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十六章 故人已乘黄鹤去

第二十六章 故人已乘黄鹤去

  “怎么,很意外么?”季长醉看着姚毅,发现他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在江湖中混了这么多年,要是连你装醉都看不出来,让人知道了,岂不是会笑掉大牙?”

  姚毅平复了心境,道:“在下自作聪明,冒犯了状元郎,请状元郎处置。不过在下斗胆一问,状元郎既然已经知道我是装醉,为何不直接点破我?”

  季长醉道:“因为我本期望你是真的醉了,但那终究只是期望而已。如果你刚刚不跨出这道门槛,也不会看到我了。不过既然你已经来了,就和我一起去吧,但我希望你对这件事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大将军。”

  姚毅道:“只要不是有违大暠律法的事,我可以保密。敢问状元郎要到哪里去?”

  “去找一个老朋友。”季长醉自嘲道,“你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吧?只有我这样奇怪的人,才会在面圣之前,先去找老朋友。”

  姚毅没有说话,他似乎对季长醉奇怪与否的问题,并不感兴趣。

  季长醉见他不说话,笑道:“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一定会长命的。”

  姚毅道:“多谢状元郎夸赞。”

  季长醉道:“事不宜迟,我们走吧,这样或许还能在那小子酒醒之前赶回来。”说完,已经踏着夕照往前走去。姚毅也迈动步子,紧跟在他身后。

  两人穿过一片繁华的街市,来到一条略显落寞的小巷。

  小巷里没有行人,家家户户都大门紧闭,天上还盘旋着几只黑鸦。

  季长醉眉头深锁,道:“奇怪,这里虽然僻静,但绝不会僻静到这种地步。”

  他加快脚步,走到小巷深处,在一座与这小巷不大相符的宅院门前停住了脚步。

  这座宅院的门楣上挂着一块牌匾,牌匾上镌刻着四个金漆的大字——延庆王府。

  姚毅见了这四个大字,心下陡然紧张起来:“按大暠律例,只有皇族的牌匾上才能用金漆的字,这延庆王竟然是皇室中人!可高祖早立祖训,无功者不可封王,故皇室中极少有王爷的。而且当朝王爷里,没有父亲不认识的,可父亲从未与我说起过大暠还有一个延庆王。这延庆王究竟是何方神圣?”

  季长醉走到朱漆的大门前,扣了扣门环,过了一会儿,丝毫没有人前来开门的迹象。

  季长醉微微用力推门,大门咔嚓一声,轻易便被推开了。

  季长醉看着门内的情景,倒吸了几口凉气。

  大门内的庭院里横躺着数十具尸体!

  季长醉摸了摸一具尸体上的血,血还是温热的,这些人刚死不久!

  季长醉连忙冲进内院,一路上又看见许多尸体,这些尸体中有家丁的,有侍女的,还有蒙着面的刀客的。

  姚毅一直紧跟着季长醉,生怕他有什么闪失。他在路上掀开一个蒙面刀客脸上的黑巾,发现他的脸上爬满了褐色的蚂蚁似的小虫。

  这些虫子正在疯狂地啃噬那刀客脸上的血肉!

  姚毅又用一柄短刀划开了那刀客的衣服,发现他全身都爬满了那种虫子,顿时又惊又惧。

  “不用再看了,”季长醉察觉到了姚毅的异样,“这是南蛮才有的食尸蛾,现在爬在尸体上的还只是幼虫,等它们吃足了血肉,就会长出肉翅,变成血红色的飞蛾。”

  姚毅收起短刀,走到季长醉身边,道:“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血洗王府?”

  “不知道,”季长醉跑向王府大堂,“但不管是谁,只要他杀了我的老朋友,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大堂里卧着一个人,这个是季长醉的老朋友,大暠仅存的三个皇室王爷中的延庆王,“玉面判官”李舒云。

  李舒云“玉面判官”的名号,只有少数人知道,因为这是他在江湖中的外号,而他早已淡出江湖了。

  季长醉跑进大堂,看到倒地的李舒云,忙一手将他扶起,一手探他鼻息,发觉气息尚存,心下稍稍放松,又把李舒云横放在地上细看,只见他肘、膝、腕、踝,四肢所有关节都已被折断,喉咙也被捏碎,不禁仰天长叹,难过万分。

  李舒云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但神志仍然清醒,他看着季长醉,竟然满脸笑容,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悲伤。

  季长醉握住李舒云的手,含泪道:“是谁对你下了这么重的手?”

  李舒云不能说话,只用手指在季长醉手心里写了几个字,然后扭头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副水墨画。

  季长醉默默将李舒云写在手心上的字铭记于心,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幅画。

  “你安心等着,我这就把画拿来。”季长醉放下李舒云,到墙边取下画,放到他眼前。

  李舒云看了看画,又看了看季长醉,闭上眼睛,流下两行血泪,全身忽然痉挛起来。

  “不要!”季长醉大喊着托起李舒云的头,但是已经晚了。

  李舒云已然咬舌自尽,失去了所有生息,他不会让自己以残废的身份继续苟活于世,曾经的“玉面判官”,决不能是一个只能一辈子待在轮椅上的废人!

  季长醉眼看着李舒云自尽,却没有任何办法,换作以前,他可以在李舒云咬舌之前,就封住他的穴道,但现在季长醉自己也是废人一个,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他抱着李舒云的尸身,恨极了自己的无用。

  “人死如灯灭,还请状元郎节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们要立即上报朝廷,把杀害延庆王的凶手捉拿归案!”

  季长醉道:“好一个人死如灯灭!你与李大哥素不相识,当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可惨死的人要换作是姚焕然,你还能说人死如灯灭么!”

  这一番话说得姚毅黯然无语。

  此时屋顶上突然坠下几块青灰的碎瓦,闪出了一个人影。

  那人在大堂里站定身子,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套在手上的闪着寒光的利爪,瘆人地笑道:“想不到几年不见,季大侠的嘴还是比刀子更厉害。”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