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冷面太子的腹黑小逃妻 > 第三十八章 大放异彩7

第三十八章 大放异彩7

  依旧是他那清冷平淡的声音,然没有人多说一句就静然离开,只是离开的步子有点急,不像平常那般自然。

  君临心中一紧,刚打算跟随众人退下去,就看到那萧泽缓步走来,从容不迫的揪着她的后领,一路往回拖去。

  太伤自尊了!想她以前是佳定公主,是鬼谷高徒君临的时候,除了师尊、父皇,她的衣领何时被人揪过?

  君临刚想要叫出来,萧泽冷冷扫了她一眼,她就把话咽到肚子里了。

  君临心中忍不住嘀咕,要杀她的话,刚才应该就动手了,要把她赶出府的话,刚才也应该就赶出去了。

  现在这种情况莫非是他并不打算把她赶出府?

  萧泽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这样也能忍?

  以前他可是经常被她气的受不了,一点都不想见到她的!现在怎么变了?

  萧泽将她拎入她的房间,“咚”的一声,摔在榻上。

  君临还正在感叹萧泽的被子触手光滑柔软,看得出是最精致考究的质料。被子暖洋洋,软乎乎的,萧泽用的东西,当然都是百里挑一的上品精品。

  君临一时爬不起身,抬眼一瞄,面前那萧泽一手提着断水,正居高临下冷漠的看着她。

  “泽兄,有话好说,我们先放下凶器!!”君临紧张的看着断水,生怕这萧泽一时大怒发难于她。

  萧泽没理睬君临。

  于是君临很主动很自觉的爬起来,一只手拿过花瓶里的藤条,双手高举着藤条来个负荆请罪。

  萧泽无奈的看着她道:“你这是做什么?”

  “泽兄,泽兄,小的知错了”君临笑着,脸上就差笑出一朵花了。

  “知什么错?”

  嘿,泽兄,你越来越不厚道了,想你以前那是何等的厚道?我知什么错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君临眉毛纠结成一团,突然决定豁出去了,大声道:“小的错了,小的不该偷看泽兄沐浴!”

  萧泽眼底闪过一丝尴尬,脸上虽仍无表情,却是一阵红一阵白。

  君临嬉笑道:“不过泽兄,你也别太不好意思,这也没什么的,你是个男人你又不吃亏。哈哈哈,对不对?”

  萧泽不说话,只是眉头深锁,纤尘不染,冷若冰霜,全身散发出一股森冷气息,依旧是如神仙一般高不可侵,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和刚才那芙蓉出水一般如梦如幻的美丽背影迥然不同。

  君临此刻心里更加没底了!

  “泽兄,小的真的知错了,真的,小的肠子都悔青了,你说我怎么就看了那么久呢?那个,其实啊,我也不是想看那么久的,就是看到你肩膀上的牙印,然后愣住了而已。”

  君临笑眯眯的。

  而萧泽却更加窘迫无奈了,君临一瞬间感觉像是回到了她十二岁那一年。萧泽与她小打小闹,两人互看不爽,一见面就互相撩拨,不,准确的来说并不是互相撩拨,是她撩拨他。当时师兄秦珉之还气她总是把萧泽撩拨的发火。

  萧泽一向都是一板一眼、一丝不苟,现在这副刚出浴的模样倒是别有风味。萧泽拖着君临一路走来,这摔来摔去一番动作,导致他工工整整的衣服微微松开来,隐隐约约可见他肩膀上的牙印。

  顺着君临那红果果的目光,萧泽拉拉衣服,盖住肩膀上的牙印,又恢复那个冷淡清华的萧泽。

  君临见萧泽这模样怪可怜的,挨了挨他的肩头,安抚道:“泽兄,你也别害羞。这有啥大不了的,你泽兄的武功那么好,你若是不愿意让人家咬你,肯定就没人能近的了你的身,并在你肩膀上留下咬的痕迹。嘿嘿,这是爱的牙印,有什么好害羞的”

  萧泽整理衣服的动作顿了顿,君临眼见着一枚质地上好青玉雕花的玉佩在他手中捏成两瓣儿。

  咳咳,说错话了。

  萧泽微微挑了挑眉,静默半晌才道:“你龌蹉!”

  君临明白他的意思,是说她思想龌蹉的,但她故意奇道:“这事也算得上龌蹉?我说就是龌蹉,那你做这种事岂不是更加龌蹉,唉唉唉,你,你,我们好好说话,你放下凶器!呼!你别告诉我在你肩膀上留下那牙印的人没经过你同意。我不信。你武功那么好,你不同意谁能有本事在你肩膀上留下牙印。”

  说完,君临不顾萧泽满面寒霜,感叹道:“啧啧啧,怪不得啊,怪不得泽兄你都二十多了还不娶妻生子,原来是心中早有佳人了。我就纳闷了,那人到底是谁,你怎么就不把她娶进来呢?”

  “你闭嘴!”

  君临连连摇头:“不闭,哈哈,你看你,多虚伪啊,啧啧,做得出来还怕别人说,虚伪,虚伪!”

  萧泽窘迫无以复加,脸色被气得白的难看,耳朵根儿都有点泛红了。

  于是乎,君临继续,道:“你看你,多不坦诚,现在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啧啧,你说你,条件这么好,女孩子一般不会拒绝你,可现在你却并没有娶妻。这是怎么回事?”

  萧泽冷若冰霜,气道:“别胡说了。”

  君临大惊,指着萧泽惊讶道:“难,难道,你这牙印不是女的咬的,是男的咬的?”

  君临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崩塌,瞬间灰飞烟灭……

  “说啊,”君临得理不饶人地乘胜追击,“我还正纳闷呢,你为什么那么大了都不娶妻,难道真的是因为……”

  萧泽冷冷地瞪着君临,一脸吃了苍蝇般的不爽表情。

  瞪了半天,他终于忍无可忍地骂道:“笨蛋,这牙印是……”

  啧啧,居然说别人是笨蛋,说粗话了,这可不像是温文尔雅、清华出尘的萧泽啊!

  他冲口而出地说到一半,又警觉地猛然住口,把后半句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怎么?为什么不说了?”君临笑吟吟地看着萧泽,她第一次见他如此失态,不觉有些心痒痒的,很想破天荒地八卦一回,想要知道这牙印是谁咬的,想要把他心底隐藏着的秘密给挖出来。

  “你还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萧泽似乎被君临盯得有些恼火,沉着脸低声道。

  “好好好,小的听泽兄的话,不看你了。”君临笑了笑,不肯放松地逼上一步,“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是谁咬的呢。”

  深邃的墨玉色眼睛里,如旋涡一样暗不见底,幽深的让君临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君临不自然的笑了笑,感觉自己似乎把萧泽逗的狠了,讪讪干笑了两声,道:“那个,你别生气了,我逗逗你的。你看你,我一旦撩拨你,你就生气。怎么这么禁不得别人撩拨呢?”

  萧泽的脸色这才好了点,道:“下回不许胡言乱语。”

  “嗯嗯嗯。”君临脸上差点笑出花来。

  “不许气我。”萧泽冷冷的声音好似有一股蛊惑的魔力。

  “嗯嗯嗯”君临的脸都快笑僵了。

  “就在这儿呆着,不许乱跑。”

  “嗯嗯嗯……咦?不行,我待会儿还要扫台阶,还要出去买点东西。”想起昨天的事,君临就想起自己今个决定买一大堆严烁奉羽爱吃的东西来贿赂他们。这事可不能忘记。

  萧泽蹙眉道:“今日无事,便随你一起去买东西吧。”

  君临愣了一愣,半晌没回过神来。待终于将这趟神回过来时,嗓子里便蹿出结巴的几个字:“泽,泽兄,小的真的知错了,您该不会是想整我吧?”

  萧泽这人最讲究体统,顾忌涵养,行事总是一板一眼,忒无趣。与他一起逛大街那简直是无趣到了极点。

  当君临平安无事的回来,粉蝶等人惊讶无比,个个感叹这些年来,殿下越发的宽厚。

  等众人看到冷若冰霜的萧泽随后而来,顿时整个大厅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君临就很纳闷了,萧泽一般不会责罚别人,他只是板着脸不苟言笑而已,为什么这些人就屈从了他的积威?

  要是她君临就不会。

  然后萧泽君临两人就往街上走去。

  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到下元节了,家家户户置办过节物品,故而街上路人较往常更多。

  下元节十月十五,家家户户均要在这天祭祀祖先。

  道家有三官,天官、地官、水官,谓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三官的诞生日分别为农历的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十月十五,这三天被称为“上元节”、“中元节”、“下元节”。下元节,就是水官解厄旸谷帝君解厄之辰,俗谓是日。

  下元节这一天,这一天,道观做道场,民间则祭祀亡灵,并祈求下元水官排忧解难。朝廷又有日禁屠及延缓死刑执行日期的规定。

  此外,在民间,下元节这一日,还有民间工匠祭炉神的习俗!

  所以最近几天,街上很是热闹。

  男女成群结队,络绎街道,有人催啦弹唱,携酒放歌,施放花炮,也有几个总角小孩团聚歌舞,打虎装象,舞女琵琶随唱。

  可爱的小童、俊秀的士子、艳妆的少女都在歌笑声中酡红了脸颊,醇香美酒的香气和着沾衣不去的落梅花瓣之幽香,把寒风染得旖旎温煦,又含着形容不出的舒适闲淡。

  “泽兄,你要不要吃什么,记得你好像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吧。”

  “不必。”

  “泽兄,你看看那个小贩卖的饼子,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要不我请客?”

  “不吃。”

  “泽兄,前面居然还有人卖艺耶,我们去看看吧。”

  “我不去。”

  “泽兄,这么多香囊,你喜欢哪一个?”

  “不喜欢。”

  “泽兄,你到底是干嘛来的?”

  “那便回去?”

  “不,不,我才不要回去!好了好了,我们接着逛!”

  虽然萧泽忒闷了,但好不容易逛一次街,君临还是不愿意就那么回去。

  君临就拉着萧泽买了很多东西,萧泽问:“买这么多,你能吃的了?”

  君临茫然地摇了摇头:“不是我吃的,我是买给奉羽、严烁吃的。”

  萧泽默不作声。

  君临递给他一块用纸包好的热乎乎的炊饼,道:“这是给你的,人是铁饭是钢,到现在你都什么东西没吃,不如吃点东西吧。”

  君临觉得一板一眼的萧泽一定会拒绝的,没想到惊悚的一幕发生了,萧泽面无表情的接过炊饼!

  萧泽吃东西的速度很慢,看的君临很是着急。

  以前师尊也经常叫君临吃东西慢一点,细嚼慢咽对身体好,要注意吃相,不可狼吞虎咽之类的,注意一点仪表,不要像个饿死鬼。

  可惜好像是饿死鬼投胎的君临一直不听,没想到萧泽吃东西真的是秉持着细嚼慢咽的概念……

  君临一个着急,就凑过去大大的咬了那炊饼一口。

  咬完她就后悔了,她真的是太放肆,太失礼了。

  但做都做了,总不能吐出来吧,那可就更加失礼了。

  君临假装自然的把饼咽下去,道:“哈哈,没事,就是看你吃的太慢了,有点着急。”

  如果她没猜错,萧泽一定会把她咬过的炊饼扔了,他一向都是极爱干净的,怎么会食用别人吃过的食物呢?

  萧泽默不作声,接着啃他的炊饼,君临一瞄就看到他若无其事的吃那块饼上她咬过的地方。

  君临瞬间感觉惊悚了……

  萧泽还是萧泽吗?

  以前话本上说妖怪会变成人,莫非萧泽是妖怪变的?君临甩甩头,师尊说过,他没见过妖怪,所以妖怪可能不存在。

  可这么奇怪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简直是难以让人置信。

  君临好像听到了一阵哭声,一抬头原来是个小小的姑娘。

  路边,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仰头嚎啕大哭,她的一双原本清亮澄净的大眼睛都哭得红红的。

  君临和蔼可亲地跑到了小女孩身边。

  她抚摸着那小女孩的头,安慰道:“小妹妹,告诉哥哥,你为什么哭啊?”

  小女孩那黑不溜秋的眼睛扫了君临几眼,哭声渐渐止住了。

  君临喜笑颜开地看着她,道:“小姑娘,你想吃什么啊?哥哥给你买!桂花糕吃吗?你家住哪儿啊?是不是和你娘亲走散了啊?”

  君临现在是女扮男装,自然要自称哥哥。

看过《冷面太子的腹黑小逃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