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36章:真的是柚子

第36章:真的是柚子

  众高手听闻天煞即将即将出山了,倍感振奋,欣喜若狂。

  恶鬼来之高喊道:“太好了,教主闭关多年,如今出山,想必功力大增,大发神威!”

  怒天鹰笑道:“如此,我等也应该准备起来,摆酒设宴拉彩,一来庆祝天渊之崖将正盟元气大伤,二来庆功苏鹤升为堂主,三来也是迎接教主!”

  “哈哈,还是老魔想得周到!”

  赵小倩也蹦跶,激动道:“太好了,又可以找小天玩了!看到我的百魂弑妖大阵,他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吧!”

  苏鹤见大家都高兴成一团,倒也觉得好玩。

  这些别人眼里的魔教之人,却是思想极为单纯,大家凑在一块,发生了丁点小事也感觉非常快乐,相处融洽。

  而且,这些人并没有那种正人君子的严肃死板,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快乐就哈哈大笑,愤怒就面目狰狞,不会遮遮掩掩,让人感觉他们活得非常真实自在。

  奇怪的是,大家乐成一团,纷纷围绕尧甜儿讨论着组织酒宴,唯有这天火堂堂主恨天仇有些闷闷不乐。

  殊不知。

  这教主出山明明是好事,却在他眼里宛如噩梦。

  众所周知,他身怀绝技‘酒生不灭’,只要还有一口气,喝酒就能再生,虽然有些不科学,但这确实真的。

  每次教主修为提升之后,都会拿他来当练手的对象。

  还记得上一次,天煞将‘摄魔大法’练至大圆满之境时,就是用他体会了一趟生不如死的感觉。

  这摄魔大法让人抵之不御,抗之不拒,中招者心神俱焚,被榨成干尸。

  这等魔功真当丧心病狂,一旦出手,宛如走火入魔,根本收不回手。

  那一日,要不是鬼见愁、怒天鹰一行人在场,自己可当真被吸得一干二净,渣都不剩下。

  酒生不灭,想要饮酒重生,还得有个尸体才是。

  想到这里,恨天仇神色难堪,天下之大,谁都不怕,唯独怕这大魔头。

  这次教主闭关,不知道又练成了什么恐怖魔功,生怕天煞又拿自己来练功。

  恨天仇本想找个机会开溜,却见怒天鹰说要摆酒庆祝,那必当是跑不掉了。

  阿修罗独角仙眉头一皱,问道:“老大,他们说的这个教主,很强吗?”

  果然,听闻强者,阿修罗独角仙便来了兴趣。

  苏鹤倍感无奈,低声道:“我也没见过,并不知道,但传闻李存孝就是天下第一,当年夜行山一战,天煞也败给了南宫无天。”

  苏鹤一鸡贼,左顾右盼,见四周无人注意,低沉道:“所以我觉得,这三个人的实力顺序应该是李存孝、南宫无天、天煞。”

  “噢。”

  阿修罗独角仙认可当时李存孝的实力,但无奈,天渊之崖一战,让他给逃了。

  所以,它感觉这天下第一都不是自己对手,天煞应该也不够看了,自当收回了那份好胜之心。

  众人商议之际,鬼见愁便要离开了。

  问他要去哪里,他便说要去天渊之崖清理一下战场。

  大家都知道饮魔堂都是干什么的,而且他们也有些忌惮鬼堂主,自当也没留他。

  恨天仇看到鬼见愁离开了,也连忙找借口开溜,谁知道被恶鬼来之一把抱住,乐呵呵的说再大的事也比不得教主出山之事呀。

  然后。

  恨天仇含泪留了下来。

  几人见恨天仇眼角有泪划过,更为振奋,纷纷嚷嚷凑热闹,这天火堂主可是无比思念教主呀,居然激动得都哭了,属实罕见!

  惹得众人也差点没激动的哭出来。

  黑无常也来到苏鹤旁边,开口来了一句‘吃柠檬’的问候,便恭喜他升为堂主,笑着说原本还打算让苏鹤在自己手下做事来着,可这苏鹤直接一飞冲天,升了堂主之位,说以后请多关照。

  苏鹤见黑无常如此关注自己,也笑着说日后一定讨教下那‘如鱼得水’功法。

  黑无常眉毛一挑,说为何想学如鱼得水,然后苏鹤就施展‘口若悬河’中阶功法,直接把黑无常吹上了天。

  惹得黑无常神气飞扬,倍感振奋,宛如公鸡一般挺直胸膛,当场在殿堂地面来了一招:地表平面蛙泳教学。

  身躯如蛙,地面如水,神乎其技,来去自如。

  众人见状,纷纷鼓掌。

  阿修罗独角仙看到黑无常在地面上不断做着蛙泳姿势,居然还真的给他游了起来,还能控制速度快慢,饶是之前在进化之家都不曾见过!

  神色大惊:“老大带我来了个了不得的地方哟,这真魔宗果然高手如云!”

  黑无常见众人反应热烈,颇为满意,暗哼一声,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嘴角微微上扬,道:“如今我只是在这里稍稍示范,若是全力而动,非寻常轻功、身法可与之披靡!”

  苏鹤两眼放光,激动道:“黑大哥,日后有时间,一定得教我此招!”

  现在苏鹤好歹也是真魔宗的小名人了,见苏鹤如此膜拜自己,黑无常把头都翘上了天,双手环胸,傲娇道:“日后有机会再说吧。”

  白无常在一旁吐槽道:“老黑,你这一来一去的,把咱家殿堂的地板擦得可真干净,咦,都反光了都!”

  尧甜儿听闻,捂嘴噗嗤一笑,笑得那是众生颠倒。

  在她眼里,这真魔宗根本就不是什么魔教,简直就是一群小可爱,最有趣的是,他们居然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特别逗,就很认真。

  散会之后,苏鹤跟着尧甜儿来到殿堂旁边一座府里,这里是各大堂主接领任务的地方,名为执事总会,许多情报都会第一时间传到这里,交给尧甜儿过目或者安排。

  尧甜儿会在这里发布任务,让各大教徒去执行。

  完成任务便回来领奖,例如在西荒某地发现未被开荒过的秘境,又例如哪里发现了可怕的凶兽等等,还有一些是交涉任务。

  因为西荒常年战乱,凶兽肆虐,可不像南州那般太平,由南宫世家一家独大。

  这里不止真魔宗一个门派,还有荒漠庙堂、沙丘匪窝、神风门,还有全是蛮横女子的蛇蝎部落各种异族等等。

  有些与真魔宗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有些门派是有敌意倾向的,还有些是签订了贸易协议,为了平衡立场和稳定发展,互相合作。

  像蛇蝎部落对毒深有研究,鬼见愁与她们有密切合作,饮魔堂里的大部分生化武器都是通过她们的配方改制而成的。

  而沙丘匪窝则算是真魔宗的附庸,在外烧杀抢夺还得每月上供金币,只要不是掠夺西荒的财产,真魔宗不会理会。

  神风门与真魔宗小有摩擦,却因为真魔宗坐拥西荒最大门宗,不敢明目招惹。

  荒漠庙堂则是中立势力,据说里头就只有四个老不死光头,天天在庙里念经却知天下事,是个颇为神奇的派系。

  还有那些边界异族会来侵犯,事件发生,任务也会第一时间公布在执事总会。

  众教徒们也会争先恐后的接领任务,平息事件可以获得丰厚奖励,为自己争取修炼资源,提升实力。

  任务榜单分为四大类,一类为普通任务,这类一般都是些物流交易,让你护送物资到各个堂口,或者周边门派,或者委托传话。

  还有些是打扫卫生,整理东西之类的,煮食烹饪,一些堂主想吃某些东西,但抽不开身,便会委托尧甜儿在这里发布任务,希望有教徒能给他将美食带过去。

  这一类的任务危险系数很低,也是大部分后勤人士喜欢接领的榜单。

  第二类榜单则是具备一定生命危险的任务,例如消除不明悍匪,或者斩杀某个特定凶兽,将尸体带给鬼见愁。

  还有外出西荒,与真魔宗的一些敌对势力展开对抗等等。

  这类任务虽然危险,但奖励丰厚,适合那些想要历练提升实力的教徒。

  第三类是协作任务,有小规模,也有大规模,需要一定人数才能完成。

  例如前段时间发布的‘天渊之崖战役’任务,则是史诗规模协作任务,那些想要在战争中功成名就的教徒便会报名参加。

  就算你的堂主没有参战,但是其堂口之内的教徒也可以主动报名参战。

  当时除开七个堂主、两名护法主动参战之外,还有其他堂口的教徒也有来。

  但凡是参加了重大战役的教徒,立了功,活了下来,便可有资格竞争‘真魔卫’、‘执事者’职位。

  这两个部门机构不属于堂口,但凡是进入真魔卫或者执事者,就直属于尧甜儿靡下。

  他们脱离了教徒,迈入更高的领域,无不是真魔宗顶尖战力。

  真魔卫是属于宗门最为坚韧的防御体系,执事者是宗门最为拔尖的高手领域。

  他们可以不受门内大部分约束,可以独来独往,处理事情也基本不需要过问堂主,若是教内谁触犯了门规,执事者可以当场斩杀此人。

  而且一些堂主不幸在战役中阵亡,基本上也都是从真魔卫或者执事者当中选出顶替。

  故而,这两个职位则是所有教徒一致的向往。

  第四类榜单则是只能提供给指定人士的,也就是只有各大堂主、护法、甚至是教主才能接领的任务。

  这些任务难度无不是堪比登天,如果将四大榜单作为比喻。

  一类则是天堂、简单难度。

  二类则是普通、困难难度。

  三类则是极难、地狱难度。

  四类便是那修罗难度。

  例如在天渊之崖战役还未爆发之前,曾在西荒东面发生了一次凶兽灾难,一只凶兽横空出世,作乱无数,毁灭了数个村庄。

  数百名教徒出动全军覆没,唯有堂主出面才能抗衡,后被那威武堂堂主恶鬼来之徒手捶死了。

  又例如当年南宫无天与李存孝决战天山,争夺天榜第一,立马发布了个任务,是等他们两败俱伤时,将其斩杀。

  但考虑到当时围观高手众多,若是真魔宗高手齐出,大举进攻,肯定会被发现,而且还担心是阴谋,所以当时并没有人接领。

  了解了这西荒与真魔宗大致情况以后,尧甜儿催促让苏鹤快点找些人加入,好成立新堂口,便去忙其他的了。

  临走时还让一执事者跟随自己,毕竟苏鹤也是堂主了,身边总得有些像样的高手随从不是,可不能身后总跟着两个傻大个吧。

  毕竟尧甜儿是觉得阿修罗独角仙和大猩猩是苏鹤在外驯服的凶兽宠物,也没怎么在意。

  执事者来到苏鹤面前问了声堂主好,故意压低了嗓子。

  只见此人一身男装,腰间佩剑,昂首挺胸,一脸英气,颇为俊俏。

  可苏鹤当年也是阅人无数,见过女扮男装,更见过女装大佬,怎会看不出这执事者就是个女扮男装呢。

  “我叫柚己,柚子的柚,知己的己,奉总执事之命,即日起辅佐苏堂主,请多关照。”

  苏鹤撇了一眼她这高高鼓起的胸,便知一二,心想:小姑娘装也不装得像一点,两个肉包子比巴掌还大,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了吗?

  苏鹤喜闻乐见道:“原来是柚子呀。”

  柚己发现苏鹤看了不该看的地方,两手一缩,担心对方起了疑心,皱眉道:“也……也可以那么称呼我了,但是在下乃男儿身。”

  苏鹤听闻,想要再确认一下,又撇了一眼那凸翘之处,心想:果然是柚子!

  随即,君子坦荡荡,道:“嗯,本堂主我看你肌肉发达,胸肌结实,无比的强壮,身材矫健,若如一头发怒的公牛,不用你多说,倒也知晓你是男儿。”

  柚己听到,立即放下心来。

  仔细想想似乎有些不对劲,又抬头一看,这苏鹤还在盯着自己奇怪的地方。

  暗叫不好。

  糟了。

  对方都还没说什么,我就主动点明自己是男儿身,这岂不是露陷了!

  我隐藏了多年的真实性别,居然在这位堂主面前不到一秒就被发现!

  这苏鹤能在一夜之间晋升堂主之位,绝非简单!

  见柚己露出了恭敬与忌惮的神色,苏鹤也猜到,可能是自身境界与威慑值的作用吧,也没在意,反正这段时间没少看到别人对自己大惊小怪的。

看过《大荒第一喷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