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一百九十八投毒

第一百九十八投毒

  ntent

  弘晖没有出事,胤禛跟静娴心里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就得仔细查一下出事的具体原因了。

  胤禛心里憋着一股火,在前院,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呢,居然还有人能给自己玩出花活来。

  若是不仔细查出来,自己还有什么脸面。

  憋着一股气,胤禛在书房里对苏培盛说到,“去查,掘地三尺也给爷查清楚。”

  苏培盛低头小声的应了声,“是,奴才这就去。”

  等退出书房,他才拍了拍胸口,太可怕了,这要是旁人绝对发现不了胤禛已经火大了,可是作为从小伺候胤禛的奴才来说。

  主子爷的心情有半点改变他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

  也不知道苏培盛是怎样在胤禛那张冷脸上看出他的心情的。

  在书房里受尽了冷气,苏培盛出来恨恨的嘟囔到,“呸,哪个小兔崽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别叫你苏爷爷知道,不然一定打爆他的狗头。哼!”

  苏培盛心里边恨极,哪里能等侍卫太监去问答案。

  他亲自带人去了关押犯人的地牢里。

  喂马的小太监一看就知道是施过刑了。

  这会儿奄奄一息的躺在一堆稻草上。

  见有人进来,他才抬起头来,“苏爷爷,不是我,我没有给马下药。”

  苏培盛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小剩,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啧啧啧。”

  “爷爷我倒是想信你没有做,可你也得拿出点有用的东西来啊,你说是不是。”

  叫小剩的太监使劲摇了摇头,“苏爷爷,我不知道,我真的没看见。。。”

  苏培盛转过身来对着旁边的侍卫轻声说到,“用刑。”

  “不,放开我!!”小剩使劲挣扎着。

  可毕竟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几个侍卫的力气。

  很快他就被架起来,施刑的太监手里拿着鞭子,一下一下敲在手心里,像是敲打在小剩的心头。

  电火石光之间,他突然想起来中午睡觉的时候,一个黑影曾飘过。

  “停停停!我记起来了。”

  苏培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哦,记起来了,那你说说看吧。”

  说着挥了挥手,把拿着鞭子的太监叫了回来。

  “跟我一个屋的小太监都知道,我中午喜欢在马厩里睡觉。”小太监娓娓道来。

  “今天中午我在马厩里睡觉的时候。。。”

  中午。

  “小剩,又去马厩里睡午觉啊。”小太监笑着打趣他。

  “是,中午不去马厩我睡不着。”

  小剩笑着说到。

  小剩嘴里哼着曲子,一路来到了马厩。

  “黑旋风,渴了没,我给你倒点水啊。”马厩里最珍贵的就是胤禛的坐骑黑旋风。

  每回小剩过来都得先伺候好了这位大爷。

  看着黑旋风喝了水,又给它添了点草料,小剩才钻进马厩,找了个舒服的草垛,窝进去。

  “什么味道。”小剩迷迷糊糊的想着,今天上午是哪个打扫的马厩,他奶奶的,肯定没打扫干净,怎么这么臭。

  他翻了个身,打算接着睡,可是那股臭味一直往鼻子里钻。

  “哎,算了,起来收拾一下再睡吧,这样自己也睡不好。”

  别叫小爷知道是哪个龟孙子,不然小爷绝饶不了他。

  小剩嘟嘟囔囔的起来,找了扫把在那打扫卫生。

  他没有发现马厩侧面的一个阴影里,一双阴鸷的眼睛正死死的盯住他。

  等小剩嘟囔着提着马粪出去的时候。

  那双眼睛的主人从阴影里转了出来。

  只见那人一身黑色的斗篷,把自己从头到尾包裹的严严实实。

  他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有人来,才从容的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

  确认了一下方向,那人径直走向阿哥们学骑马的小母马。

  没有辨认哪匹马是谁骑的,那人将纸包打开,全部都撒进马儿的食槽里。

  大概是有些做贼心虚,那人投完了毒,又小心翼翼的顺着原路离开。

  小剩倒了马粪,晃晃悠悠的从外面进来,“咦,怎么有个黑影过去了。”

  他仔细看了看,没发现什么问题又长出了口气。

  “哎,疑神疑鬼的,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嘁,有问题也不该是马厩里,主子府上的马厩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位置。”

  小剩挥了挥手,像是要挥走刚才的疑问。

  黑衣人在阴影里见小剩没有发现,悄悄的松了口气。

  不用多杀一人,不然说不定很快就得暴露了。

  黑衣人看着马厩里的小母马把带着药物的草料吃了下去才慢慢后退,直到再也不见人影。

  小剩回到草垛上,躺下来,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大约一个时辰,马厩外面传来一阵吵嚷声。

  小剩睁开眼,他知道又到了每天府里的两位阿哥练习骑射的时候。

  果然声音很快传近了,“大哥,今天我一定得赢了你的那把牛角弓。”这是弘昀阿哥的声音。

  “呵,那你就试试,你要是能赢,小爷以后管你叫哥。”这是弘晖阿哥的声音。

  小剩心里好笑,弘晖阿哥平日里看着稳重,其实也有跳脱的时候。

  这会连管弘昀阿哥叫哥的话都说出来了。

  小剩笑眯眯的迎了上去,看见来人先利索的打了个千,“给两位阿哥请安了。”

  弘晖见着摆了摆手,叫了起。

  “那几匹马都喂了食了吧,带爷过去瞧瞧。”说着朝马厩方向走去。

  小剩连忙引着他往那两匹母马的方向过去,“都喂了,喂得都是上好的草料,奴才每天都喂。”

  说起来这马吃的比很多百姓都要好,里面的黄豆都是精挑细选的,个个都得饱满圆润。

  小剩有时都会从马匹的草料里偷拿一点送回家去。

  他虽然是做了太监,但却不是被家里发卖了的。

  他是自愿出来自卖自身,毕竟家里连饭都要吃不起了,出来挨一刀至少能够吃得饱穿的暖。

  这一点他还是想的很开的,家里不止他一个男丁,也不用指望着他传宗接代。

  只要等他死后有个侄子给他逢年过节上柱香就成。

  弘晖看了看马厩里的几匹马,点了点头,“行吧,你把那两匹马拉出来,今天就骑这两匹马了。”ntent

  p清穿的日子 58932dexhtlp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