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75章:社长与染月的交易

第75章:社长与染月的交易

  南州,夜幕降临。

  “店长大人,那我们先下班啦。”

  “大人就不用送我们了。”

  贸易街道,天下名店。

  “贵妃们天色已晚,注意安全。”

  卢卡尔在目送几名妇女离去后,轻叹口气,将店门关上。

  那几名妇女是住这附近的,因为人手不够所以卢卡尔在门外贴了招工标示,本来想召壮丁来着,没想到却招到这几名妇女。

  其中有个还是官府小有名气的贵夫人,她本人说是闲来无事特地想出来找活干,其实卢卡尔是不怎么信的。

  对妇女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其实还是多亏了苏鹤帮他贴上的‘发胶手’特性。

  但这也是最令人无奈的地方。

  苏鹤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没少熟悉这个世界,每次卢卡尔去菜市场买菜,那些妇女都不收他的钱,还争先恐后送鸡送鸭什么的。

  前两日更夸张,有个妇女瞒着老公把家里五头大黄牛牵了过来,说要给社长大人补补身子。

  白天卢卡尔就是天下名店的店家老板,跟几名妇女一本正经的经营店铺。

  晚上化身黑暗帝王,手下也有一批高手为他做事,在南州以外的地方烧杀抢夺掠宝贝,然后将那些宝贝运回店里上架。

  现在势力发展得还挺顺利的,按照苏堂主的计划,现在放数的活已经完全展开了,2.5亿金币已经借出了一半。

  其中这些经济已经与南宫世家、官府、赌馆有了挂钩。

  自从借钱给南宫风火买了那把月之妖姬以后,南宫世家就已经被自己牵制住了,那巨额的利息让他们难以喘息。

  另外还在大南城郊外种植烟草,与南宫大长老一字眉有密切的交易来往。

  卢卡尔也明白,这官府就相当于原世界的警察,朝廷就相当于原世界的政府。

  既然朝廷是这个世界最高机构,他也用了些法子把钱借给了当地的官府御史,渗透进了朝廷。

  那家伙喜欢赌钱,卢卡尔便将钱借给他,从而换取在大南城的一些利益。

  对方可不知道这赌场都是卢卡尔经营的……

  原本还想着借助妇女之力开一家青楼来着,但想了想这简直是堂主那种‘天下渣渣’才会做出来的事情,而且这一行会触碰自己的底线,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是妇女之友社长大人呀。

  哼。

  卢卡尔走回店里,默默地点了口自制雪茄,把展柜上的灯火都熄灭了,拎起桌子上的空酒杯走进后台。

  里头很黑,但早已习惯了。

  他摸着黑很娴熟的打开柜子取出红酒,盛上,像是没有注意身后有什么变化。

  卢卡尔把酒满上,自言自语道:“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杯子,所以无论如何,倒酒都要盛满,呵呵。”

  黑暗之中,只见柜橱的角落里缓缓走出一名红衣女子。

  后面实在是太黑了,窗外的微光没办法照到那里,故而没能看清女子的外貌,仅有一层模糊的猩红轮廓。

  卢卡尔也没有回头,却注意到外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整条街道,死寂沉沉!

  他喝上一口红酒,微笑道:“你的出现,是在预示着红酒应当配佳人吗?”

  那人并未作答,黑暗中那双通明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背。

  “散发着那么强烈的敌意,就不要惊讶我为什么能够发现你了。”说完,卢卡尔转过身来,看着黑暗里的那片鲜艳血红。

  这朵玫瑰纵使是隐藏在黑暗里,都显得那么妖艳,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看来你很不擅长伪装呢。”卢卡尔如实说道。

  “呵……”红衣女子微微道:“伪装吗?是吧,无论藏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这里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还真是让我兴奋不已。”

  说完,黑暗中亮起了两盏红色的灯笼,卢卡尔在与之对视时,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像是被深渊所凝视。

  那深不见底的恐怖气场预示着,眼前这个女人,乃是他目前为止在这个世界遭遇到最强大的人,生命层次碾压堂主、副堂主与自己的总和。

  既是强者,便是渴望!

  卢卡尔渴望与强者交手,感受到那无形的压制力,体内的大蛇之血也开始躁动起来。

  “小姑娘,你是迷了路来找东西的?”卢卡尔眉毛一挑,丝毫不在意对方话里带着浓烈的杀意。

  随即又笑道:“不妨和我说说看,说不准我能帮上你的忙。”

  红衣女子能够体会卢卡尔体内的能量波动,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追寻着气息而来,将那把剑交出来吧。”

  “剑?可说的是猩红之光,月之领主?”

  “是!”只见黑暗里的那片血红走了出来,露出了那惊世骇俗的容颜。

  仅仅是看了一眼。

  甚至不需要看清楚对方的五官细节。

  卢卡尔敢保证,这是他这辈子所见过最美丽的女人,饶是之前征战天下二十年,阅人无数,却无人能比。

  那令人恐惧的妖娆气质,在降临之时就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就算是曾经在《拳皇》称霸世界的顶级强者卢卡尔都难以承受而产生动摇。

  幽魂之芳,若如楼兰,刹那间,像那千媚幻影海市蜃楼,便使得柜橱四周空气动荡。

  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就是那最高级别的魅魂之术,慑人心神,惑人心智,饶是神仙都无法抵御。

  她的周身波澜飘荡,红裙摇曳,仿佛这个世界根本无法承载这种级别的妖孽。

  眼前这名红衣女子,便是苏鹤从百里长江地下的洞府里带出来的,邪神教教主,染月!

  见卢卡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那女子的妖异之气似乎又收敛了不少,那看人的眼神又有了些许改变,就好像变了个人似得。

  “怎么,说不出话了?是我吓着你了吗?”

  染月双眼黯然,道:“我无心伤你,只要你把妖刀交出来,我便离去。”

  卢卡尔并非是被震慑得说不出话,而是在沉思,这月之妖姬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惹得如此妖孽前来夺宝?

  而且,对方居然说会放过自己?看来还是被人看扁了呀。

  他必须要弄清楚来龙去脉,便道:“小姑娘,在你问我的时候,首先你要搞清楚一个情况,并不是每个人对我乞讨我就能满足谁的。”

  此话一出,他看到染月的眉宇有了变化。

  顿了顿,他又道:“如果你不把事情给我说明白了,你是很难从我身上拿走什么的。”

  “是吗?”

  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不简单。

  顿时,染月的说话声音像是变了个人似得,气势隐隐绽放,声音也开始沙哑起来。

  “不知道……你在不在乎你的命?”

  受到威胁,卢卡尔可不吃这套,若是夺去性命就可以达到目的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的人早就死绝了。

  越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命就越显得不值钱,实力低下的人随时都会被抹杀。

  不过,卢卡尔另有打算,对方的战意越强烈,自己也就越收敛。

  卢卡尔诡异笑道:“我知道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但你是知道的,我既然知道你在里面,我还走了进来,证明……”

  “证明你根本不怕我,对吧?”染月打断道:“我随时都可以夺舍你的性命,反正这具身体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卢卡尔一听,果然猜得没错,眼前这个女人是如此的怪异,就好像拥有双重人格。

  一会儿确确实实是个人类,一会儿又无比妖邪,唯恐身体被某种强大的妖怪给占据了。

  听闻这妖怪说要夺舍自己的身体,他不免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杯,两手一摊,昂首道:“若是想要夺舍我这副身体,你不妨先掂量掂量。”

  染月见卢卡尔放下酒杯,眉宇之间尽透杀意,气势猛然绽放,冷冷道:“是你自讨苦吃!”

  “不不不。”

  感受到那骇人的生命气场不断飙升,卢卡尔却没有半点慌张,毕竟他的体内也有一个可怕的怪物。

  八岐大蛇之血!

  若是真的打起来,就算打不赢,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但在他的眼里可没有撤退两个字,要打就打到死为止!

  不过这件事情可没那么简单,还是得动动脑子才行。

  卢卡尔打趣道:“你误会了小姑娘,我并不是要和你动手,我的意思是,请你好好看看我现在这副身体吧?”

  “你的……身体!”

  这时,染月体内的大妖才明白,眼前这名中年壮汉,居然是一具死尸!

  来自拳皇2002版本的卢卡尔,确实是一具行尸走肉,他这副身体早在96就已经死了,然后98又被改造并复活,2002也一样。

  他的肉体被改造了不知道多少次,早已没了正常人的生命力。

  虽然有些不科学,但他偏偏就是可以依靠大蛇之血‘活着’。

  察觉到染月神色的变化,卢卡尔摆手笑道:“所以你知道了吧,就算你夺舍了我也没用,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死人呐。”

  卢卡尔很明白,从大妖前面的话来看,若是宿主死了的话,这大妖应该也会死,又或者是活不长了,所以大妖是没办法剥夺死尸的。

  原本因为生命气场的不足处于弱势,但却因为‘夺舍’这个原因,使得两者之间有了微妙的变化,这具毫无生命力的身体居然变成了优势。

  大妖也明白了,难怪在面对自己时,眼前这个家伙却显得如此自信。

  而且它也是越来越觉得这家伙不简单了,通过简单的交谈便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看来若是想要强行动武逼迫他交出妖刀是不可能的了。

  想完,大妖又潜伏了回去,将人格给回染月。

  染月神色有些异样,道:“你是个聪明人,但最好别阻止我。”

  “呵呵,小姑娘你又搞错了,我并不是想要阻止你。”卢卡尔一旦占据优势,便开始发力,上前一步,道:“那么现在告诉我吧,要那月之妖姬何用?”

  知道没办法瞒过去了,染月苦笑道:“自我毁灭。”

  卢卡尔听得一头雾水,他最讨厌的就是故弄玄虚的家伙,他不耐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但你怎么看都不像是妖刀原先的主人。”

  “我跟你说我体内住着个怪物,你相信吗?”

  卢卡尔点点头,道:“当然相信,从你出现之时,我体内的那股力量就已经感受到了。”

  其实卢卡尔根本分不清染月所说的是真是假,所以他也特地露出一些自己的底牌,稍稍提一下自己体内也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希望让对方谨慎一些。

  染月也明白对方的意思,又道:“我担心我以后再也掌控不了那只怪物了,所以想要收集世间七把妖刀,打开妖域之门,进入妖域之后我会将这七把武器和自己毁灭。”

  “力量便是如此,在你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力量也会不断吞噬着你。”卢卡尔似乎能从染月身上看到共同之处,使得对其产生共鸣。

  卢卡尔道:“我体内也有一股力量,至今为止我也没办法使用全部,因为它太过强大,强大到让我自己都害怕,但……我确是如此的渴望力量,就算是死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死过很多次了,每一次死亡都让我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但是我不服,为什么我没办法掌控这股力量呢,我渴望征服它,打败它,占有它!”

  “是吗?看来我们有些共同点呢。”

  染月双眼暗沉,与卢卡尔对视,语重情长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自己是个普通人。”

  “我现在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却依然一无所有,甚至都没能有个在乎我的人。”

  卢卡尔与染月对视,微微笑道:“那是因为你与众不同,这个世界无人能配得上你那独一无二的美,任何称赞对你来说都是一种亵渎。”

  “我……不知道。”染月失落道:“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你帮我摆脱这个恐怖的力量,而我帮助你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卢卡尔听闻,浑身躁动了起来,两人交谈了简单的几句话,简直就是像被魅惑了那般,整个人完全沦陷了进去。

  因为死了很多次,所以卢卡尔比谁都渴望获得更强的力量!

  如今苏鹤带他来到这个世界,那便证明……

  帝王之梦,还未完结!

  “你的计划听起来还不错。”卢卡尔将两支酒杯盛满红酒,递过去,道:“世界会因我们而改变!”

  染月接过酒杯,道:“七把妖刀乃毁灭世界的存在,只要掌控了这七把刀,便能够获得无上之力,统治人间,到时候你便用那强大的力量来助我摆脱体内的大妖。”

  “没问题。”卢卡尔将红酒一饮而尽,手里弹射出一枚金币,在地上转圈圈。

  硬币的正面反面不断变换,正面倒影出卢卡尔的笑容,背面则闪烁出独眼复仇者的狰狞。

  他是会摆脱苏鹤的控制?还是臣服于大妖之下?没人知道卢卡尔的真实想法。

  同样的,也没有谁明白染月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她究竟是代表着大妖的意识,还是代表着自己的意志?

  这两个人相遇,都有着不同的目的,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但是。

  当帝王与魔鬼交易,便意味着,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即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看过《大荒第一喷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