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三十九章 朝堂中的暗流

第三十九章 朝堂中的暗流

  季长醉让车夫把马车停在一边,自已从马车上下来,走到裴世勋附近,只见有三个官员正在找他的麻烦。

  这三个官员,一个穿着褐底红纹官服,一个穿着黑底黄纹官服,一个穿着红底流云纹官服。

  季长醉见过他们一面,知道这三个人分别是吏部令刘青辞、工部大夫赵唯诚、户部少卿鄢磊同。

  刘青辞道:“哟!这不是裴大状元么?怎么不在南蛮待着,跑到应天来了?”

  裴世勋没有理他,把他当做了空气。

  赵唯诚道:“裴大状元,你如今可是地方官,见着我们京官,理应恭敬孝顺才是。怎地你不但不向我们问安,反倒连我们的话都不回一句,这是何居心哪?”

  裴世勋还是没有理会他,兀自望着城门内,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忽然笑了。

  鄢磊同怒道:“赵大人、刘大人见你好歹考取过功名,喊你一声状元。你却连一句话也不回,我可没有两位大人的好脾气,你这个南蛮的无礼之徒给我听好了,我数三个数,你要是还不回话,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一!”

  “二!”

  他刚要数到三,却听得一个人道:“大人好大的气魄,是要让谁不得好死啊?”,扭头一看,大惊失色。

  “属下不知相国大人在此,口无遮拦,伏请相国大人恕罪。”鄢磊同见到季长醉一脸怒容,心中立时惴惴不安,声音都发颤了。

  季长醉道:“大人与裴大人有什么过节么,怎么要让他不得好死呢?”他把“不得好死”说得很重,像是真的要让一个人不得好死一般。

  鄢磊同脑门上不觉渗出冷汗,道:“相国大人听……听……听错了,属下不敢……万万不敢啊。”

  这时驶来一辆四驾马车,从马车上下来一人,那人面色红润,精神饱满,双目熠熠有神,身穿红底鱼龙服,腰间束着一条玉带。

  季长醉认出来人是户部上卿陶延礼,拱手道:“几日不见,陶大人可一切都好?”

  陶延礼也拱手道:“托相国大人的福,陶某好的很。”

  他看向鄢磊同,又道:“我在车中听得相国大人在质问磊同,他是我的门生,不知哪里得罪了相国大人?”

  鄢磊同顿时松了口气,刘青辞和赵唯诚也跟着松了口气。

  季长醉道:“鄢大人没什么得罪我的,他只是要让我的人不得好死,使得我多少有些难堪。”

  陶延礼看向裴世勋,道:“哦?想不到裴大人是相国大人的人,我在此为磊同向相国大人赔罪了。”

  鄢磊同忙道:“卑职有眼无珠,不识裴大人面目,请相国大人恕罪!”

  刘青辞和赵唯诚也道:“卑职有眼无珠,不识裴大人面目,请相国大人恕罪!”

  裴世勋冷笑一声,道:“现在却说不认得我的面目了么?当真可笑至极!”

  陶延礼道:“相国大人,磊同和刘青辞、赵唯诚既然已经知错,可否宽恕了他们的罪过?”

  季长醉道:“陶大人高看季某了,他们都是你的人,季某哪有向他们问罪的权力呢。”

  陶延礼道:“相国大人说这话,我可就听不大懂了。您贵为相国,统领百官,磊同他们还不都是您的人吗?”

  季长醉道:“哦!原来我还是相国啊,陶大人不说,我倒还忘得一干二净了!”

  陶延礼明白季长醉话里意思,知道他不肯轻易放过鄢磊同,脸色一沉,道:“相国大人,卑职要提醒您一句,大暠的相国,不是没有因为激起官愤,而被罢免的先例。就算是皇上的兄弟,该罢免的,还是会被罢免。”

  “是么?”季长醉面向裴世勋道,“我们走,本相倒要看看,谁会被罢免。”说完,已经上了马车。

  陶延礼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低声道:“哼,你就得意吧,这样的相国,看你能当几天。”

  鄢磊同道:“老师,我安全了吗?”

  陶延礼道:“他已下了决心要摘你的官帽,你虽然是我的学生,我也保不了你了。”

  鄢磊同抓住陶延礼的衣袖,又道:“老师,你要帮学生一把啊!学生要是丢了这顶官帽,学生也不想活了。”

  鄢磊同扯开衣袖,径直走向马车,道:“没用的东西!你落得这个下场,还不是咎由自取!”

  车夫待鄢磊同上了马车,挥动了几下鞭子,马车便开走了,鄢磊同追赶着马车,却越追越远。他被路上的一块石头给绊倒在地,昏厥了过去。刘青辞和赵唯诚赶过去看他,直觉得唇亡齿寒,知道只要他被罢了官,自己的官位也决计保不住了。

  季长醉在马车上伸展开身子,倚靠在车厢里的靠垫上。

  裴世勋道:“大人这次和陶延礼闹得厉害,于大人是不利的。大人在朝堂上还没有培植起自己的势力,无数官员都在盼望着大人倒台,大人应该与九卿都搞好关系,以求坐稳相位。”

  季长醉道:“我知道我不该开罪他,但我着实咽不下这口气。他陶延礼不过是个户部上卿,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

  裴世勋道:“必是有人在背后为他撑腰,不然他怎敢这么放肆。”

  季长醉道:“依你看来,是谁在为他撑腰?”

  裴世勋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不光有人在盯着大人的相国之位,还有人在觊觎皇上的宝座。”

  季长醉惊道:“朝中有人想造反?”

  裴世勋道:“历朝历代,从来都不缺少想要谋朝篡位的人。”

  季长醉沉思了一阵,道:“这样的祸害,非要除掉不可。”

  裴世勋道:“大人准备何日动身前往名剑阁?”

  季长醉道:“明日就走。”

  裴世勋道:“大人路上一定要带足护卫,世勋担心会有人在路上对大人不利。”

  季长醉道:“放心,我会带上一百龙武卫,要是谁敢对我不利,尽管让他来送死好了。”

  裴世勋道:“这样世勋就放心了。”

  这时车夫突然勒住马头,道:“相国大人,应天首富康复观求见。”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