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82章:凌霄大祭奠

第82章:凌霄大祭奠

  以往赶尸派在中元节大祭奠之日,都会让门下所有高手,让他们将在外收获到的尸体进行奉贡。

  然后赶尸派的头头:降头师,将会施法,超度死者的尸体,向他们所奉信的‘神灵’天女魃贡献灵力。

  而天女魃也会给予赐予他们能够操控灵魂的力量。

  镜头一晃,老树盘根里。

  几名赶尸派高手兴高采烈的往树顶上走,一路有说有笑。

  其中一人跟在后面,说去解个手,不然到时候可憋不住了。

  被几位高手笑话一番,那人急匆匆跑到茅房里,解开裤腰带,舒缓的松了口气。

  赶尸派的茅房很是奇特,就是一个小洞,必须弯腰钻进去,不过里头的空间就比较大,还很有讲究的每一个坑都有扇围栏围着。

  茅房里也只有一盏油灯,摆放在入口处,也就意味着,越是里头,光线就越黑暗。

  也因为是在树根高处,所以那些排泄物都掉落到树下,环境气味也没那么重。

  可以那么说,这赶尸派的茅房算是目前为止所见过最人性化的了。

  那人舒缓的常叹口气,随后打了个抖,那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一脸愉悦,颇为轻松。

  就一个字,爽!

  刚绑好裤腰带,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喂,兄弟,你有没有带纸?”

  额?

  赶尸派人听到,连忙回头看个究竟,只见围栏下面伸出一只白嫩嫩的手。

  那人说道:“兄弟兄弟,可急死我了,我拉屎忘记带纸了,你身上有不?”

  这一口一个兄弟的叫着,可让赶尸派人起了疑心,他拒绝道:“我身上就只剩一张纸了,可不能分给你,万一到时候我也内急可没办法解决。”

  谁知那人如此脸皮,直接道:“啊,才一张纸?唉,够了够了,你把那张纸撕一半给我凑合着用吧?”

  赶尸派人听闻,满脸震惊。

  他颤抖着手从兜里取出那比巴掌小一号并且皱巴巴的纸,颤音道:“这玩意撕一半准不够用!”

  “唉,够了够了,我可以折叠啊!”

  茅房里太黑了,都没办法通过栏栅看到里面的人长什么样,这声音可不耳熟,像是从来没听过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赶尸派因为工作需要,会随身携带大量鬼画符,以备不时之需,不可能纸不够的!

  额……

  虽然用鬼画符来擦,会把符号印在上面……

  但这又有什么呢,别人又看不见!(理直气壮)

  喝!

  赶尸派人鸡贼道:“难道你身上没带鬼画符吗?怎么这都要问我借啊?”

  见僵尸先生还不肯借纸,坑里那人颇为不爽。

  “喂,我一个新来的,上哪带那么多鬼画符啊,今天不是祭奠大日,我领着师兄他们找到的尸体引路回门,一路上符咒都用完了,纸真的不够啊!”

  那人愤愤道:“你们当初是怎样骗我入门的?说好的团结友爱互相帮助,怎么今天拉个屎都没人借纸啊?又不是不还给你,回头我找我师兄多画几张给你不就得了?真是有够抠门的!”

  最后还不忘补充道:“你们骗我进来,回头我要申请退门!”

  看来是新来的啊,说实在的,这门派已经好久没来新弟子咯。

  “唉,算了算了,你也别闹了,我借给你还不行嘛。”

  见对方说的话也基本没什么问题,赶尸派人将手中的纸完全展开,然后撕了其中一角下来,大概就拇指大小。

  提过去,说道:“呐,这可是我能给你的最多分量了,资源有限,还请小师弟勿怪啊。”

  苏鹤接过纸一看,神色大惊,激动道:“怎么才那么点?说好的给一半呢?”

  赶尸派人没好气道:“能给你都不错了,再说了你把这张纸套在手指头伸进去转几圈不就行了?”

  我勒个去!

  这赶尸派居然如此之抠!

  难怪真魔宗抢了他们的草药,他们要不顾一切的报复,从他身上咬了一块肉,他就得扒你一层皮啊!

  不过。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穷!

  谁也想大方啊,问题是没那个能力怎么大方?

  本来门派资源就够少了,平时都靠种植一些草药和花仙宫有些贸易来往。

  如今那秘境都差不多被鬼见愁毁了,经济命脉被掐,相当于整个门派少了条路。

  这该省的一定得省呀!

  赶尸派人是那么想的。

  “小师弟啊,师兄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自个看着办吧。”

  这可不能怪赶尸派疑神疑鬼的,他们本来就十分警惕,更何况说现在招惹了真魔宗。

  万一真魔宗杀来,他们可都得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的。

  苏鹤气得咬牙切齿,急忙道:“师兄且慢,听我一言!”

  “噢?”那人又停下脚步,疑问道:“又怎么了?用力过猛,纸被捅破了?”

  似乎那人早就料到,那是贪图过分的愉悦造成的后果,他长叹口气,提醒道:“唉,年轻人要节制,悠着点才是,不然弄坏身体可会影响日后修炼的前程呀。”

  苏鹤听闻,浑身一震,心里破口大骂:我去你%#$@%!

  连忙道:“师兄,不知为何,我对你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从你借纸一事来说,可像是我的衣食父母呀。”

  “我苏某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俗话说得好,滴水之恩,来日必当涌泉相报。”

  “不如今日我就还你个人情。”

  只见苏鹤从栏里递出一对人字拖。

  赶尸派人看着这奇怪的东西,好奇道:“这是……?”

  “师兄呀,我可跟你说明白咯,你别看这像是普通的鞋子,它乃我在南州游历之时获得的神奇靴履!”

  “噢?”赶尸派低头开始打量起来。

  光是那么看,这鞋子的形状也太奇怪了吧,要是穿上去,大部分的皮肤都会露在外面呢,这种玩意真的能穿吗?

  但你还别说,就因为这极其奇特的外形,使得他有些动容。

  就在赶尸派人刚想开口之时。

  苏鹤直接运起芬芳神功,用现世的方言开始Rap起来:“这位帅锅,来买两对!好事成双!”

  Duang!

  每说一句话,就用拖鞋狠狠砸了一下地板,那若如潮水般的轻快节奏剧然响起。

  “穿上我的鞋,一路冲冲冲!”

  Duang!

  “拿的是神兵利刃!”

  Duang!

  “坐的是幻世绝影!”

  Duang!

  “住的是上好酒家!”

  Duang!

  “吃的是千年王八!”

  Duang!

  “喝的是醉生梦死!”

  Duang!

  “还有红颜相伴!”

  Duang!

  “身边的美女各个十七八!各个长得倾城似雪!”

  Duang!

  “这个日子过得顶呱呱,以后每天都能笑哈哈!”

  Duang!

  这迅猛而激烈的节奏那是莫名的带感,使得这赶尸派人双眼死死盯着那双人字拖,儒雅随和深入人心,根本无法抵御。

  “我跟说你千万别忘了,济州才是你快乐老家,赶尸派还有孩子他妈。”

  Duang!

  “这种鞋穿到中原打架,天劫来了都不怕!”

  Duang!

  “三百多块只卖一百多,不要问我为什莫!”

  Duang!

  “我特喵是你表锅!”

  轰隆隆!

  当末尾之音结束以后,传入赶尸派人的心神,如雷贯耳,五雷轰顶!

  强者的气场直接将他死死震慑住,浑身剧烈颤抖。

  突然。

  他当场喷出一口鲜血,直接陷入重伤状态,倒地昏迷不起。

  如此大能之威,真当是毁天灭地的存在!

  “叮咚!宿主仅用言语便重创他人,由于获得1000点儒雅值奖励。”

  苏鹤一气呵成,收功自如,气定神闲,这段说唱苏鹤可是当年看着某个视频上卖鞋大叔学的。

  今日拿出来一用,再配合儒雅随和芬芳神功,寻常修士根本难以招架,差点就嗝屁了!

  苏鹤看着躺在地上不断抽出的赶尸派人,这效果他很满意。

  于是,他便将那人的衣服给解了,自己穿上,毕竟隐身状态没了,所以为了不被发现,他特地躲在这茅坑里守株待兔,看看是哪个小伙伴那么幸运。

  嘿嘿嘿。

  换好了衣服之后,苏鹤便将那人拖进最后一个栏栅里,走的时候那人的头没有支点,不偏不倚落刚好进了坑里……

  苏鹤也没注意,就急匆匆离开了。

  才刚走出茅房,正想抬头直起身子,却与外头一人撞了个正着。

  “哎哟!”

  只见一妙龄女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脑袋。

  苏鹤见状,暗叫不好,连忙将她拉了起来,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不不不,是我不好意思。”

  苏鹤仔细一看,这妹子长得挺别致的,但当她一开口说话时,却发现少了两颗门牙,牙齿漏风,说话怪里怪气的。

  苏鹤见状,更慌了,他惊恐道:“挖槽,才轻轻一撞,你牙咋没了?”

  马上下意识的摸摸自己脑袋,第一时间不是想着担心别人,而是检查自己头流血了没,伤着了没,万一那两颗门牙还镶在脑袋上可不好!

  那女子听闻一愣,咦,对方居然没认出我!

  “不是的,我的牙早就没了,可不是你撞的,只不过,方才那段声音是你发出来的吗?”

  女子少了两颗门牙,说话虽然漏风,但她却有意用舌头顶着漏风口,听起来也不算变扭,倒是有点像大舌头说话,挺可爱的。

  苏鹤疑惑道:“额?莫非你前面在偷窥男厕?”

  “额不不不。”那女子小脸一红,连忙解释道:“我本来要赶着上祭坛的,途中听到这里传来奇怪的声音,就来这里看看。”

  “噢,原来是这样。”

  那女子听闻,便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她那堂堂一门之主被人传出什么不好绯闻。

  谁知道苏鹤没好气道:“既然如此,那你还说没偷瞄!”

  “啊……这这这……我真没有!”

  苏鹤见对方慌了,左顾右盼,现在已经接近凌霄了,四周都没什么人,他坏笑道:“哼,小师姐啊,你现在是一个人吧?”

  “你要干嘛!”

  苏鹤将她逼入墙角,威胁道:“我可要把你偷窥的事情告诉降头师大人!”

  那女子本来是有些慌张的,一听苏鹤的话,又不怎么慌了。

  这家伙果真没有认出我!

  苏鹤当初在地下巫室没怎么注意听那俩哥们说话的细节。

  这个女人少了两颗门牙,不就是当初被鬼见愁给打掉的吗?

  她就是赶尸派降头师呀!

  不过降头师也没揭穿自爆,假装道:“额……小师弟,能不能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当然可以啦,不然我威胁你干嘛呢,肯定是要从你身上捞点便宜咯。”

  降头师听到,差点没栽个跟头,她问道:“你要对我干嘛?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苏鹤直接问道:“你带纸了没?”

  降头师一听,二话不说从袖子里掏出厚厚一沓,递过去道:“管够!”

  “嗯!”

  苏鹤接过纸再次钻进茅房里。

  降头师看到苏鹤那毅然而又坚决的神情,应该知道是干嘛了。

  趁着苏鹤还没出来,她立马开溜。

  这大祭奠可要开始了啊!

  等苏鹤出来时却不见那女的了,他连忙感知着那人的生命气息,追了上去。

  “喂,你跑那么快干嘛!”

  谁知道这人那么快就追了上来,降头师一脸惊悚,道:“我所有的纸都借给你了,你还想干嘛!”

  苏鹤顿时笑道:“这不我才刚入门嘛,还得叫你一声师姐,这大祭奠场面一定很大吧,这人一多我就有点慌,师姐我觉得你也挺亲切的,不如就让我跟着你混?”

  女子听闻,难怪没有认出我是谁,原来是新入门的小师弟啊!

  降头师咳了咳嗽,正经道:“那你师父呢?怎么没他一起啊?”

  “唉,我师父他老人家死在西荒了。”苏鹤叹了口气,神色悲哀道:“师姐,咱门派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招惹真魔宗呀。”

  降头师见状,眼前这小弟子虽然细皮嫩肉,但气质却十分阴邪,必定是块上好的苗子,她便有了疼惜之心。

  连忙安慰道:“莫要悲哀,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等你练成我门神功,再替你师父报仇也不晚!”

  “而且,张贵虽死,却是真魔宗先来犯我!”

  降头师道:“日后我也会替你师父讨回公道,不如这样吧,大祭奠结束以后我让人给你安排另一位师父,你先跟着他,我现在还有要事去办呢。”

  苏鹤不乐意道:“这可不行,既然都遇到师姐你了,就证明与你有缘,我可是个迷信之人,相信冥冥之中必有天意,毕竟也不是谁都可以在男厕门口遇到师姐,怎么你就随便把我给扔了呢?”

  这句话可说道降头师的心头里去了,确实他们这类鬼神之派都很迷信,不然怎么会拜天拜地供天女魃呢?

  既然是上天注定,不妨就收了这可怜的小崽崽吧。

  降头师点头道:“那好吧,既然与你有缘,又丧了师父,那你就跟着我好了,不过你可知道我是谁?”

  顿了顿,降头师昂首挺胸,正色道:“我可是门派之……”

  “缺牙女巫大舌头?”苏鹤没个正经,憋不住的表情有了一百八十度变化,哈哈笑道:“既然师姐收了我,不如就快点带我去看看那每年一度的凌霄大祭奠吧!”

  “你……”

  被苏鹤拉着衣袖,降头师没好气道:“我可是堂堂……唉……你……你干嘛……”

  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就像飞起来似得。

  苏鹤拉着降头师奋力一跳,直接从树干里跃到了门派大树制高点,天台之上。

  速度极快,就连视力都有点跟不上了,自己的意识还处于原来的位置,忽然变得那么快,就让人有种精神分离的感觉,甚至在落脚的时候都还有点恍惚。

  女巫回头一看,这可是将八百米的距离啊!

  天底下能一口气跳那么远的,无不都是轻功卓越之人,况且这家伙方才也只是纯靠蛮力蹦上来的吧!

  因为用轻功的话会感觉很飘逸,不会有刚刚那种精神恍惚的感觉!

  “现在有请大师上场!”

  两人落地之后,天台上人满为患,许多死尸准备就绪,被聚集在祭坛上。

  上面有一座巨大的八角鼎,鼎高三丈,重达万吨,印纹狰狞,两头盆口还镶嵌着宛如恶鬼的头柄,此时正冒着紫色的火焰。

  现在所有人都盯着自己,让苏鹤感觉很奇怪。

  一名长老走了过来,对苏鹤恭敬道:“大师呀,仪式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开始施法吧。”

  “我吗?”苏鹤战术挠头,不好意思道:“可是我不怎么会啊……”

  苏鹤指着那个大鼎,问道:“我第一次来,那玩意要怎么弄?”

  降头师听闻,冲着苏鹤白了一眼,这可真是个傻徒弟,便没好气道:“大师是叫我的!徒儿你就跟在我后面好了。”

  “咦?”

  见那女巫当着所有人的面,像是变了个人似得,走路的姿势也变得端庄起来,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

  苏鹤连忙闭嘴,暗中观察跟在她后面。

  难道说……这个妹子居然是赶尸派头头,降头师!

  我勒个鬼鬼!

  :。:

看过《大荒第一喷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