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第一百零七章 落毒真凶(求订阅)

第一百零七章 落毒真凶(求订阅)

  木云澈听到雀斑少女口齿不清的呼唤蓝角男子的名字,一下子皱起了眉头,然后看向怀中昏昏沉沉的司落樱,猛地脚踏洛英神剑凌空而起。

  雀斑少女见木云澈要走,再次好似猎豹一般猛地从地上蹿起,发出一阵怪叫,双眼血红的扑向木云澈。

  木云澈飞起一脚,将雀斑少女踢飞出去,然后面带寒霜道:“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找她是什么目的。但我警告你们,以后不许你们两个,还有你们的族人再靠近她半步。否则格杀勿论。”

  木云澈的声音好似结了冰,霸气的说完后立刻环着司落樱,御剑凌空离去。

  雀斑少女瞪着御剑飞远的木云澈和司落樱,发出一声野兽一般的嘶吼,然后抱起浑身都是血窟窿的蓝角男子,飞身离去。

  双方人马散去后,只余一地的狼藉血痕,一个身影从暗处走出,看着雀斑少女消失的方向,嘴角上扬道:“有意思!”

  说完,闪身离去,只余一阵淡淡的“水华”香气!

  重伤的司落樱,昏倒在木云澈怀中,待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并未在思卿苑的软塌上,而是躺在一个山洞内的冰冷大石头上。

  脑袋还晕晕沉沉的司落樱,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被木云澈丢弃了,心里暗骂木云澈不是东西,结果就看到木云澈捧着一片荷叶,走进山洞,递到她的面前:“口渴了吧,喝吧!”

  口干舌燥的司落樱看到荷叶上面的清水,立刻伸头,像是小猫一样,将荷叶上面的清水吸净,然后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问木云澈还有吗?

  木云澈从袖子里面抖出两颗野果子,在衣服上面擦了擦,递给司落樱道:“吃这个,也解渴!”

  司落樱立刻毫不客气的接过野果子,一口咬下,酸甜的果汁立刻在嘴里爆开,好吃得令司落樱差点儿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吞了。

  狼吞虎咽的吃了两个野果子,司落樱有了精神,立刻问木云澈道:“你把我带到哪里来了?”

  “怎么,怕我把你带到山上,挖坑埋了?”

  这深山老林的,木云澈若是真的想把司落樱挖坑埋了,司落樱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乖乖躺到坑里!

  不过,木云澈刚刚费劲将司落樱救了,司落樱自然要以感恩的心,拍两句马屁:“小澈澈,你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狠心的大埋活人!再说了,以你我的交情”

  “打住,你我一点儿交情也没有。还有,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善良。”

  木云澈说这话的时候,露出一个阴险的坏笑,司落樱立刻双手环胸道:“小澈澈,你可别打我的主意,咱俩这是乱”

  后面一个“伦”字儿被司落樱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木云澈眸光忽的变冷:“你有能耐,就把那个字儿给我吐出来!”

  司落樱见情况不妙,立刻装傻充愣道:“什么字儿。小澈澈你说什么,我怎么一点儿都听不明白!”

  说着,还转移话题道:“哦,对了。昨天晚上非常感谢小澈你及时出现,英雄救美。你是得到小不点儿的求救,才来救我的吗?小不点儿它好像受伤了,严重吗?”

  听到司落樱连珠炮一般的提问,木云澈扫了一下自己白袍上面的灰尘,漫不经心道:“你不要自作多情,我不是去救你,而是觉得你胆肥了,竟然那么晚都不回府,想要抓你回去,恰巧看到有人不知死活的袭击你。至于那只聒噪的老鸹,它没事儿,和红桃在思卿苑睡得好、吃得香,你不用担心。不过,倒是你”

  司落樱不解的看看自己,手脚齐全,身上的伤也痊愈的差不多了,应该被木云澈医治过了,看不出哪里有什么不妥,疑惑问道:“我怎么了?”

  “你中毒了?”

  司落樱觉得自己现在好得不能再好了,一点儿都不像是中毒了,忍不住伸手打了木云澈一下,让他不要开玩笑吓唬她!

  木云澈拿出他平时不常见的正经表情,语气严肃道:“你确实中了慢性毒!”

  司落樱见木云澈认真的样子,不似开玩笑,登时肩膀就垮了下来:“老天爷不用这样跟我过不去吧!我前几天才被魔族公主打得一脚踏进鬼门关,现在还欠宝剑冤魂不到二十天的命,这怎么好端端的又中毒了?”

  说完,顿感头上冒火,猛地从石头上跳下,上蹿下跳的要去天上找老天爷理论。

  木云澈瞥了一眼司落樱,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你越是激动,毒发作的越快!”

  司落樱闻言,立刻闭紧嘴巴,老老实实的乖乖从新坐回到石头上。

  “你中的毒,出自宫中。”

  木云澈此言一出,顿时再次点燃了炸药包,司落樱再次暴怒道:“是宫里哪个王八羔子要害我?”

  喊完才想起自己不能激动,急忙将抬起的屁股从新安静坐回石头上,压低声音,放缓语调的问木云澈道:“是不是昨天晚上那诡异雀斑少女给我投的毒,之前我在宫中见过她。”

  木云澈不答反问道:“那个女生与你说了什么?”

  司落樱想起那一男一女就一肚子火气:“那两个神经病,女的是个哑巴,男的只会说一句话,就是管我要冰魄。我都说了冰魄不在我的身上,他们两个就是一根筋的不相信,非得对我出手。”

  说到这里,司落樱一双大眼珠子滴流一转,逼视木云澈的眼睛道:“那两个神经病,该不会是你派去的吧?”

  木云澈瞪了一眼司落樱:“我有病啊!派人去杀你,然后再去救你。”

  “兴许你吃饱了撑的!”

  “我若是吃饱了没事儿做,也是直接把你吊在树上抽鞭子玩儿,不会做那种脱了裤子放屁的事情!”司落樱闻言,立刻露出一脸嫌弃道:“你这话,好脏!”

  木云澈闻言盯着司落樱看了好一会儿,直把司落樱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才又道:“我听说了你在宫筵上的事情,谢谢你!”

  天上地下,除了冥王木寒水,就唯我独尊的木云澈,竟然对她表示感激,司落樱严重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木云澈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睛,闪着繁星点点,司落樱看着看着,心脏开始胡乱的跳动,不由得有些羞涩道:“不用谢,我只是还你的人情。”

  “你知道就好!你说说,我这都救你第几次了。你的修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提升到不被人欺负。”

  木云澈的一番数落,顿时把司落樱打回原形,梗着脖子没好气道:“麻烦总是来找我,我能怎么办。再说修行慢是我的资质问题,又不是我不努力。”

  司落樱说完,感觉心里十分委屈,低下头,用脚后跟一下一下的磕着岩石,不再言语。

  木云澈看到司落樱这个样子,笑着伸手弹了一下司落樱的脑袋:“如果我说,你还够不努力,你会不会发飙掐死我?”

  自打木云澈入府的这十年来,司落樱在其魔鬼一般的训练监督下,几乎每天每夜,无时无刻都在刻苦的修行,从未停歇偷懒过。

  所以,即使司落樱资质差,修行慢,但是她的功力都十分的扎实,与她同等修为级别的修士,即使五六个人一起围攻她,她也能全身而退,甚至以少胜多。

  只是,这段时间找司落樱麻烦的人,每一个修为都比她高出很多,没丢掉小命,都算不错了。

  木云澈不接受司落樱的解释,表示她受的所有罪,都是她修为低的缘故。若是现在的修为是仙成级别,成为上仙,那么看看还有谁敢欺负她?

  十五岁的上仙,司落樱让木云澈给她变一个出来看看。她虽然也叹息自己资质差,但她相信,只要通过不断的努力,一点点儿稳妥的提升修为,也没有什么错。毕竟,修行讲究循序渐进,一口吞了一个胖子只会消化不良,根基不稳,也是白费。

  木云澈闻言嘲笑道:“你这打了十年的根基已经够稳的了,赶紧盖房子吧!否则你就是一个土桩子,什么时候才能成材。”

  “我害怕成材后被你劈了烧火。”

  司落樱与木云澈打了半天的哈哈,忽然想到想起正题,忍不住蹙眉问道:“对了,你还没说,是宫里哪个狗东西,给我下的毒?”

  木云澈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觉得是谁?”

  巫马皇室中人,司落樱只与一人有恩怨,那就是大皇子巫马琛。

  之前司落樱入宫时,曾有小宫娥传大皇子巫马琛的口谕,请司落樱去一叙,但被拒绝。

  之后,又有人假借秋婧宸的名义,诓骗司落樱入圈套。

  当时司落樱就怀疑是巫马琛在背后捣鬼,于是想都不想便答道:“不用说也知道,一定是大皇子巫马琛那家伙。”

  木云澈闻言微微摇头,然后轻轻吐出两个字儿:“帝君!”

  司落樱听到木云澈口中冒出的名字,登时如遭雷击,完全不敢相信,激动得完全忘记自己中毒一事儿,猛地一下子从石头上面跳下,瞪大眼睛追问道:“小澈,你说的是帝君吗?就是那个人族巫马皇室如今的帝君,巫马丰帝?”

看过《妖神传说之落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