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荒第一喷帝 > 第106章:那个男人回来了

第106章:那个男人回来了

  中原之战,群雄逐鹿。

  数不清的残骸尸首遍地红石峡各个地方,黄河水上也漂浮着无数的尸体。

  原先那汹涌的黄河早已显得异常平静,仿佛无数具尸体堵塞了流水,将黄河给填满,缓和了下来。

  冲阵的人们倒下了,又会有新的人上去填充,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

  硝烟伴随着浓郁的血腥味,将红石峡战场衬托得异常惨烈。

  这,便是战争,十分残酷的战争。

  正盟与王朝都杀红了眼,那些平日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儒雅之士,挥舞着沾满鲜血的利刃,露出的神情比魔鬼还要狰狞。

  要维护的始终是天下的安宁,却又有多少人想过那些新鬼烦怨旧鬼哭的场景。

  恐怕,那些不曾亲临战场自视贵族的高官们是不会想的吧。

  有些士兵拖着那残破不堪的身体,依然在一步步的朝前挪着,右手的皮开肉绽,伤口深则见骨,此时却用着不熟练的左手死命砍着。

  汗水与鲜血混合着难以言喻的气味,在那昏天黑地的战场上,被鲜红麻木的感官早已没有任何知觉。

  冲在前面的人不断发出咆哮与惨叫,倒下,再爬起来,踩踏鲜血,再厮杀。

  红石峡山口,清晨的阳光缓缓升起,照耀着这片地区,一片绯红。

  王朝将士在前方挥舞着兵器,泥土,血稠,尘埃,汗珠使得人们早已看不清他的面容。

  伤痕累累的他,喘着粗气,抬头看着那照耀着这片战场的绯红光芒,耀得睁不开眼。

  “又见……黎明到来之际。”

  那名将士用长枪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舔了舔干巴巴破裂的嘴唇,早已记不清这是第几个清晨了。

  不知远在家乡的另一边妻女们所看到的太阳,是不是也如这般血红呢?

  寒光闪烁,骇人十分,战场瞬息万变,上一秒像是看到了希望,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那双凝望着天空的眼睛,终究是没能闭上。

  将士倒下了,身后又有更多的将士纷纷涌来,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那么坚定。

  他们高喊着王朝的口号,朝着邪神教冲去,显得悲壮极了。

  浴血奋战,杀喊连天。

  战士们各个奋不顾身的往前冲,就算明知前方狂魔乱舞,也没有丝毫犹豫。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冲阵了,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

  嘶喊中,双方在碰撞的一瞬间,鲜血如鹅毛般四处飞溅,血肉横飞。

  有的人撞上利刃,当场开膛破肚,却死死握住那兵器,怒吼着冲锋的口号!

  就连马儿都累坏了跑不动了,那些将士们还仍在坚持,他们心中只有一股信念,那就是必须要以锐不可当的脚步让敌人的气焰荡然无存。

  黎明之际,却如诸神黄昏,双方的人数飞快递减,血红映在黄河上,像极了晚霞,让人分不清昼夜。

  这是生与死的挽歌,这是一首能够流传千古载入史册的中原绝唱。

  若是想要结束这场战争,还得胜利者说了算。

  随着正邪两方人数越来越少,战斗反而愈加激烈,兵对兵,将对将,王牌对王牌!

  但凡是能活到现在的高手们,无不都会遭遇更强的敌人。

  想要功成名就,想要缔造王朝,就必须要以铁与血来建造。

  而此时的中原,就像牺牲品。

  在人们高喊着贯彻正义之道时,任何都是牺牲品,任何都可以成为牺牲品。

  故而,在正义面前,战争也是合理的,因为他们认为没有正义的和平就是暴虐。

  无论它是多么的残酷……

  所以这个世界需要和平,同时也需要战争。

  讽刺的是,所谓的战争就是强迫敌人服从他们意志的最大暴力行为。

  纵观全局的游龙溪水神情淡然,双眼无波,看到战况如此惨烈,脸色却没有一丝波澜。

  那一个个倒下的人们,在他眼里就好像是必然的。

  想要成功,必定少不了牺牲,人们只因大义而会用自己的身躯为后人搭建通往和平的桥梁。

  所谓的大义,也是万众豪情汇聚一心缔造的真理,厮杀的人们无不都在贯穿这一理念。

  不过。

  无论是真魔宗也好,神魔天宫也好,鬼神门、邪神教也好,他们也都拥有自己的理念。

  中原爆发正邪之战,正是理念的冲突。

  所以,这所谓的理念也便成为了战争的牺牲品。

  黄河之上,万木之森里头突然发出一阵轰鸣。

  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所有参天大树给摧毁,巨大的蘑菇云冲霄而起,宛如世界末日突然降临。

  炙热的阳火燃烧着木藤,如流星般在天空到处飞溅,旁人受到波及,尸毁人亡。

  天空被滚滚浓烟所遮蔽,黎明的曙光再一次消失,人们眼前的世界一片暗沉,像是这个世界永远失去了色彩,让人充满了绝望。

  而这股绝望,反而让双方人马更加为之疯狂!

  咆哮,厮杀,怒吼,回荡整个红石峡山谷,刀光剑影,寸草不生。

  只见巨大的冲击波引发了海啸,夹杂着无数的尸首朝着两边岸上涌去。

  高温使得狂烟肆虐,黄河水位再次下沉,使得摔落在水里的夸父巨人纷纷站住了脚跟,开始对蛟龙群疯狂反击。

  只见。

  那片汪洋火海里头飞出一名青衣仙子,她神色严峻,身体多处受伤,略微狼狈。

  好在她早有预知,及时运起万木神通才能勉强抵御那强悍的爆炸冲击。

  再看火海当中又走出两人,恨天仇与恶鬼来之互相搀扶,伤势严重。

  “居……居然没死!”

  看着眼前的年龄女子依然站着,气势不减,两人顿时有些绝望。

  恨天仇将最后一瓶酒水一饮而尽,在恢复伤势的同时,低声说道:“老哥,你还顶得住吗?”

  恶鬼来之伤势可比恨天仇严重得多,他艰难道:“身体多处骨骼断裂,可恶……恐怕暂时难以帮你了!”

  “这牧如烟到底什么来头,这天火燎原都没能炸死她!”

  就连超级大杀器都没能弄死这名青衣女子,实在是惊世骇俗。

  牧如烟看到两人早已伤痕累累,只不过仍在苟延残喘罢了。

  随即将真力运集掌心,施展身法再次迫近。

  轰出的掌法夹杂着神通之力,仿佛拥有能够抵消万物之威能,掌风所过之处,风萧鸣鸣天火灭,硬是在火海当中打出一条路来。

  轻柔一掌,威力无穷,直接将两人打飞。

  牧如烟拥有神通,生命层次绝非他俩可比,外加万木之森超脱世俗,寻常火焰根本对付不来。

  在双方实力相差巨大的情况下,没有什么所谓的五行相克,只有以强比强,以强更强。

  强大可以使你以火焚水,强大也可以使你以木熄火,强大更能让你战无不胜!

  两人直接被牧如烟给打进河底,生死未知。

  在得知真魔宗两位堂主战败的消息时,万众群魔是震惊的。

  先是斗转天尊连杀三位宫主,现在又是牧如烟干掉两名真魔宗堂主,这可不妙啊!

  魔主连忙喊道:“现在还有谁在那边?谁去对付她!”

  此时,心识里传来两人的咆哮声。

  是真魔宗地煞堂堂主九环真,神魔天宫二星宫宫主啸神的声音!

  两人正在黄河战场另一面对战雷霆领主葛殇,战况也是十分危机,似乎招架不住了。

  另外。

  离宗恨、血无归、纵虎归山、归无绝、鬼姿娘娘共计五位邪神教堂主,对战九重五老,那边也是一场十分激烈的团战,谁也不顾上谁,谁也抽不开身。

  鬼见愁找到了黄仙医,乃宿敌的对决,不分伯仲。

  九月洞天的翎羽十三剑各个剑术惊天,实力强大,连番将群魔将领斩首,从中间一路横推过来。

  苏凝见状,连忙调兵遣将,立即叫了最强堂口血刃堂前来迎战。

  不过却中途遭遇了变故,游龙溪水见招拆招,在血刃堂几大高手赶到之前,派出长生五小前来拦截。

  届时,邪神教血刃堂堂主血无归便带领黑风煞、贪狼、第一刀修陆吨、钟春五人与他们打了起来。

  场面不光异常混乱,还十分糟糕,在这场乱世混战之中,人们也只能顾及眼前,难以抽开身。

  越是往后,所遇到的高手就越强,可谓万众群雄大乱斗,神武境在战场里似乎都没能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外面的情况已经够糟糕了,此时魔主却看到南面岸边那巨大的肉山即将冲了进来。

  “快闪开!”

  “全都给老子闪开!”

  横冲直撞,势如破竹。

  那么大一个胖子就在群魔眼前,竟然无人能挡。

  但凡是被撞飞的人,无不血肉模糊,拦都拦不住,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朝着大本营越来越近。

  就在八佛罗尊即将冲入群魔大本营时,八星宫宫主玄申天者与九星宫宫主五度凌杀了回来,将那不可一世的肉山给暂时拦了下来。

  魔主握紧了拳头,咬牙道:“白辰,你那边怎样了?还没拿下龙灏吗?”

  过了许久,未见白辰应答,想必深入敌阵的白辰也感到了十分棘手,战况焦灼。

  此时,又听到神魔天宫七星宫宫主七重葵被花仙宫宫主凝月斩首的噩耗。

  “可恶!”

  苏凝看到派来的血刃堂被长生五小半路拦截,立即又呼叫三大长老速速前往黄河战场支援。

  龙云通天、雷云通天、红云通天三大长老接到命令,立即带领三十名红衣卫火速赶来。

  在黄河前线与翎羽十三剑展开激烈交锋。

  就在局势还未稳定之时,又听到其他地方传来消息。

  “隐刃堂鬼瞳、冷风、左翼战死!”

  “尖刃堂李晓峰、马嘉容战死!”

  “归刃堂石悦,忧枫战死!”

  消息来自南岸山谷,那接二连三传来的噩耗,听闻那一个个战败的名字仿佛警钟,提醒着众人,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还远远不止这些,就在黄河水位下跌之时,夸父巨人族找回了场子,碾压着蛟龙族打。

  鬼神门各大猛鬼战将在诸多朝廷水军悍将的攻袭下,也一个接着一个阵亡。

  水军得到解放,再次吹响了进军的号角,还在黄河之上战斗的人们看到,王朝的巨轮再次转动了!

  “实在是太多了……”

  邪神教教主苏凝看着那一幕幕骇人的场面,不禁愕然道:“鏖战了三天三夜,大家体力不支,人数处于绝对的劣势,杀完一波又来一波,源源不断……”

  这场旷世大战,惊天动地,杀得昏天地暗,每个地方每个角落都堆尸成山,惨烈壮观。

  群魔士气已尽,体力不支,双拳难敌四手,节节败退。

  此时的群魔大本营气氛压抑,魔主双眼侵透着说不清的神态,似难以隐忍,似苦涩,似惆怅,似悲哀。

  就算困住了对方顶级战力,成功将风扬万里、龙灏、李存孝牵制住……

  就算西荒真魔宗各大堂主也来了,正在与正盟四大派激战……

  就算……

  大家都以命相搏,竭尽全力了。

  也依然难以扭转战局吗?

  魔主望着那浑浊的天空,狂风呼啸,天卷残云,顿时无比惆怅。

  “就算大家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吗?”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么?”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命运这一种说法吗?

  不,群魔不信,魔主也不信,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相信!

  所以,理念冲突,所以,他们选择死战到底。

  可这却让魔主陷入了沉思。

  人们究竟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可以逆天改命呢?

  难以找到答案,魔主叹了口气。

  只见天空一只雄鹰飞过,尧甜儿与黑白护法跳了下来,来到魔主身边。

  尧甜儿那精致的容颜满是焦虑,急道:“魔主,你应该都受到消息了吧?现在情况不容乐观,该怎么办才好?”

  魔主缓缓摇头,沉默了。

  他仍在沉思。

  或许这场战争本来就是错误的。

  人们为了一腔热血,却丢掉了一辈子,同时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便再也没有机会去争取了。

  这究竟……值不值得呢?

  呵。

  谁知道呢。

  见魔主并未作答,旁边的黑无常也跟着问道:“魔主,你看现在的情况,我们……”

  魔主忽然说道:“等待。”

  “嗯?”

  魔主望向了黄河远处,那渐渐扩散的龙威气场,双眼忽然变得有神,像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白衣俊杰的身上。

  “我们现在就静静地等待吧,等着白辰给我们带来将龙灏斩首的消息。”

  “这……”尧甜儿细眉微皱,连忙道:“我们真的可以把所有的希望都投注在他身上吗?”

  虽然知道白辰很厉害,但当时却亲眼所见,苏鹤仅凭一己之力便将白辰众人击退。

  所以。

  在尧甜儿的眼里,唯一能寄托希望的人,仅有苏鹤与……他。

  ……

  西荒,鬼狱秘境。

  罗生门前。

  赵小倩靠在一处平坦的石头上,吃着糖葫芦串,因为西荒没有糖葫芦串,所以都是用柠檬果做的。

  赵小倩一只手托着腮帮,一边百无聊赖的翻阅着没有封面的书籍,因为太酸了,小家伙时不时抖了抖肩膀。

  她翻阅着一页页黄迹斑斑的纸,上面记载着常人难以看懂的文字,翻阅纸张并没有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而是闷沉沉的,这本书看上去应该是有些年月了。

  罗生门旁边就是魂路长河,绿光莹莹,鬼气森森,鬼狱的气氛还是让人寒颤,将人们的心神崩得老紧。

  镇灵堂各大高手神色严谨,仍在布置阵法,维持结界,预防里头飞出什么冤魂鬼怪。

  真魔卫一众高手也分布在西荒各个秘境要点,守护与监视着每个地区的一举一动。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嗯嗯哼哼嗯咦呵……”

  哼着小调,抖着小脚,就在赵小倩咬上最后一口柠檬果串时,突然传来了人们的惊呼声。

  赵小倩神色一变,立马收起典藏,朝着那边望去。

  只见一名煞白男子从罗生门里穿了出来。

  那若有若无的身体像是透明的,荡漾着诡异的波澜,随着一只脚踏出罗生门的一瞬间,那恐怖的生命气场有些吓人。

  赵小倩看到这名男子,惊呼道:“天……天……天煞宗主!”

  “嗯。”

  那男子所散发的气场实在令人难以承受,当他靠近赵小倩时,阴阳异瞳有种崩裂的感觉,生疼生疼的。

  强大的气场使得赵小倩觉得他的气息过于陌生,以前可是小天小天的叫着,还经常逗他呢。

  现在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人,所以使得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小倩不敢再叫小天,而是老老实实改口尊称宗主。

  只听。

  天煞面无表情问道:“他们人呢?都没事吧?”

  赵小倩难以直面那恐怖的生命气场,甚至能看到天煞因为踏出罗生门离开了鬼狱,自身散发出来的气势使得周身轮廓荡漾起来,仿佛这个世界难以承载他那极高的生命气场。

  赵小倩整个人显得不知所措,结巴道:“没……没事……他们去……去中原……打架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

  赵小倩深吸一口气,艰难道:“老魔和鬼堂主带领真魔宗全员去中原,四大魔门会师中原,与正盟在红石峡决战。”

  天煞听闻,神色无波,淡淡道:“那现在就送我过去。”

  “噢。”赵小倩微微点头。

  顿了顿,似乎又没听明白,楞道:“唉?宗……宗主,你说……送你过去?”

  天煞平静嗯了一声。

  赵小倩小心翼翼的问道:“现……现在?”

  天煞望着某一处,像是直接穿透了这个秘境,望向了中原,肯定道:“就现在。”

  赵小倩不敢怠慢,立即吆喝着让人过来准备传送阵。

  “宗主,内个……从这里没办法传送到中原,距离太远了,你看……”

  天煞打断道:“加码。”

  “这……”

  这个加码,指的就是让赵小倩将传送阵调成最大输出功率。

  所谓传送阵,简单来说就是用能量结晶打开一道异次元空间,能够暂时破开时空,将人承载到另一个地方。

  这种技术其实早在远古时期就流传下来了,那时的世界灵力充沛,生机勃勃,仙者们可以轻易做到,更厉害的直接破碎虚空。

  而现在他们这些修者在还未获得仙人之体,只能依靠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秘典制造能量结晶,并且设置传送阵。

  但是,世间的传送阵还是有区别的,像赵小倩所专研的传送阵无法承载超过十个人,而且极限距离是两百公里。

  如果想要强行突破这个限制,就得增加能量结晶的设置数量以及维持阵法的人数,将传送输出功率无限扩大化。

  可是,一旦设置成这样,传送的安全就会失去保障,各方面都会变得很不稳定,甚至承载者还会被空间乱流给撕裂碾碎,再也回不来了。

  光是离开西荒,这个距离就接近三四百公里了。

  从西荒到中原,横跨三大州,外加百里长江与黄河的间隔距离,少说也有三四千公里吧!

  赵小倩慌张道:“宗主宗主,距离那么远,少说也要上百块结晶,虽然仓库里有是有,但这样的话……你极有可能会被……”

  “没事。”

  天煞望着她,那双眼睛显得极为浑浊,混杂了无数的魂力,黑暗而深邃。

  “现在的我,跟以前不一样了。”

  赵小倩看着他那双眼睛,浑身突然泛起鸡皮疙瘩,感受到那磅礴的魂力,身体一抽,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正在被地狱所凝视!

  她不知道,天煞早已将鬼狱第一层的所有灵异,都用摄魂大法给吸收了。

  还包括……守护在冥鬼之冢深处,让鬼剑妖灵与鬼王级都忌惮的那只超级灵异!

  感受到天煞那骇人的气场,在场没有谁能够承受他那股威压,故而没有一人敢出声,就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的。

  赵小倩情不自禁的低下头,突然发现……

  天煞居然没有影子!

  :。:

看过《大荒第一喷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