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清穿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九冷笑

第二百六十九冷笑

  真好,至少不会随便什么人对俩孩子动手都能轻易得手。

  俩孩子等晚上睡觉的时候,互相帮着给对方上了药。

  有时候孩子就是这样,稍微大点,对于自己的阿玛跟额娘就会有些害羞的情节。

  对于同龄人却能放的开。

  晚上,等人都睡了,胤禛又来了兄弟俩的帐篷里看了看。

  弘晖今天没有骑马,精神还不错,听见有人进来,睁开眼看了看。

  发现来的是胤禛,他还咧开嘴笑了笑。

  胤禛轻轻的坐在床边,看了眼还在睡的弘昀,小声问道,“上药了没。”

  弘晖也轻轻的说道,“都上了。”

  胤禛还是对于今天没有看见俩人的屁股耿耿于怀。

  趁弘晖躺着,不好动弹,胤禛一把掀开了被子,往里面看了眼。

  吓得弘晖赶紧捂住身体。

  胤禛嗤笑一声,小样,跟你爹斗,你还嫩了点。

  “行了,我就看看你们上没上药,哎,这孩子大了就不由爷娘了啊。”说着胤禛放下被子,转头离开了。

  弘晖被胤禛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等胤禛离开他才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在路上一路颠簸了小半个月,一行人才到了塞外。

  胤禛一出马车差点没冻掉了鼻子。

  苏培盛赶紧拿了件大氅出来,给他披上。

  “去看看弘晖跟弘昀两个有没有穿的厚一点。”

  塞外现在已经有点冰天雪地的模样了,也不知道老爷子叫他们来这里有什么用意。

  而此时静娴在京城已经封了府门,只除了留了一个角门,叫人采买方便。

  隔壁八爷府上简直是人山人海。

  隔着院墙都能听见人声鼎沸。

  静娴有些后怕,多亏了胤禛平日里的冷脸,这些人不敢轻易上门,不然说不定前段时间自家府上也得跟老八家里似的。

  整日跟个菜市场一样。

  现在老八家里都不敢随便出门。

  就算出门也都是偷偷的从后门出去。

  要不是晚上有宵禁,静娴估计晚上八爷门口都得有人打地铺。

  即便是整天人山人海的,没几个真的见到八爷了,可是人还是源源不断的往八爷府上涌来。

  家门都叫人堵了,八爷也没个好办法。

  “谁叫他平日里总是标榜贤良,这会儿坐蜡了吧。”静娴在家里,颇有些得意的跟布尔和说到。

  布尔和正在学着做鞋,不得不说宋氏还算是个不错的老师。

  布尔和跟着静娴的时候,连针都没怎么学会拿。

  可是跟着宋氏学了这么段时间,已经可以做鞋了。

  虽然成品做出来有些别别扭扭的,但至少能叫人看出来是双鞋。

  “额娘,你说我给阿玛做双鞋怎么样。”布尔和脸上带着笑。

  静娴心说,你就是给你阿玛送块破布,他也能高兴。

  “成,做吧,你阿玛还不知道咱们布尔和能做鞋子了呢,到时候他肯定高兴。”

  布尔和听静娴这么说,顿时更加卖力的做了起来。

  只是静娴看着她手上有些惨不忍睹的鞋子,心说,也不知道胤禛会不会穿,到时候再给磨坏了脚。

  静娴没有管布尔和做的怎么样,胤禛走得急,行李并没有带多少。

  她正打算重新收拾一份,再给送过去,到时候正好把布尔和的鞋子给捎过去。

  八爷有些担心的坐在书房里。

  何卓坐在下手,看着八阿哥端着茶杯低头思考。

  “何先生,以你之见,你说这银子咱们怎么收好。”八阿哥突然出声说到。

  何卓想了想说到,“爷,现在咱们当务之急是得叫他们都离开,整日这么堵在咱们门上也不是个事。”

  八阿哥点了点头。

  何卓接着说道,“可是四爷之前开的局很好,皇上也肯定了他,咱们若不能做好后面的事,恐怕在皇上眼里咱们可就不入流了。不管如何,皇上对咱们的印象还是很要紧的,不然于大事无益。”

  八阿哥站起来转了转才说,“爷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现在他们提着礼物上门,为的就是想要缓和几天,若是咱们手段太激烈,怕就要出人命了。”

  说到这里,他想了会儿又说到,“银子肯定是得还的,这怎么还,可就有说法了,毕竟谁家也不是说立马就能拿出现银来的,咱们不能不收,他们也不能不交,不如就叫他们量力而行,能还上多少,就先还上多少,剩下的都打欠条,到时候咱们也能交差了。”

  何卓心里总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好,毕竟四爷之前算是给整个官场都震慑了一下,现在八爷这样做,不说别的,只这个震慑力,就会被消弭一空。

  这样做看起来是所有人都觉得八爷好了,可是实际上在皇上眼里恐怕四爷才是更好的吧。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叫门口的人都散了。

  再者,就算每人只还了一部分,聚少成多,最后收回来的银子也不算少,最起码可以交差了。

  静娴还不知道隔壁八爷做了怎样的决定。

  这时候她已经把东西都收拾起来了。

  “大氅有多放进去几件吗。”

  秋叶答到,“放了好几件,福晋放心。”

  静娴又问,“弘晖跟弘昀的呢,他俩的衣服给放进去几件加大的,小孩子长得快,正好的衣服,没几天就小了。”

  秋叶说,“两位小主子的衣服,都是给做大了的,就是防着衣服小了呢。”

  静娴又想了想,没想到什么遗漏的地方才说,“行吧,叫人一路上快点走,尽量早点送过去,北边天太冷了,衣服少了可不成。”

  等东西送走了,第二天静娴才知道八爷是怎么处理的事情。

  没办法,静娴又叫了侍卫,把消息递过去。

  结果送东西的,因为东西多,走得慢,居然是跟消息前后脚送到的。

  胤禛早上收到了衣服,中午的时候,正吃饭呢,苏培盛过来说,“爷,京里福晋又送消息来了。”

  胤禛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把人叫了进来。

  “怎么了?”

  那人从怀里拿出信来。

  胤禛打开看了看,嘴角不由得就露出了冷笑。

  看的苏培盛打了个寒战,不会真有什么事情发生吧。

  :。:

看过《清穿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