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十章 黄雀猎于后(下)

第二十章 黄雀猎于后(下)

  姚焕然踏过血泊,道:“还有人要送死的么!”

  余下的众人看着赣锋锂三人的尸身,都没有应声。

  “既然都不说话,那本将也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姚焕然手持宽刃大剑,带头冲锋道,“一个不留!”这句话说完,那些身着铁甲的亲兵便像潮水一般朝众人涌去,但也不知为何,季长醉和吕惭英所在的地方,竟没有一个亲兵杀过去。

  当下华松堂、赛七黑、章子枫,都因有伤在身,实力已十不存一,他们眼看着这些亲兵冲将过来,都暗叹吾命休矣。

  这时窦初道:“这回算是栽在朝廷手里了。可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才好。”说着挽起衣袖,一记“崩拳”朝冲到面前的亲兵轰了过去。他这一拳使足了拳力,威力之大,不仅登时震碎了那亲兵胸前的铁甲,余下拳力的后劲还把亲兵身后的十余人都给掀翻在地。

  姚焕然见窦初的拳力着实厉害,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道:“本将与你过上几招!”

  窦初道:“来的好!我正想取你的小命!”左拳便直突过去。

  姚焕然也不躲避,右拳直出,跟窦初以刚对刚。他没有再用剑,因为既然窦初没有用兵刃,他姚焕然也绝对不会占窦初一丝一毫的便宜。

  两人过了数招之后,周围五十步内都已没了其余人在。众亲兵见姚焕然与窦初比拳,也不用命令,自动留下一部分人看着姚焕然与窦初打斗,其余人都离开去包围谢神机等人。

  姚焕然的拳脚功夫比之他的刀剑,自是远远不如,而窦初最厉害的,就是他的一双拳头。所以两人斗了数招,姚焕然渐渐有些抵挡不住。

  窦初的“崩拳”极为凶猛,每一拳打出都猎猎作响。

  姚焕然自视甚高,虽然明白自己拳脚不如窦初,但也全没有使剑的念头。

  数十回合过后,窦初出拳越来越快,姚焕然只能一味防守,不能再对窦初打出一拳。

  此时在旁边观看的一众亲兵,都看出再这样打下去,姚焕然必败无疑,但尽管如此,也没有一个人上去帮忙的。

  军令如山,姚焕然不开口下令,谁敢上前一步?

  姚焕然这时放慢手脚,故意受了窦初一拳,改拳为掌,一下抓住窦初的手腕,同时身子往后仰,把窦初扔到空中。

  窦初身材矮小,体重极轻,故被扔的很高,他在半空中无从着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

  姚焕然顾不得体内翻滚的血气,看准机会,右臂如闪电般向上伸出,一手抓住窦初的肩膀,把他按倒在地,左手立即锁住了他的喉咙。

  窦初被姚焕然制住了要害,顿时动弹不得,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居然是‘擒天手’的徒弟,败在他的徒弟手上,我不甘心啊。”

  姚焕然吐出一口鲜血,道:“你的‘崩拳’着实厉害,若不是你不知道我的底细,我也胜不了你。”

  窦初道:“你没有用剑,已经是给我机会了,再说败了就是败了,说什么也没用。”

  他缓缓闭上眼睛,又道:“动手吧。”

  姚焕然五指微微用力,捏碎了窦初的咽喉,然后放开手,站起来下令道:“把他好生地葬了,墓碑上要刻上‘小霸王’窦初之墓。”

  吩咐完这些,姚焕然看向谢神机那边的胡思源,盯了他一会儿。

  胡思源像是知道姚焕然正在看着自己,突然大声道:“吕少门主那边没人杀过去,咱们快去那边避一避。”抓起一个亲兵当作盾牌,退到了吕惭英那边。

  谢神机等人正苦于无路可退,也没细想胡思源说的对与不对,忙跟着他退了过去。

  章子枫带着章子丘行动迟缓,落在最后面,眼看着便要死在刀剑之下。

  屠只一跃道章子枫身边,把他推到前面,大吼道:“你们这些年轻后生快走,俺来殿后!”

  华松桥在前面听了这句话,顿感羞愧难当。

  “前辈当心,小子感激不尽。”章子枫忙带着章子丘跑到吕惭英身边。

  屠只一疯狂挥转杀猪刀,砍伤了一大群围上来的亲兵。

  但他一人之力终究有限,加之杀猪刀太短,再度围上来的亲兵用长枪对他采取远攻,他已感到力不从心。屠只一接连斩断数杆长枪,可还是被几杆长枪穿了身子。

  章子枫回头看向屠只一,眼看着他被几个亲兵合力用长枪挑起,知道他已活不成了,对章子丘道:“师兄,我们的性命都是屠大前辈救的,日后若有机会见到他的后人,便是做牛做马,也要还了他的恩情。”

  章子丘经过方才的走动,左肩伤口又开始渗血,他道:“要是咱们能逃出去,一定永生永世都记得他的救命之恩。”

  众亲兵见他们都聚在吕惭英身边,只停了一会儿,又再度围了上来。

  吕惭英道:“你们退到我这里来,又有什么用?”

  华松桥道:“还请吕少门主出手救命。”他作为一堂之主,已然全乱了阵脚,吕惭英的“瞬息万象手”再怎么厉害,面对这没有穷尽的亲兵,又能如何?

  吕惭英道:“就算是我爹在这里,也没有法子了,何况是我?”

  华松桥没有再说话,因为亲兵们的刀剑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谢神机看到自己已是退无可退,慌乱之下,甩出了身上所有的暗器。

  霎那间,火石、毒针、飞镖、袖箭……各种奇形怪状的暗器都飞向了那些亲兵。就算他们有铁甲护体,还是倒下了一片。

  赛七黑道:“好你个谢神机,你有这样厉害的暗器,怎么不早用?”

  谢神机道:“早用了又能怎么样,能帮我们杀出去么!”

  赛七黑还想再说,却忽然惊道:“胡思源!你想做什么?”

  众人忙看向胡思源,只见他擎着一把弯刀,走到段钰钰身后,一下把短刀送进了她的胸膛。

  段钰钰没有注意到胡思源的举动,除了碰巧看到的赛七黑,谁都没有注意到他。

  胡思源拔出短刀,段钰钰立时倒在了季长醉的怀里。

  吕惭英咆哮道:“姐姐!”一手抓向胡思源的心口

  但他再也抓不到胡思源了,因为胡思源的心口已经被一把飞来的宽刃大剑贯穿。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