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章 定水河畔

第一章 定水河畔

  千年不起风波的定水贯穿应天城,定水两侧栽植红枫,连绵百里。深秋时节,红枫如火,应天城没有风,落下的枫叶都积在树下,更显得热烈。百里枫林中的一株红枫下,一老一少正在打坐。

  老者须发花白但坐姿挺拔,气定神闲,看起来颇有一番修为。少年面貌青涩,坐姿歪七扭八,引起老者骂道:“果然是顽劣庸材。我说过多少次了,打坐必得身正气定方能入定,入定必须……”

  “入定必须心无旁骛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师伯,是这样吧?这些我都知道,可是知道跟做到完全是两回事,您说是吧?”少年嬉皮笑脸地反驳道。

  “好啊,你长志气了是吧!”老者吐出一口长气,从地上站起,惊落了原本沾在身上的落枫。

  少年感到大事不好,打扰师伯入定,自己的嘴怎么这么欠?少年转身想跑,却被老者一招擒拿手锁住了喉咙,登时便动弹不得。

  “师伯饶命,晚辈再也不敢了!”

  “现在知道自称晚辈了,从岚州到应天,十日光景,三千里路,我可没听你自称过一回晚辈。”老者对这个少年实在是无可奈何,师弟好歹也是一代掌门,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想到这里,老者又惦记起远在岚州的师弟,师弟闭关已经三月了,不知出关没有?

  忽然传来一阵风声,打断了老者对师弟的惦念。

  应天四面高山环绕,终年无风,此时风声突起,定是武林中人所为。

  “你小子在这等着,我去看看便回,要是回来发现你溜了,我不收拾你,你爹会亲自收拾你的。”老者说完,朝着风声方向疾步走了。

  “咳,咳,师伯尽管放心,晚辈绝不离开半步!”少年嬉笑道。

  此时已经傍晚,日光暗淡昏黄,衬得枫林多了几分凄凉。

  老者寻到风声源处附近,不见一人,再往源处走,还是不见一个人影。走到距源处五十步时,老者突然眼前一黑,瘫倒在地。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阴冷的人声。

  “惊风堂主的‘惊风掌’果然厉害,半个时辰不到,已斩下第四人了,不愧是天下第一快掌,不过比起掌法,还是老兄屏息藏身,暗中杀人的功夫更让在下惊叹。”步奎从一株红枫后现身,拍掌徐步走到老者身边,伸出左脚,踩在老者头上,“怎么?老兄还躲在树后不肯现身,是想让在下也落得跟这个废物一般的下场吗?”

  “废物的下场比你好,至少废物不用死!”惊风堂主雷费甫的动作比话出口的速度更快,第一个废字出口时,他的劈掌已经到了步奎的颈后。

  “唉,何必动手呢,你若不动手,乖乖求饶,我还可以只要你留下一双手!”步奎头往后仰,避过劈掌,转而一掌正中雷费甫的心口。雷费甫被掌力震退数十步,鲜血从嘴角止不住的溢了出来。

  步奎拍了拍手,轻蔑地说道:“原来天下第一快掌也不过如此,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不过你要记好了,我方才只用了三成功力。当然,如若你现在跪地求饶,我可以只斩你手脚,不取你狗命!”

  雷费甫生平从未受过如此大辱,于是强行稳住气息,咽下一口腥甜的鲜血,拼尽全力对着步奎咽喉斩去一掌。

  步奎冷笑一声,左腿瞬间踢出,脚尖踢中雷费甫的前额。雷费甫全身瞬间如烂泥一般,软在了枫叶里,没了气息。

  天色已很晚了,黑夜从天而降,熄灭了枫林的红焰。

  “把雷费甫的头摘下来,圣上要过目,其他的就地埋了。”步奎向后招手,示意藏在黑暗中的十名龙武卫出来收拾尸体。

  龙武卫是皇帝的贴身禁卫军,只听命于皇帝一人,里面的每一个兵士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龙武卫都身着暗金色的铠甲,表示神秘与力量。

  处理尸体对于龙武卫来说不过是等闲事而已,不过片刻之间,尸体已经全部入土,四具尸体成了四个土坑。除雷费甫外,另外三具尸体都是死于他的惊风掌。

  一名龙武卫请示步奎如何处理尚在昏迷的老者。

  “章古明这个老东西虽然是个废物,不过他的师弟岚岗派掌门章古朗确实是个人物,因此雷费甫也不敢对老东西下杀手。暂且留着这老东西,日后对付章古朗或许会有用处。”步奎不停的转动大拇指上的铁指环,“收队,把这老东西囚在应天大牢,不要折磨他,要好吃好喝的养着他。”

  “遵命!”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