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二十七章 王府之战

第二十七章 王府之战

  季长醉大量了那人一眼,道:“原来是‘血爪’大驾光临啊,季某倒是有失远迎了,还请恕罪。”

  姚毅心道:“他就是号称‘血爪’的伊闲么?看起来是个狠角色,我可要小心应对,万万不能让季长醉有任何的闪失。”

  伊闲道:“季大侠怎么这样谦虚了,我可是受宠若惊啊。”

  季长醉面无表情,道:“因为你给了我一个惊喜。季某一向知恩图报,自然就对你以礼相待了。”

  伊闲笑道:“哦?难道季长醉也是为了‘玉面判官’而来,惊喜我已抢先一步?这在下倒是万万没有想到。”

  季长醉道:“哼!就凭你,也配与我大哥一战?我惊喜是因为没想到几年没见,你竟然还活着,真是稀奇的很。”

  伊闲脸色难看起来,道:“季大侠的嘴果然厉害,在下可要向季大侠讨教几招,看看到底配不配与‘玉面判官’一战了。”

  季长醉将李舒云的尸身放好,道:“跟我过招?你还不够资格,那怕你师父来了,也没有与我过招的资格!”

  伊闲道:“在下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季大侠的对手,可是数年不见,在下倒是想领教一下季大侠独步天下的绝世剑法。”

  季长醉道:“我早已说过了,你不够资格与我动手。但既然你硬要比试,”他看向姚毅,又道:“我口述招式,让他与你比试就是了。如果你败了,只要赶紧滚出此地,我也不取你的性命。”

  伊闲正色道:“如果我胜了呢?”

  季长醉道:“你如果胜了,我季长醉随你处置!”

  伊闲道:“在下不敢,只要季大侠将手中的画借在下看几天就行了。”

  季长醉冷笑道:“原来你是在打这幅画的主意。”

  伊闲道:“天下没有人会做赔本的买卖,在下自是有求而来。”

  季长醉道:“做买卖的人向来都是成群结队,现在怎么只见你一个?”

  伊闲道:“因为只有最有耐心的人,才能等到最大的买卖。”

  说话这句话,伊闲像是有些等不及了,已经向姚毅摆了个“朝天仰日”的招式。这一招是武林中晚辈向长辈讨招的起手式,虽然伊闲并不认识姚毅,但既然姚毅是行季长醉口述的招式,也算是与长辈讨招了。

  “倒是知道一点礼数。姚毅,‘长虹贯日’,攻他面门!”季长醉知道王府不是久留之地,伊闲还算好对付,万一真来个一等高手,自己恐怕就会露馅。

  姚毅拔出腰间长剑,直刺伊闲面门,伊闲立即举起双爪,夹住剑尖,同时飞快地将利爪顺着剑身滑向姚毅的心口。

  “翻江倒海!”

  姚毅从地上跃起,借势旋转身子,带动长剑一齐旋转,震散了伊闲的双爪。

  “凌空疾刺!”

  姚毅一脚踩在伊闲的左爪上,借势跃起,朝着他一连刺出七剑!伊闲挡了六剑,被最后一剑刺中了衣袖。

  伊闲心下大惊:“他使的都是最最平常基础的剑招,我怎么会落了下风?”

  “力斩浮云!”

  姚毅不给伊闲喘息的机会,剑光一闪,已斩向了他的脖颈。伊闲连忙用双爪挡住这一斩,可姚毅这一剑的劲力非同小可,震得伊闲右臂都麻木了。

  “左右逢源!”

  姚毅后退半步,长剑好似疾风骤雨一般接连刺向伊闲左肩和右肩,伊闲右臂酸麻,几剑之后,躲闪不及,哧的一声轻响,被姚毅的长剑刺入肩头,顿时血流如注。

  季长醉道:“还要比么?刀剑终究无眼,这回只是刺中肩膀,下回保不齐就刺进脖子了。”

  伊闲看着季长醉手中的画,红了眼睛,不管肩头的伤痛,反手朝姚毅扑出三爪。

  这三爪来的极快,力道也极大,正是伊闲的成名绝技“追魂夺命爪”。

  “横刀立马!”

  这一招本是刀招,但刀剑同源,姚毅用起来倒也不突兀。

  只见姚毅将长剑横在心口,一手按住剑柄,一手抵住剑身,接连挡了两爪,到第三爪时,叮的一声,长剑已被伊闲的爪力折为两半。但伊闲的爪力仍未尽消,还把姚毅心口的衣衫撕出了一个口子。

  “倒是小瞧你了,旋风扫地!九天揽月!”

  姚毅虽然断了兵刃,但丝毫没有慌乱,迅速转动断剑,带起伊闲的双爪一齐转动。伊闲想脱离断剑,却迫于姚毅的力道,未能如愿。姚毅转了十多圈,陡然停下,随即猛然向上一挑。伊闲转势不及,姚毅的断剑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只要再往右移动一分,就可以斩下他的头颅。

  “我败了,季大侠当真厉害,就算不出手,也能让我败得心服口服。”伊闲想到了自己会败,但没想到会败得这么彻底。

  姚毅见伊闲已经认输,收起断剑,退到了季长醉身后。

  季长醉道:“你的‘追魂夺命爪’也还有几分威力,再精练几年,定能超过你师父。”

  伊闲扯下一片衣衫,裹住右肩上的剑伤,道:“能得到季大侠的称赞,我也不算白来了。不过我要奉劝季大侠一句,盯上那幅画的人很多,而且都来头不小,季大侠一定要多加小心。”

  季长醉道:“多谢提醒,我已经记下了。”

  伊闲转身道:“在下就此别过了,往后如若有缘,再来向季大侠讨教。”

  季长醉拱手道:“一定。”

  季长醉说完,伊闲已经几个闪身远走了。

  “倒是个讲信义的人,”季长醉面向姚毅,“辛苦你了,之前我说话有许多不当之处,真是抱歉。”

  姚毅道:“听状元郎的吩咐是我的任务,而且若不是状元郎的指挥,我恐怕早已死在伊闲的爪下了。”

  季长醉道:“你的武功不比伊闲差,就算我什么都不说,他也多半胜不了你。”

  他看着天色已经渐渐黑了,背起李舒云的尸身,道:“我们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姚毅道:“让我背着王爷吧。”

  “不用,他是我的老朋友,我要陪他最后一程。”季长醉走出大堂,看见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半空中飞舞着漫天的血红色的飞蛾。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