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花涧肆记 > 拾伍◎无书,渐行渐远

拾伍◎无书,渐行渐远

  九月初秋的天气,初燃和慕凉浅提起,想自己成立工作室。

  而工作室成立,到正式接收跑通告,初燃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

  初燃越来越忙,慕凉浅的折画馆也渐渐开始接单。

  云朝欢这次从横店回来,发现慕凉浅似乎,又不大一样了……

  “我看最近初燃复出了,反响还挺好的。”

  “我看他最近活动有点多,而且貌似通告排到了明年。”

  “许紫薇说他正在筹备下个月的复出演唱会,最近这段时间觉都没怎么睡。”

  “你们两个……最近还有联系么?”

  云朝欢坐在慕凉浅身边,有意无意的聊天,她摸不准慕凉浅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谁料慕凉浅只是整理自己的颜料,丢了旧的,又换了新的,摆放整齐后,瞥了云朝欢一眼道:“你猜。”

  “…………”

  云朝欢被噎住,默默围了围自己桌子前的瓜子,磕着磕着,云朝欢还是没忍住,坐过来抢了慕凉浅手里的画笔,一板一眼说道:“浅浅,逃避不是办法啊,而且我不傻,我知道你喜欢初燃,初燃他也喜欢你啊。”

  “喜欢又能怎么样?”慕凉浅看向云朝欢正色道,“你看不出来么?他是属于音乐的,而你也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活到现在的。”

  云朝欢叹道:“可是,你们明明很像,气场也很合得来……”

  慕凉浅摇摇头道:“我是觉得我和他都不像是这个世界里的人,但是我从未觉得,我和他就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云朝欢叹了口气,说起讲道理,歪理正理她都说不过慕凉浅,只得换一个说法问道:“那,初燃这么忙,他有没有抽空和聊聊天呀?”

  慕凉浅点头道:“聊过,不光初燃和我聊过,许紫薇也和我聊过。”

  许紫薇?

  云朝欢一愣:“她找你干什么?”

  慕凉浅只是把手机递过去,云朝欢赶忙翻开聊天记录,看了半日,皱眉说道:“这许紫薇脑子坏掉了?她居然想说服你去他们工作室。”

  翻着聊天记录,云朝欢忍不住多吐槽两句,慕凉浅说道:“她只是是怕初燃工作会分心罢了。”

  云朝欢默然,不觉叹口气,目光时不时的瞥向慕凉浅身后那幅长安画卷,那条若有若无的缝隙……

  云朝欢看着慕凉浅云淡风轻的态度,似乎已经一眼看透了结局。

  也不知道,她的浅浅什么时候能够等到当年的结局……

  云朝欢默默拿起一颗瓜子,还没磕到嘴里,就听门口有敲门声,云朝欢偏头一看,来人正是初燃,一身黑色风衣似乎显得他整个人瘦了不少,初燃看见云朝欢便打招呼道:“朝欢。”

  云朝欢起身摆摆手:“嘿,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初燃笑道:“我跟薇姐请了一下午的假,过来看看浅浅。”

  慕凉浅轻轻挑挑眉,抬头看了看初燃,他是瘦了,脸颊原本一点点的肉不见了,像是打了修容,棱角分明,眼下也是一片乌青,只是踏进门来那双眼睛,却还是亮盈盈的,慕凉浅看着,不觉微微有些心疼,云朝欢见状早就要溜走,她可不做这个电灯泡,这两个人的事情,终归还是要两个人解决的。

  云朝欢溜后,折画馆只剩下了初燃与慕凉浅两个人,说起来,也有十多天没见面了。

  初燃坐到慕凉浅画案旁边,胳膊搭在桌子上,头枕着看向慕凉浅笑道:“浅浅,我复出的演唱会定在了下个月七号,我给你留了票……”

  “我会去的。”慕凉浅看着他亮盈盈的目光,却总有惆怅,心中莫名抽搐,他最近一定很累吧,眼角眉梢都是挥不去的疲倦。

  “浅浅,我看隔壁新开了一家火锅店,不如我们一会去吃饭吧。”

  “好。”

  “那浅浅,你有没有想我…”

  “有。”

  “那薇姐之前也和我提议过,问你可不可以……”

  “不会的。”

  温热的空气流通戛然而止,初燃眼里的慕凉浅,眸子渐渐冷了下去,初燃有些不可置信的坐直了身子看着她,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决绝?

  看着初燃惊愕的眼神流露着无助彷徨,慕凉浅叹了口气道:“比起人多的地方,我更喜欢在这里,这里是我的家,我只想在这里活着,外面太多太多的纷扰,都和我没什么关系。”

  初燃有些失落的点头道:“那我呢,我也没什么关系么?”

  然而他不曾等到慕凉浅的下一句,慕凉浅只觉得眼前渐渐朦胧,一股苦涩的甜猩从喉咙蔓延,赶忙起身遮掩过去说道:“先去吃饭吧。”

  初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跟着慕凉浅出去,折画馆旁边的小路上有人停好车小跑过来,看见慕凉浅的背影就要喊住,却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双手拉到一旁,使劲“嘘”了一声,吓得那人赶忙挣扎一番大吼一声:“大胆!你敢袭警——”

  “我袭你妹!”云朝欢瞪大眼睛拍了拍洛澄的脑袋,躲到一边说道,“你跑过去当什么电灯泡,人家十天半个月才见这一面!”

  洛澄被云朝欢一吓一打,也消停了不少,站在云朝欢身边打量了一下四周说道:“你……你埋伏在这,不会是听墙角呢吧!”

  “我这是关爱呵护我最爱的女人。”云朝欢义正言辞的纠正道,“不是,你又来干什么?”

  洛澄白了她一眼,拿她没办法,只得道:“我是过来看看她,顺便汇报下最新情报的。”

  云朝欢听后立马问道:“有进展了?厉书焓抓到了?”

  洛澄摇摇头,与云朝欢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看着慕凉浅与初燃渐行渐远,洛澄叹道:“你说,浅浅这次和这个初燃,会不会真的有火花?”

  云朝欢下意识的摇摇头,语气也学着慕凉浅的说道:“火花是有,但是有什么用呢?每个人愿意活在这世上的理由都不同,浅浅的执念不解,她永远都走不出这折画馆,也走不出她自己的世界。”

  洛澄听后,有些愧疚的叉腰仰头,长叹一声:“但愿,我能尽快抓住那个神经病。”

  (//)

  :。:

看过《花涧肆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