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穿成反派的童养媳 > 13.喜欢!
  第十二章

  “那教我!”司风一下窜到他的跟前。

  方檬初挑了挑眉,侧开了身,正好避去了她炙热的目光,“用雷电劈人喜欢吗?”

  小姑娘忍不住“哇”了一声,在原地兴趣地蹦了蹦,语气轻快:“是不是我一抬手,立马召唤数十道闪电霹雳一声那种?”

  方檬初微微歪了歪头,目光斜斜地落在她的脸上,“嗯,喜欢吗?”

  “喜欢!”她一下拉着他的衣袖。

  方檬初袖里的手顿了一瞬,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她掂着的那抹衣角上面,轻咳一声,慢慢转了转身,顺势挣开了她的手。

  “司风,不能随便拉男子的衣服。”他义正严词地说。

  “为什么啊?”她抬起头,葡萄眼里闪着疑惑的情绪,她不过拉拉衣角而已,他又不会怎么样?

  小气鬼。

  “不为什么。”语音刚落,他微微抬起手来,掌心轻抬,白晳的掌心里闪过泛着银光的符印,掌心在她的面前停了半瞬。

  一道天雷从天而降,瞬间劈在她身后的那棵柳树之中,耳边顿时传来一声巨响。

  难闻的气味飘过鼻尖,刚刚还好好的柳树成了一块冒着烟的黑炭,余电还在上面流窜着,焦味在空气中传播。

  司风瞠目结舌地看着这棵树,又看了眼方檬初,满脸防备,默默咽了口口水。

  她以前最怕他把自己喂鱼,现在得多加一样了,怕被他劈死!

  方檬初扭过头来,发现她像是想要缩回洞里的老鼠一般,见他朝她看来,脸上一惊一乍的,他皱了皱眉头,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不是很威风吗?她不就说了想要这种吗?难不成她觉得这还是不够炫?

  “不喜欢?”要不要多加几道雷?

  司风被他这一叫,连忙回了神,“没事,我就是有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喜欢喜欢,太喜欢。”

  他点头应声,接着往一旁站开,给她腾出些发挥的空间,他说:“那你也来一个。”

  司风疑惑地“嗯?”了一声,他刚才教了吗?她是不是漏看了什么?她失忆了?

  方檬初也学着她的语气神态,“嗯?”

  你眼瞪我眼。

  半晌,他先反应过来,“不会?”

  司风一脸“你真懂我”的样子,“你都没教,我怎么会?”

  这回轮到方檬初有点怀疑人生,“我教了啊,我不是给你看了眼符印的图案,还亲自示范给你看了。”

  他还特意放慢了动作,就为了让她生得清清楚楚。

  司风挠挠头,明亮的眼睛躲避着他目光带来的压迫,小声嘀咕:“就那一眼,这谁能记得住。”

  “手伸出来,手心朝上。”他说。

  闻言,司风一脸害怕,五官像是要皱在一起,正想把手藏起来时,脑海里立马回想到刚才那可怜的柳树,方向一改,她颤抖着地伸出手来。

  没想到这方檬初,居然还有体罚的癖好。

  闭着眼睛,心里默念着,一会儿就过去了,不痛的......

  奇异的感觉在掌心蔓延。

  掌心一暖,带着薄的指腹轻轻落在掌心之中,司风下意识地缩了缩,但几乎同时,方檬初开口:“别动。”

  她不敢动了。

  不同于想像中的酷刑,他指腹慢慢在她的掌心上面划着,粗糙的触感划过这敏感的手心时,丝丝痒意在掌心化开,像是初雪在掌心消融。

  她慢慢睁开眼睛。

  他的指尖很好看,修长的手指缓缓在她的面前移动,掌心上面传来的暖意让她有点愣神。

  像是一根轻薄的羽毛,骤然落在心间的涟漪之上,牵起几层微波。

  “看懂了吗?”

  她猛然抬起头来,对上方檬初那平静的目光。

  瞬间把小手藏在身后,司风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睫毛颤个不停,支支吾吾:“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这么快看懂?”

  “那倒是,你比较蠢。”

  听到他说自己蠢,司风心里立马生出不满,“术有专攻,我只是在这一方面不擅长而已。”

  方檬初难得地点了点头,“嗯,你擅长睡觉。”

  她明明还有其他隐藏才能的好不好!但此刻她也不好和他顶嘴,没有说话。

  心里突然有一个疑惑,“为什么刚才你不用画印,而我要画啊?”

  方檬初瞥了她一眼,“我又不是你,只要想一想,数十种不同的符印就会在我手心浮现,怎么可能还要画?”

  她小嘴微蹶,再一次感受到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半晌,方檬初抬头看了看天色,他说:“时辰不早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回去吧。”

  司风低头,“喔,你去忙吧。”

  方檬初抬起腿来,正想往前走时,突然又收回了脚,“那个,时间还早,要不要我再给你划一遍?”

  司风急忙抬头,双手慌张地摆着,“以我这资质,你画多少次我都记不住,要不你给我画张图,我自己学。”

  “嗯,这样也好。”顿了顿,他又说:“明日同样时辰同样地点,我继续教你。”

  他一说这话,立刻把司风所有心神都吸引过去,她快步走到方檬初面前,试探地问:“‘一日之计在于晨’,我觉得让我这么早起床的话,一次两次还好,长久下去我会死的。”

  方檬初瞧着她那小委屈的表情,“那你想怎么样?”

  闻言,司风眼里顿时一亮,像一片星空在里面现出,清澈灵动的眼眸转了转,“晚上如何,你晚上忙完再教我,那时候我精神好多了,学东西自然也好很好。”

  方檬初垂眸,视线落在她那彷佛流光溢彩的眼睛里,“可是我晚上不喜欢见人,而且我晚上心情很差,不爱有人烦我——””

  司风眉头一抽,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的,她难得一回反应极快,“那你心情好了是不是就可以改成晚上了?”

  她觉得,只要不用早起,万事都不是事,都得靠边站。

  俊眉轻抬,他没有再说下去,“不知道。”他确实没试过晚上能有心情好的。

  他讨厌夜晚,所以他从不贪睡,只要天亮了就要起来,光明多好。

  “那我保证,你晚上心情肯定好,不,你肯定天天都心情好。”司风觉得,自己许久没动过的脑子突然运转下来,她抿唇一笑,高兴地往相反方向跑去,刚跳了几步,又折回他的面前,“我晚上来找你,不许不放我进来。”

  她一点儿都不想早起,难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她可得好好把握。

  还不待方檬初回话,司风又风风火火地跑走了。

  “真像一只逃回森林里的小兔子。”他无奈道。

  金灿灿的阳光映在身边,触及到日光的皮肤像是被一层暖意包围,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远方那徐徐升起的太阳。

  藏在袖里的指尖,轻轻磨蹭了几下。

  ****

  下午,殿内。

  “公子,近日来那几个宗派都在休养生息,没有什么异动,我会继续盯紧他们的。”小商往前出列,作揖道。

  小商是除小段之外那另三个护卫之一,近日来,他都负责盯着那几门宗派。

  方檬初“嗯”了一下,“表面的事不可尽信,你有空去查查那几个门主夫人,她们最近约得很频繁,有时候不起眼的小事,反而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语音刚落,小商骤然跪在地上,“对不起,是我忽略了。”

  方檬初一拂手,他跪着的身子便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托了起来,“没有下次。”

  “谢公子。”

  看了一眼另外三人,方檬初只留下了小段。

  “小段。”

  “属下在。”

  方檬初指尖有意无意地搭在一旁的扶手上面,“你多派几个暗卫守在那小孩的身边,别让什么虫子苍蝇飞起来。”

  小段听着他的这话,觉得有点别扭,但又说不出来哪里的奇怪。

  “知道。”

  空气中再次安静下来,小段觉得自己现在站不是,走也不是,在殿内的他显得很多余。

  “你知道,她现在在干嘛吗?”他语气平静地问。

  小段是他们护卫四人中情商勉强算得上是最高的,他想了会儿,回答道:“司风姑娘吗?我来之前,好像听说她在灶房里面,不知道倒腾着什么事。”

  灶房?她跑去哪里干嘛?”

  方檬初脸色一沈,“小孩怎么能进厨房?”

  小段连忙安慰道:“没事儿的,小奥在看着她。”

  他脸上的不悦没有半点散去的痕迹,他说:“你知道我灶房的切菜板是用汉白玉做的吗?你知道我搭的灶台是取的殒石吗?你知道我的柴是上等的荔枝木吗?我整个灶房贵着呢,你怎么可以让她进去?”

  原来公子是害怕把灶房给弄坏,公子的心思真难猜啊。

  方檬初瞪了他一眼,“还不快把她揪回去?”

  “我这就去——”

  “等等。”

  小段疑惑地看着方檬初,方檬初一脸坦然,“还是我去吧,这小孩就是要管的。”

  他愣愣地应声:“喔。”

  接着,他便看着方檬初一脸不悦地从他的身边走过,和他眼神对视时,方檬初还摇头叹了声气,似乎对他很失望。

  “原来公子这么爱惜他的灶房啊?”小段小声说着。

  ****

  方檬初还没走到灶房时,便在大开的窗棂里看到在里面忙活的小孩,她站在料台边上,专心致志地研究着些什么。

  他扫了四周一圈,一片安静,没有半点被摧残的前兆。

  还好。

  小孩突然抬头,目光正好和窗外的他对上了。

  方檬初开了开嘴,正欲开口时,所有的门窗“砰”的一声关上了。

  里面隐约传来一声“啊,他来了!”

  “……”第一次吃上了闭门羹的他。

  他本来就不苟言笑,平日不笑时就像是雪山那孤傲的寒梅,心情不好时,就好像地狱上的阎王上来索命。

  现在的他就是阎王二世。

  过了会儿,大门被开了一道缝,一个小姑娘从里头钻了出来,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把门带上,不留一丝缝。

  方檬初心里好奇:在搞什么这么神秘?

  小姑娘跑到他的面前,她似乎有些累了,脸上泛着一抹红意,喘着细气,手上还沾有些白色的面粉,“你怎么在这里?”

  他抿了抿唇,脸上的神色黑压压,语气听着一点儿都不友善,“我听说有人要把我灶房给毁了,我就来看一眼。”

  司风一听,还好还好,不是来揍她的。

  她往前一步,摆摆手,“没事没事,你灶房好着呢,你快回去吧。”

  方檬初挑了挑眉毛,语气带着分尖锐之意:“你不让我看一眼,是不是打算背着我,在里面做什么出轨之事?”

  “我和小奥两个人能在里面做什么事?”她急忙说道。

  “那为何我不能看。”

  “反正不能看。”司风硬气道。

  方檬初往前逼近了一步,目光幽深,“你在我的地方上闹腾,还不许我看一眼了?”

  司风觉得还没准备好的东西,是怎样都不能被他看了去,凡事讲求第一印象,于是难得拒绝他的要求,就死死守在灶房的门口,双臂伸得老长,“不许进就是不许进。”

  但话刚说了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了,她是不是语气差了点,她嘴角一扬,换出一抹刚刚好的笑意,“你累不?”

  方檬初有点追不上她切话题的速度,不过转念一想,听了半天他们的报告,实在有点乏了,而且他还是更喜欢这乖顺的小猫,他说:“有一点。”

  “那你回去休息一下,别把身子累坏了。”她体贴地说。

  他想了想,“嗯”了一声。

  司风喜颜逐开,挥着手,“晚上记得给我开门,等我。”

  方檬初慢悠悠地往自己寝殿走去,过了会儿,他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又转过头来,嘱咐道:“别太晚。”

  她正想说“怎么可能太晚”时,他又说:“孤男寡女晚上什么的,不安全。”

  他这是在为她的安全忧虑吗?她愣神。

  下一瞬,他抿了抿唇,补充道:“我怕你会趁着夜色,对我不轨。”语音刚落,他休哉悠哉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司风在原地石化,她对他不轨?

  搞了半天,他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

  她司风能是那样的人吗?!

看过《穿成反派的童养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