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三十三章 接手龙武卫(上)

第三十三章 接手龙武卫(上)

  季长醉上完早朝,来到章子丘的住处,心里还在想着早朝上的情景。

  今日早朝除了宣布季长醉为相国外,没有别的大事。

  当时决政殿里的大臣分为两派,一派赞成皇帝的决定,一派则表示反对,这也在季长醉的预料之中。

  表示赞成的那一派,都是前任相国钱秉钧的政敌,表示反对的那一派,俱是钱秉钧所扶持提拔的人,他们担心新相国上任,会对自己不利。

  但是在李熙尧的坚持下,季长醉最终成功就任相国,让那些反对的人极为惶恐不安。

  钱秉钧被罢黜的原因,季长醉也略有耳闻。他因为结党营私,排除异己,被李熙尧削籍为民,遣回原籍。

  但满朝官员都知道,钱秉钧的所作所为,每一任相国都做过,这不应该是他出事的原因,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却也没人知道。

  季长醉脑子里回想这早朝的事,身子已经到了章子丘的床边。

  章子丘还在熟睡,嘴边流出的口水,浸湿了半个枕头。

  季长醉见章子丘这副模样,心里觉得好笑,有意要捉弄他一番,便对他用了“千哭千笑针”。

  “千哭千笑针”是医家的一种折磨人的针法,被施了这针的人,周身奇痒无比,有如万爪挠心,让人又痒又痛苦,以至于哭笑交加,如不除去插入穴位的银针,决计停不下来。

  季长醉混迹江湖十多年,各种奇门异巧都有所涉及,当初他正是因为吃了“千哭千笑针”的苦头,才学了这门针法。

  可季长醉对章子丘施用“千哭千笑针”时,却茫然困惑起来了。

  因为他在章子丘的周身穴道上插毕了银针,章子丘却仍然在熟睡。

  季长醉顿时大感困惑,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见章子丘仍是鼾声不断,便拔去了他身上的银针。

  这时章子丘突然转醒过来,睁开眼睛,正好看见季长醉在拔出插在他“商曲穴”上的最后一根银针。

  章子丘见自己身上插着银针,立时惊叫了一声,季长醉手一抖,不想那银针微微一斜,刺入了章子丘的血肉,疼得他哇的一声,眼泪都迸溅出来了。

  “好痛!你干什么,拿针扎我干嘛?”章子丘缩到床角,委屈地看着季长醉。

  季长醉此时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但很快便摇了摇头,自顾自地说道:“不可能,这小子明明是章古朗的儿子,而且看起来如此窝囊,跟那个人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章子丘道:“你自说自话些什么,今天你无缘无故的拿针扎我,不好好赔偿我,我可不放过你。”

  季长醉道:“我用针扎你又怎么了,你小子口气倒还挺大。我看你得了昏睡症,好心为你医治,你竟然还怪起我来了。当真是好心没好报,早知如此,让你症发身亡好了。”

  章子丘从没听过什么昏睡症,但他知道自己睡起觉来,往往可以一觉睡到正午,又见季长醉把昏睡症的害处说的这么大,不免害怕起来,道:“真的么?这昏睡症真有这么厉害?”

  季长醉原本只是想吓唬一下章子丘,没想到他竟如孩童一般天真,这么容易就受了骗,又不忍心再骗他,道:“骗你的,哪里有什么昏睡症,都是我瞎编的。”

  章子丘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聊,这样吓人有趣么?”

  季长醉道:“我是看你小子蠢得不行,给你上上课,不然等你以后行走江湖了,不知道要栽多少跟头,所以你应该好好谢谢我才是。”

  章子丘道:“呸,我恨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谢你,柔姐还说你会保我周全,看来我不死在你手上,就已经是万幸了。”

  季长醉躺在在一把藤椅上,道:“唉,本来还想带你去见你师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见不着了。”

  章子丘忙从床上跳下来,抓着季长醉的肩膀,道:“你知道我师伯被关在哪儿了?快带我去找他!”

  季长醉道:“你看看,你这是求人的样子么?”

  章子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立马把手从季长醉的肩膀上放了下来,道:“算我求你了,快带我去找师伯好不好?”说着,两腿一折,竟要给季长醉跪下了。

  季长醉踢了章子丘一脚,冷冷地道:“这样便要下跪了么?”

  章子丘后退了两步,颓然道:“我实在是太想见到师伯了,这么多天没见,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变成什么样了,他被步奎关押了这么久,想必是吃了很多苦头。”

  季长醉心道:“这小子对他师伯一片孝敬之心,倒是有些感人,可惜性子太过软弱,这一点实在是可恨。”便道:“罢了,罢了,看在你还算有点良心的份上,穿好衣服,跟我走吧。”

  章子丘听了这话,简直是喜出望外,一股脑地套好衣服,对季长醉笑道:“我们这就走吧。”又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师伯的所在的,又怎么能带我去见他?”

  季长醉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到了那地方你就知道了。”

  章子丘撇了撇嘴,道:“你们这些人,说话总喜欢卖关子,叫人讨厌的很。”

  季长醉笑道:“什么叫‘你们这些人’,什么叫‘卖关子’?”

  章子丘道:“知道别人不知道的,藏着不肯说出来,这样的人就是你们这样的人了。十分话只说一分,留着九分吊人胃口,就是卖关子了。”

  季长醉沉吟道:“你说的倒也有一点道理。”

  他走出房门,又回过头对章子丘道:“龙武卫已经归我管了,你师伯也就归我管了,明白?这总不是卖关子了吧。”

  章子丘也跨出房门,大喜道:“什么?我刚刚没听清,你再把话说一遍,说得清楚些。”

  季长醉没有理他,嘴里小声道:“这小子心地不坏,其实也还可爱。”他这话说的声音小极了,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

  章子丘跟在他身后,总是反复地说着一句话:“你再把话说一遍,你再把话说一遍……”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