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乱锦妆 > 第36章 离开了山洞

第36章 离开了山洞

  “河?”

  凤蒹葭跳了起来,怎么会把那条河给忘记呢?凤蒹葭再次踏上去暗河的那条小道,不过跟上次一样的是蝙蝠

  有两只蝙蝠冲她飞了过来,凤蒹葭捂着头蹲在地上。头顶上飞过的蝙蝠朝着洞口处飞去,她听到了“哗啦!”的水声。凤蒹葭把一侧的头发放了下来,挡住了那毁了容的脸。

  她来到河岸边,仔细看了看。水流出去的方向,她蹲在地上腿部都发麻了。才确定的方向,难道跟着这条暗河可以出去吗?凤蒹葭没有看到水里其实有蛇的,还一动一动的。猛地一下又不见了,凤蒹葭很怕这种生物,水流湍急,如果贸然下去会被淹死的。

  苦恼地蹲在地上,后面直接索性躺在地上。可到底应该怎么办啊,我想要回家,我要回证明我不是逃兵。我不是逃兵,我不是!她躺在地上大声地叫道,有什么东西在后面向她涌来。

  她觉得那声音毛骨悚然的,她往地面上一瞧那居然是“蛇”!凤蒹葭慌张地从地上连滚带爬,是蛇群。

  “怎么说在这也生活三年了,不曾发现有什么蛇,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来不及考虑她跳入河中,水流很急凤蒹葭也顾不了。她沉在水里,不知这河流通往何处。只想远离那些蛇群,可怕。没有什么能让她如此害怕的东西了,跟着水流她看不见前面的河面。

  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她也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根木块。趴在上面又累又饿的她在河面上漂浮了好几天,有一渔夫出海打渔发现了她的身影。

  最后把她给救下了,还好被人给救了不然早就饿死在河里。她丑陋的脸没有让救她的人感到难看,多的还是怜惜。

  “老头子,你看这姑娘怎么还没有醒呢?”

  一对老夫妇救了凤蒹葭,凤蒹葭在出山洞的时候头撞上了水里的石块。当时就昏了过去,她这么久都没有醒来想必是因为这个原因。

  老夫妇担心凤蒹葭会出什么情况,便去请村里的大夫来给凤蒹葭诊治。

  “这姑娘真可怜,手脚筋都被砍断了。脸也被毁了,她的头......”

  大夫的话让老夫妇紧张不已,这孩子是经历了什么事情。太可怜了,凤蒹葭头受伤了。记忆方面看来也是暂时缺失了,不过这也许对她是种好事。大夫给开了几贴药,老妇人去给凤蒹葭煎药去了。

  “溯落......”

  梦中的凤蒹葭唤着贺兰焕卿的名字,老头子在一边照顾她。听到她嘴里在喊一个人的名字,老妇人煎好药端了进来。老头子让开位置,老妇人扶起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口一口地喂她喝药,老头子觉得很奇怪。老妇人把药喂完后,放下凤蒹葭后拉着老头子出去了。

  “我说老头子,你刚才干嘛呢?干嘛一直盯着那孩子看!”

  “老伴啊,那孩子刚才一直在喊着什么落不落得。会不会是认识的人?”

  老妇人掐了一下老头子,孩子是估计糊涂了。好好照顾她,你看我们也没什么孩子,不妨收养她做个义女吧如何?也不知什么样的原因,这对老夫妇很喜欢凤蒹葭。

  尽管凤蒹葭是残废了,老妇人完全不介意。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凤蒹葭人也好了起来。说来也奇怪,凤蒹葭记得所有的事情。头受伤还有以往的记忆,怪哉!

  “爹,娘。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凤蒹葭一身村姑扮相,背着竹篮像是要准备上山。从她醒来时候她就决定要报答二老的恩情,能不能回到京城对她不再重要了。老夫妇的大恩大德凤蒹葭是报不了了,所以能做一点是一点。凤蒹葭上了山,在这里也生活也有很多天了。周边的环境都熟悉了,她一个人也不怕了。

  “凤儿,你又一个人上山采灵芝啊?”

  在山上的另外一边有声音传来,凤蒹葭转过身去。对那个人笑了笑,还挥了挥手。凤蒹葭双手继续采摘着灵芝,她看那老夫妇的条件也不是很好。

  想要添补点家用,镇上的人也对凤蒹葭有一定的认识了。凤蒹葭觉得这样的感觉最好了,虽然清苦但倒也充实。或许会一直这样下去,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这个村子人不多,大约只有几十多户。而这山村里,鸡啼声,狗犬声,马嘶声,牛叫声,再加上人们的欢笑声语,汇成了一曲生气勃勃的晨光曲。一片迷人的景色就映入眼帘,一棵棵郁郁葱葱的树木高高地站立着,一座座山蜿蜒起伏。

  田野里,村民们忙着插秧,那一刻,他们变成了画家。田野就是他们的画卷,白墙绿瓦,绿树成荫,小河环绕村子而过,村里朴实的老人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

  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的玩耍,庄稼绿油油的惹人喜欢。凤蒹葭在山上采摘灵芝,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多少。看着竹篮里没有多少,她脸上尽是失落的表情。

  “就这么点,怕是卖不了多少银子。”

  凤蒹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来了。看到如此背影,身后的人惊喜万分。小跑上来,轻轻地拍打着凤蒹葭的肩膀。凤蒹葭回头之时,可不曾见背后有人。

  等她会同意,那人到了她眼前。凤蒹葭明显被下了一大跳,可那个调皮鬼却认为很好玩。

  “凤儿,你怎么那么胆小啊?”

  凤蒹葭哭笑不得,是你吓唬我。怎么还怪我胆小,凤蒹葭推了她一下。原来吓凤蒹葭的是这归隐村的村民,因为跟凤蒹葭比较合得来所以两个就像好姐妹一样。

  凤蒹葭挽着她的手臂,两人接着去了镇上。虽然现在的凤蒹葭没有了以前的花容月貌,可这村子里的人对她极其的好。

  凤蒹葭向来都是知恩图报的人,有恩必报。俗话说:“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来到镇上,镇上的村民见是她来了。可欢喜了,都说那老夫妇捡到宝了。捡到如此孝顺的女儿,凤蒹葭照旧将灵芝卖给了药铺。不是什么上好的灵芝,卖不了好价钱也是正常的。

  “玲珑,你怎么来了啊?”

  凤蒹葭空了的竹篮此时是满的,几乎都是村民送给她的菜,还有些水果。凤蒹葭每每要掏出银子,村民们都拒绝收。弄得凤蒹葭不好意思了,玲珑在这村里算村花了。有时候误认为是以凤蒹葭为绿叶,玲珑是花。

  绿叶配鲜花,是这个道理、

  “你啊,身体不好为什么要那么操劳?”

  凤蒹葭被玲珑这么一说,凤蒹葭头痛了起来。玲珑扶住她,一路上说着回去。凤蒹葭觉得她很聒噪,但心也是暖的。这村民们处处关心她,养父母关心她。还有眼前的玲珑,她想不起来这是在哪儿撞到了。

  “凤儿,是头还疼吗?”

  玲珑扶她到屋里,张老爹,张大娘出去捕鱼了吧。凤蒹葭点头,话都没有力气说出来。玲珑赶紧去给她倒水,凤蒹葭喝了一杯热水头痛也好了许多。

  玲珑就坐在床边陪她说话,凤蒹葭的手被她紧紧握着。三年的风餐露宿让她吃不饱,也穿不暖。落下了很多病根子,如果再不好好修养身体怕是没有几年活了。玲珑不知凤蒹葭经历过什么,也不知她发生过什么。

  只知道她很可怜,也让人心疼极了。脸上是后来被毁,但好几次问她凤蒹葭都不愿意说。玲珑想替她放松下心情,凤蒹葭不愿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凤儿,你的样子可真令我心疼啊。先休息会,晚上的饭我来准备吧。”

  玲珑自告奋勇道,凤蒹葭刚要去拉住玲珑的手。手中衣袖滑落,玲珑的人影从屋里出去了。凤蒹葭这些年在山洞里落下太多的病根,是无法完全治疗好的。凤蒹葭不好意思让玲珑去准备晚饭,她起来了。

  :。:

看过《乱锦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