来了。

  “爷,九爷来了,快到门口了。”孙成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的说到。

  在主子爷吃饭的时候过来打搅不会叫主子爷打死吧。

  好在老十今天心情看着还不错,“老九来了,正好叫他一块吃一顿。”

  老九一进门话都还没说,捞起一碗牛肉汤就喝。

  老十瞧他那样就知道这货绝对饿着肚子来的。

  老九喝了一碗牛肉汤终于感觉舒服了,“老十啊,你这伙食不行啊,大早上的,就吃这些东西怎么成。”

  老十叫他气了个倒仰,嫌弃我吃的不好,你倒是别吃那么欢呀。

  这哥俩打小就吵吵闹闹的惯了,老十也知道老九是个什么情况,他也不跟这么个人动气。

  要真跟他生气,早叫他气死了。

  俩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老十刚要说叫他滚蛋,门口孙成又进来了。

  “主子爷,八爷来了,正在门口呢。”

  老九跟老十对视一眼,连忙说道,“不是我,我可好久没跟他打交道了,真的,打那回没给他银子之后我就没再给过。”

  老十点了点头,“这我到信你,你这人虽然笨一点,但是想明白了的事情,你是不会在回头吃一顿亏的。”

  老九:我该谢谢你信我不。

  老十才没那个心情继续跟他贫嘴呢。

  只见他翻了个白眼,指着孙成骂到,“蠢奴才,还不请你八爷进来。叫人在门口做什么,好看吗。”

  孙成立马点头哈腰的退了下去。

  等老八进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把饭都抬了下去。

  俩人正一人端着一杯茶水。

  老十看他进来,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碗,“哟,这不是八哥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坐。”

  老八笑眯眯的坐下来,指着老十说到,“十弟这是真心要做个富贵闲人了啊,十弟这志愿,哥哥羡慕不来。”

  老十就是笑,“那有什么办法,弟弟这人脑子不灵便,哪里敢轻易涉足哥哥们的事情里,到时候别被谁给卖了都不知道呢。”

  老八摇头苦笑,“哥哥也不想啊,可是哥哥的苦你们哪里知道,你们看看,就哥哥这会儿混的最差了吧,四哥那边是半点都没瞧得起哥哥,看看京里,哪个不笑话我,都说我连自己侄子都比不过。”

  清穿的日子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