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当富二代韩西遇上小奶狗苏洛 > 4.生命里的一道光

4.生命里的一道光

  元旦放假了。忙碌了一年的韩西,终于有了最好的借口去休息。往日的闹钟没有响起。于是虽然日上三竿,韩西却依然沉醉在梦里。

  梦中,韩西和一名男子正牵手漫步。她脸上绽放的灿烂笑容,如向日葵花一般明媚。这画面是如此之甜蜜,甜蜜到纵然被下一秒的电话铃声吵醒,面对这从天堂跌落人间的巨大落差感,韩西嘴角挂着的那一丝满足的笑容仍舍不得褪去。

  原来是唐雨的来电。睡眼惺忪的韩西接听了电话。

  “讨厌鬼!不知道你姐在睡觉?人家正做美梦呢!”

  “姐!你这觉啊,是睡不成啦!快起床吧你!”

  “怎么了?今天放假,不让人睡懒觉?”

  “快来机场吧!我下午的飞机!回洛杉矶!”

  韩西立马清醒了过来,她一下坐起了身。

  “什么?这次回国,你不是多待两天吗?”

  “哎呀!我妈几小时前,从我家楼梯上摔下来了。保姆给她送到了医院,可保姆毕竟是外人,我怎么放得下心?”

  “小姨没事吧?”

  “听说没有大碍。但我心不静,还是提前回去算了。”

  “说的也是。”韩西沉思着,“那你几点的飞机?我现在去机场送你,来得及不?”

  “来得及!我刚打来车,在去机场的路上!”

  “好,那我们机场见!”

  挂断电话,韩西连忙下床,她急匆匆地跑进卫生间,刷牙洗脸。

  经过一番火急火燎的折腾,两人终于在机场会合。

  “往哪儿看呢!你姐在这儿!”韩西大声招呼着不远处的唐雨。

  唐雨转过身,马上看到了韩西。人高马大、帅气逼人的他冲韩西一笑,加快脚步向她走来。展开双臂,姐弟俩紧紧拥抱在一起。一秒、两秒,两人迟迟不愿分开。如果旁人不知道这是一对姐弟,定会认为这是一对久未谋面的情侣。

  “以为你会在北京待一段时间呢!”解除拥抱模式,韩西嗔怪地看着唐雨。

  “还不都是你!要不是你去广州领奖,咱俩早碰面了。你明知道我回来就是为了你。”

  这时,一个小女生从他俩身边走过,大概是听到了最后这句话,立刻向韩西投来了艳羡的眼神。

  韩西发现了这巧合,她忍不住笑了。

  “还笑!”唐雨佯装恼怒,“咱俩相处的时间只剩不到一个小时了!”

  “哦哦!走!咱找个店,坐下聊。”

  来到机场一家咖啡店,韩西和唐雨开始了畅聊。

  “小姨怎么回事?怎么会摔倒呢?”韩西首先发问。

  “我也不太清楚,等我回去就知道了。那会儿她打电话哭哭啼啼的,我只知道她和CHRIS分手了!”

  “哎,”韩西深深地叹了口气,“小姨的情路真是坎坷。想想她也挺不容易。一个人把你拉扯这么大。”

  “我六岁他俩就离婚了。我算是从小没有爸。你呢,从小没有爸妈。咱姐弟俩,还真是同病相怜。”唐雨的话刚说出口,就意识到不太合适。他连忙抬眼观察韩西,果然,姐姐的眼神着实伤感了起来。

  “咳咳......”唐雨赶紧转移起话题,“姐,你获奖的那部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

  “年中吧。”韩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有点漫不经心。

  “对了,我昨天在电影院看的那部电影,为什么编剧的署名,你不是第一位啊?”

  韩西的思路瞬间被拉了回来。

  “像我这样的小编剧,名字前当然得挂上编剧老师的名字。这是行业的规则,更是制片方对商业利益的考虑。”

  “那多亏呀!”

  “不亏!本来就是团队协作,这样很正常啊!再说,能够保留署名权,已经很不错了!多少编剧只能挣来钱,却挣不来名字。人呢,得知足。”

  “哦!”唐雨不置可否,他撇了撇嘴继续说,“姐虽然来北京有几年,可我还是想不通!你说你干嘛北漂啊?你又不缺钱。”

  “我怎么不缺钱?我得挣钱养活我自己啊!”韩西笑着打趣道。

  “得了吧你!你这龙麟集团未来的继承人,还跟我哭穷?!”

  韩西变得严肃,她淡淡地说:“我不准备继承。那家公司,是婶婶的。”

  “什么?不准备继承?”唐雨满脸不可思议,他急忙问道:“为什么啊?”

  “龙麟不属于我,只属于她。”

  “怎么不属于你啊?法律意义上,她是你养母!”

  “属于也好,不属于也好,这些都不重要。”

  “那你说什么重要?”

  “我现在追求梦想最重要。”

  唐雨眨了眨眼睛,再次开了口:“姐,你别告诉我,你来北漂,一分钱都没带啊?”

  “我带了。带了几万块钱。”

  “几万块钱够个屁啊!”

  “我花不了太多钱。这样的生活我习惯了,简简单单的,挺好。”

  “啊!我真是要疯了!”唐雨用力甩了甩脑袋,他盯着韩西的眼睛,接着说,“姐,你说你跑北京图啥呢?干嘛要过这种日子?”

  “这日子怎么了?不正常吗?”

  “正常!对别人来说正常!可对你来说,不正常!姐,你干嘛那么倔强?明明可以靠家产吃饭,就算不靠家产,也可以靠颜值呀!可你呢,非要靠实力!何必呢,搞这么辛苦。”

  “在美国这么多年,你学到的就是这样的思维方式?没听过那句话吗?比你有钱的,比你更努力!”

  “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吧?”

  韩西反问起唐雨:“看过王健林的作息时间表吗?”

  “怎么,你跟人家比?”

  “就是比不过才要更努力啊!”

  “去!靠剧本,你能挣几个钱?”

  “我不是为了钱。我是为了梦想。”

  “你的梦想不是做动漫吗?怎么又成电影了?”

  韩西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吐出两个字:“变了。”

  “姐,你不仅梦想变了。人也变了。”唐雨望着韩西,眼神开始变得复杂。

  “是嘛?早变了。”韩西低下头,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小口。

  “我知道。从你离开上海到洛城,我从美国飞回来看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韩西了。”

  唐雨脸上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而韩西,则干脆陷入了沉默。

  可能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唐雨在沉思半晌后,郑重其事地说:“姐,咱俩从小一起长大,虽不是亲姐弟,却胜似亲姐弟。从小学到初中,我们在一个学校就读。直到我去美国读高中,咱俩才分开。曾经的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这世上最了解你的,应该是我吧?”

  韩西看着一脸诚恳的唐雨,点了点头。

  “可自从你去了上海,就和我断了联系。我想尽一切办法也联络不到你!后来有一天,你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你离开上海回到了洛城。我听说后,连夜从美国飞来看你。但我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几乎认不出你了。我向你抛出无数的疑问,可你一直沉默。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什么话也不肯说。”说到这里,唐雨的脸上写满了伤感。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当时,看你憔悴的样子,我是真的很心疼。可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能说出来?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分担这份痛苦呢?”

  “人生在世,难免会有秘密。有些秘密,是要带进坟墓的。这是我没有办法和你倾诉的原因,你能理解吗?”

  韩西和唐雨对视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姐,”唐雨打破了沉默,“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那种亲密无间,那种无话不谈,那种推心置腹,那种畅所欲言?我想要的那种姐姐,你能给我吗?”

  “能。我虽然变了,可对你的感情没有变。我只是,有点社交恐惧,有些封闭自己。”

  唐雨哑然失笑:“可你以前八面玲珑,左右逢源!”

  “是,如今我性情大变!”韩西无奈地笑,“我现在,是骨灰级宅女。”

  唐雨望着韩西,眼神柔和了起来。

  “不管怎样,我终于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多年的心结解开了。现在我舒服多了!”

  韩西朝唐雨抱以歉意的微笑。

  “我有责任!我封闭自己太久,确实忽略了你的感受。”

  唐雨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只见他“呼”地一声站起身来,朗声言道:“走吧姐,该登机了!”

  两人相伴来到了安检口。

  唐雨望着韩西,轻柔地说:“姐,虽然你不肯告诉你的秘密。但我想告诉你,你就像凤凰涅槃一样,浴火重生了。只是你经历的,一定很痛苦吧?”

  “肝肠寸断,撕心裂肺。伤心欲绝,万念俱灰。行尸走肉,痛不欲生。像这样的成语,我能给你说一打。你说痛苦不痛苦?”韩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拍了拍唐雨的肩,“快走吧,别误了飞机。回去之后好好照顾小姨。”

  两人再次紧紧相拥。片刻后,唐雨终于松开了韩西,向安检队伍走去。

  “姐!我爱你!”唐雨边走边回头大喊。

  韩西笑颜如花,提高音量:“我也爱你!”

  唐雨转身,就此别离。

  从机场回来,韩西像大病了一场。回到家,她把自己扔在床上,听着伤感的音乐,躺了一个下午。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她破天荒地没有烹制晚餐,而是叫了楼下的外卖。

  在客厅的沙发上解决了晚餐,韩西将饭盒往茶几上一丢,压根没有及时整理的意思。于是这份杂乱无章和原本干净整洁的环境,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蜷缩在沙发上,韩西如同丢了魂一般,她眼神呆滞,神情落寞。虽然瞅着眼前的电视,可思绪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了。

  也许是翱翔了太久,韩西的脑袋瓜有些承受不住。又可能是嫌电视声音太吵,影响了她的追梦之旅。于是她抓起身旁的遥控器,试图关掉电视,可这时电视里正播的一档节目引起了她的注意。

  电视里,女主持正向一对年轻情侣提出问题。

  女孩看了身旁的男孩一眼,羞涩地说:“我们是异地恋。每周末我们能见一次面。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我七个纸折的心。他对我说,一周七天,每天一个。恋爱一年多,我收到了四百多个纸折的心。今年我们结婚了,结束了两地分居,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家。婚后他打扫卫生,无意中发现了箱子里我收藏的那些纸折的心。然后他怂恿我拆开,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每张折纸的背面都写着一行字。我拆开了所有,泪流满面。因为散落了一桌的折纸,满满的都是情话,毫无重复。都是他亲笔写的,而我竟迟了一年多才看到呀!”女孩说到这里,拿着纸巾擦泪,身旁的男孩一把将她拥入怀里。主持人报以微笑,台下掌声响起。

  韩西愣在那里。如遭雷击。直到遥控器自手中滑落,那跌落至地板的碰撞声,才把韩西拉回了现实里。

  她颤抖着,捡起遥控器。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久的呆,然后迅速起身,跑到隔壁书房。开灯,翻箱倒柜,找寻东西。不一会儿,一个外观精致的盒子被她小心翼翼地捧了出来。

  索性坐在地板上,韩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紧盯着盒子却不敢轻举妄动,仿佛盒子里藏有什么可怕的秘密武器。做好充分的思想斗争后,韩西终于伸出了手。她轻轻打开盒子,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做工精美的纸折的心。

  韩西望着这些小纸心,眼眶开始湿润。但她抽吸了下鼻子,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好不容易颤抖着捏起其中一个小纸心,韩西却失去了打开它的勇气。

  于是,韩西把小纸心攥进了手里,坐直了身子,开始做着深呼吸。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韩西长呼一口气,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双手疯狂地拆着这小纸心,仿佛做足了心理预期。

  拆的只剩最后一步了。韩西将它平整摊开,然后翻到了背面。身上的毛孔好似在瞬间全部张开!韩西果真看到纸上写着一行字!

  书写工整,字迹隽秀。那行字写的是——“韩西,你是我生命里的一道光,光是想想都觉得很有力量。”

  短暂的沉默后,韩西嚎啕大哭。她压抑的情绪在此刻如泉涌般释放,似瀑流般倾泻而出。

  空荡的房间回荡着她的哭声。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歇斯底里的哭声使这个场景,显得如此之悲凉。此时的韩西,抒发着无法言喻的悲伤。她手撑地板,竭尽全力在哭泣,好像要耗尽她所有的心力。

  终于瘫倒在地板上的韩西,转过挂着泪珠的脸庞,她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堆纸折的心,鬼使神差般伸出手去,再次拆开了一张。

  “都说,好的爱情,发生在相似的灵魂间。韩西,我们是两个相似的灵魂。”

  韩西哽咽着,强忍泪水。又抓起一个,颤抖着,拆开。

  “韩西,如果你是我的一场梦,那么我希望能长梦不醒。”

  韩西再次嚎啕大哭,她哭得那么急促,简直上气不接下气。肝肠寸断处,她颤栗着竟发出了动物般的哀鸣!整个屋子里回荡着她的泣不成声。

  多么忧伤的夜。多么痛苦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勉强平复下来的韩西,在泪眼朦胧中,缓缓坐起了身。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片段式的记忆。

  街道上,姜一默望着韩西满脸哀愁地说:“能和我讲讲你的故事么?”

  沙发上,姜一妍犹如好奇宝宝凑了过来:“韩西姐,曾经的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咖啡店里,唐雨眼神复杂地询问着韩西:“我连夜从美国飞来看你,可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已经认不出你了!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西悲凉一笑,喃喃自语。

  “是啊。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韩西了。曾经的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呢?”

  自顾自说着,韩西缓缓站起了身,她一步步走到客厅,斜靠在沙发上,红肿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在一片黑暗中,陷入了回忆。

  是时候该讲述韩西小姐的故事了。只是,这故事有点长。你们愿意听么。

看过《当富二代韩西遇上小奶狗苏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