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穿越影视世界的位面 > 第142章 泥菩萨
  凌云窟内的山道四通八达,而刻录着玄武真功的壁画则就在其中一个山洞的洞口。要说这门武功有多么的出神入化,令燕龙渊心驰神往倒也不见的。

  只是能够增加功力兼疗伤圣药的血菩提是从火麒麟流血之地生长出来的,想要得到它就需要等它慢慢长好。这段时间反正无事可做,不如碰碰运气。

  且不提燕龙渊自从进了凌云窟就一直没有出来,单说步惊云吃了燕龙渊的这一吓,也顾不得什么师命难违了。赶紧带着雄霸带着的两个帮手赶回天下会。

  要说这雄霸创立天下会不过十余年的时间,却如同旋风般崛起进而席卷整个江湖,一举超过武当少林位列诸派之首,唯有剑圣坐镇的无双城可与之相提并论。

  天下会的总舵屹立于天山之巅,而其中最为核心庄严的地方就要数天下第一楼了。

  雄霸为人野心勃勃,不但气势磅礴更兼阴狠老辣。但即使是他这样一个旷世枭雄,此刻也脸上也不由的露出凝重之色。

  雄霸听完步惊云和手下的汇报,慢慢说道:“这么说,是三个在江湖上寂寂无名的三个绝顶高手,拿走了雪饮刀和火麟剑。乐山大佛脚下三江汇集,水文复杂,他却能随手聚水成龙,武功的确非同小可。”

  “正是,控水那人武功极高。他身边的那个身形高大的同伴轻功也非常厉害,几乎每看见他怎么蓄力,竟能一跃数十丈,一下子就从大佛脚下跳到凌云窟洞口,而且凌云窟内似乎也有高手埋伏,徒儿见事不可为这才回来,还望师傅见谅。”

  步惊云跪在下手,心里的惊恐稍加平复。现在的江湖一片死寂,还未到后来高手辈出的时候,他是真的被燕龙渊的那一手给震慑到了。

  “嗯,你们下去吧。”雄霸打发了他们离开之后,脸上露出沉凝之色。此次派步惊云去拿火麟剑,本是为了在和独孤一方结盟时彰显实力的。没想到中途居然会出这种纰漏,“自从我组建天下会以来,江湖上似乎从未听说过这三人的事迹。莫非他们也像天池十二煞一样,是哪个势力暗中雪藏的高手?”

  凌云窟,火麒麟。多年以来火麒麟虽然是守护龙脉的瑞兽,但其体内的兽欲和凶性却是免不了的。打从数百年前的火麟剑段正贤,聂风的老祖宗聂英,再到后来练成麒麟臂的大夫于正,都曾和火麒麟交战过。

  后来为了斩杀火麒麟,聂英还特地前往拜剑山庄请好朋友傲日打造神兵克制火麒麟。而一副英雄手持绝世好剑斩杀火麒麟的壁画也就此流传天下。

  燕龙渊已经不记得这个传说是否是他眼前这幅壁画的最早出处,但他已经确信这幅边上刻着“玄武”二字的火麟图,绝对就是十强武者留下的武功秘籍。

  此人的武功旷世绝顶甚至曾重创帝释天,已经算得上是风云世界的顶尖高手了。而这幅壁画里留下的刀,枪,剑,戟,棒,拳,腿,指,爪,也都精妙绝伦。燕龙渊随手从远处的河中摄来一道泉水,水流顺着壁画的纹路蜿蜒流下,这十种武功的精意就蕴藏在其中。

  萨琳娜经络和常人不同,这种外门招式的武功对于她来说再合适不过。她聚精会神的端详着水流的变化,双手顺着水流的方向化成龙爪无意识的挥动比划。就在她脑海中灵机一闪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唉,终生皆苦,难道这祸延神州的灾难真的就无法避免了吗?”

  “什么人!”萨琳娜有些气急败坏,抽枪回身就是一发连射。原本就要抓到的一丝机缘瞬间消散了,要知道武学一途最在于顿悟,萨琳娜是半路出家,向进入顿悟状态原本比其他人更难。

  但奇怪的是,子弹就像射进一团浓烟里就没了声响。这人始终置身在迷蒙的浓烟中,似乎不愿意给人瞧见他的庐山真面目,他喟然叹道:“我是一个洞悉天机的人,可惜,我自己也是一个逃不出天机的人……”

  萨琳娜有些诧异,以她的感知能力刚才没有察觉此人靠近,还能用顿悟状态身无外物来解释。可眼下她全神贯注居然看不清雾里的人。

  “风云变化自有天数,天数之莫测神通尚且不敌,更何况区区泥菩萨。”燕龙渊张开天眼,只见雾中之人面目可憎,浑身上下长满无数烂疮。

  “听说仓颉为防天哭落在恶徒手上,在写下这卷经书之时,曾为天哭下了一个诅咒,若非得道之人获得天哭,只要谁第一个翻开它,使会遭受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恶咒。”

  “不错,可惜……,我却是向雄霸泄露了……一个不该泄露的天机,这件不义之事,立令沮咒应验在我身上,我随即遭受天谴,全身长满血脓毒疮,从此日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泥菩萨似乎并没有秘密被揭露的恐惧,反而像是好不容易寻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把自己面目都由来说的一清二楚。

  “阁下命格奇特,本该超脱红尘而去,你既然知道世间种种,因果循环。为何还要取走龙脉祸延神州呢?”

  “原来你是为龙脉而来?那你可知道龙脉是他自愿送给我的。既然你已经洞悉天机,难道不知道众生无救的道理?”燕龙渊冷笑一声,长袖一摆。一道小旋风从宽大的袖口刮出,那团浓烟被吹得消散无形时,泥菩萨也不见了踪影。

  一个浑身肿胖的汉子正艰难的往小庙那里跑去,此人正是被燕龙渊惊走的泥菩萨。此时他的脸上已经不是悲悯终生的愁苦,而是一种极度的恐怖。

  “这世上居然有天哭经看不透的人,难道他是天降之子?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什么东西?妖怪?”

  泥菩萨口中的天哭经,是一卷包罗天地所有秘密的预言经书。当年的仓颌能为人之所不能为,更为世人创下第一个字,而这天地间的第一字竟像蕴含一种奇异魔力,能令见字的人,脑海骤然充满无穷玄机,恍如与天地互通,脑海从此便能知道天地间的所有秘密,包括过去、现在与未来。泥菩萨是这世间第三个看过天哭经的人。

  在龙脉被燕龙渊提前取走的那一刻,泥菩萨就预感到天地间将有一场大变化。可是龙脉乃神州灵气凝结的神物,燕龙渊更是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泥菩萨强行催动天哭命数,吐血数斗,才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推演出龙脉的下落。

  他原本以为拿走龙脉的是那个令他无比惧怕的无道狂天,但他依旧依然起身准备阻止浩劫发生。可却遇到两个比无道狂天更可怕的人物,一个在天哭经面前命数依旧一片模糊的人,一个行走在红尘里的妖物。

  萨琳娜从某种程度上说的确不能算是一个人,所以泥菩萨才会不惜结下因果,出声打断她的顿悟。但当他想看清燕龙渊的命格时,却发现眼前紫气绵延充斥天地,比传说中道德圣人紫气东来三万里更加恐怖。

  萨琳娜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转身问道:“燕,你认得他?”

  “一个多管闲事的人罢了。萨琳娜,这世间的武功惊奇之处已经近乎道法,你还是尽快连成石壁上的武功为要。至于这泥菩萨,他既然不肯置身世外,还要在红尘打滚。这份坏人机缘的因果,早晚会报应在他身上。”

  燕龙渊淡蓝色的龙眼看向数十里外一座细小的庙宇。那庙仅在门外悬着一个很大的牌匾,上书一个大字“庙”!就像那些卖面的地方,永恒都闹悬着一个“面”字一样。

  萨琳娜点点头:“他确实比那两个南剑北刀厉害,我虽然看不清迷雾里的人,却感觉自己身上的秘密似乎都被看透了。”

  “段帅和聂人王那两个外强中干的废物怎么有资格和天哭经相比。”燕龙渊冷笑一声,把天哭经的大概来历和功效向萨琳娜讲述一遍,:“天哭经的命运和这片天地紧密相连,如果强行带它离开也只会变成无用的废物。但也正因如此,它才能成为代替道德经重铸七星阵。”

  燕龙渊从怀里掏出一颗血菩提丢进嘴里,一股精纯的炽热阳气顺着筋络流遍全身。阳气乃人身之宝,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之所以能为人疗伤,就是因为这门武功可以稍微调动人身阳气。

  风云世界四大神兽中,龙,凤,龙龟都可以让人长身不老。血菩提乃是火麒麟血液里的精华,其滋补效果自然不言而喻。

  燕龙渊化开血菩提的药力,打了个法诀。突然旁边的大河之中窜出一个魁梧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上河岸跪倒在他面前,正是神将。“贪嘴吃的东西,咬死段帅和聂人王也就罢了,居然连我埋在土里的麒麟血也挖出来了。神兽的血液是那么好消化的吗?”

  神将一言不发,眼睛里居然有了一丝模糊的神智。五行炼尸术,神将之前已经经历过土,水,木,三炼,麒麟血里暴烈的离火之气,正是他的第四火炼。

  照这样下去,恐怕经过最后一炼之后,他就能彻底生出神智,变成一个赤地千里的旱魃怪物了。

看过《穿越影视世界的位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