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第两百二十三章 木云澈之过

第两百二十三章 木云澈之过

  司落樱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她跟着巫马焕回国学府的一路上,与鸑鷟打打闹闹,与木云澈说说笑笑,结果一踏进国学府大门,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儿。

  三小姐木槿花看到司落樱与木云澈十分亲密的一同走进国学府大门,便要发作,但想起之前她与司落樱打的赌,只好忍下快要骂出口的话,上前挤到司落樱与木云澈的中间,一脸担忧的问木云澈道:“云澈哥哥,你昨晚跑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担心你一整晚都没有睡觉?”

  木云澈还未说话,国学府的几位教士,还有堂正大士从内走了出来,表情严肃的站在石阶之上。

  良笙教士看到木云澈,立刻黑着脸教训道:“木云澈,你是青苑最优秀的学子,怎么可以在执行任务时,丢下自己的队员私自离开,犯这样的错误,真是愧对国学府对你的栽培,吾等教士对你的厚爱,太不像话了!”

  昨日木云澈带领的国学府小队,与魔族九大魔将其中的蚩格和弘农所带领的魔族余孽,在小华山东峰山脚下遭遇,不幸中了埋伏,陷入混战。

  当时若不是木云澈出奇招致胜,恐怕会有不少学子被俘。

  后来弘农被杀,蚩格眼见情况不妙,带着手下逃遁了。

  木云澈则是带着陷入昏迷的司落樱与鸑鷟,前往果老处医治,然后歇息了一晚上,完全不知道京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在回来的路上,四皇子巫马焕有简单的对他与司落樱说明了有些情况,司落樱完全没有想到,只是一日的时间,东方单侠一脉竟然被灭了。

  和事老越儒教士让良笙教士稍安勿躁,说木云澈擅离职守也是情有可原,结果木云澈完全不领情道:“我当时奉命围剿魔族余孽任务已经完成,并不是擅离职守。还有,我听说了刘姓子弟的事情,他乃是回到城内配合叶宁居士完成任务时被杀,与我又有何干?”

  良笙教士气得下巴上面的黑色长须乱颤,看向堂正大士道:“大士,木云澈乃是冥王府大少爷,本教士说不了他,还请你处置吧!”

  堂正大士看向木云澈,问曰:“你觉得,自己一点儿错都没有吗?”

  司落樱有些担心的看向木云澈,希望他能低头认个错,领个罚,给几位教士一个台阶下,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结果木云澈点头:“我确实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堂正大士闻言顿时黑了脸:“既然你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那么你就回家去吧!”

  说完,也不给木云澈说话的机会,转身便欲离去。

  木槿花听到堂正大士撵木云澈走,立刻不顾体统,奔上两个台阶,一把抓住堂正大士的袖子:“大士,你不能赶云澈哥哥走,他可是国学府最优秀的学子。”

  堂正大士站在台阶之上,回首俯视木槿花:“国学府注重的是品德,修为再高,资质再好也是无用。”说着,他环视国学府众学子:“你们也当铭记,修行之人,应心怀天下,抱有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推己及人,切勿自私自利。”

  说完,拂袖甩开木槿花的手,命良笙教士等人,将木云澈送出国学府。

  木云澈转身,却被司落樱一把拉住,司落樱仰头看向台阶上方的堂正大士,朗声道:“大士如此决定,是否有些太独断专行了?”

  堂正大士眯着眼睛看着司落樱:“怎么,你不服气?”

  “对,我是不服气。首先,我身为木云澈小队一员,在执行任务时受伤,性命攸关,身为队长的木云澈带我去医治,又有何错。难不成,要让他眼睁睁看着我死掉。其次,国学府给学子下派这种该由都城守备军主要负责的任务,就是一个错误。因此刘姓子弟不幸丧命,不应该由指挥失利的教士,还有完全错误估量后果,下达错误指令的帝君陛下负起责任来吗?”

  木槿花闻言,立刻点头称是,看向负责围剿帝都上京城内的领队叶宁居士:“居士犯的错误,为何要由我家云澈哥哥替你顶包?”

  这时一些听到消息的国学府青苑学子赶来,习文习礼听到木槿花对叶宁居士的指责,立刻上前呵斥:“木府三丫头,请你注意自己的身份儿,身为国学府的学子,怎可指摘国学府的教士?”

  木槿花还未开口,司落樱瞪向习文习礼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谁犯的错,就该由谁来承担,推给无辜的人代之受过,岂不有失公允,令人耻笑!”

  木槿花立刻跟着溜缝儿,拿习文习礼上次袭击木云澈受罚说事儿:“二位师兄,上一次你们不分青红皂白,认定我云澈哥哥有假,袭击我云澈哥哥与落樱姑姑二人因而受罚的事情,难道忘了吗?怎么,如今又想冤枉好人,弄这冤假错案出来?”

  习文习礼算是领教木槿花的脸皮厚了,当初袭击木云澈和司落樱时,可是木槿花一口咬定二人是魔族奸细,率先出手,她才是正儿八经的罪魁祸首。

  结果现如今,她只字不提自己之过,只道习文习礼二人之错,气得习文习礼立刻与木槿花争论起来。

  堂正大士于国学府主事多年,一向说一不二,从未见到向木云澈这般不服管教,司落樱这般据理力争,还有木槿花这般胡搅蛮缠的学子,气得脸都白了,正要发作时,木芙蓉冉冉从人群中走出,笑盈盈的朝几位国学府教士行了一礼:“我刚才听落樱姑姑与三妹妹一番言语,觉得她二人说的并无过错。若是各位教士坚持己见,不如去冥王府上,与冥王大人阐述一二,由冥王大人来定夺,我家云澈大哥是否真的有过错?”

  堂正大士听到木芙蓉把冥王木寒水抬出来,觉得木芙蓉这是在有意压制他,哼了一声:“国学府之事儿,自然由国学府裁定,不劳烦冥王大人费心。”

  搜狗阅读网址:

看过《妖神传说之落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