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五十二章 师即尔父(6)

第五十二章 师即尔父(6)

  季长醉看才西东这么用力磕头,心头忽然感到十分的疼痛,仿佛才西东的头磕向的不是冰冷的雪地,而是他的心口。

  季长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他们三个刚刚还要置他的师父于死地,他怎么会为他们而感到心痛呢?

  季长醉不知道,但他知道南蛮是没有给别人磕头的习俗的。

  中陆之人都说南蛮的人都是尚未开化的“蛮族”。不错,南蛮的人的确是“蛮”,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蛮”得很,他们宁愿死,也不会给别人磕一个头的。

  可才南北和才西东怎么会这么疯狂这么认真的磕头,把雪地都磕红了?

  季长醉心想:“他们两个定是把哥哥的性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只要能救哥哥的命,你就算要他们下到十八层地狱,他们也决不会有半点犹豫的。”

  弟弟尚且如此,哥哥岂不是更甚!

  才中衡看到两个弟弟为了他如此低声下气,如此不要性命,他多想把喉咙送上那雪亮的剑尖,一死了之!

  可他知道只要他一死,他的两个弟弟绝不会苟活!

  所以他不敢死,他只能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徐伯启,那眼神里分明在说着:“只要您老放我们三兄弟一条生路,但凡我们三兄弟还有一口气在,必定任凭您驱使!”

  季长醉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道:“师父,弟子向您老求情,饶过他们几个罢!”

  才西东和才南北听了季长醉的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都把他的面貌记在了心里,心道:“他是我们三兄弟的大恩人,如果我们三兄弟能逃过这一劫,一定要报答他的大恩大德!”

  徐伯启轻叹一声,收剑背过身来,道:“你们三兄弟本性不算太坏,今日看在我徒儿的面子上,放你们一条生路,以后好自为之罢。”

  才中衡立即跪倒在地,大道:“您老和您徒弟的恩情,我们三兄弟永世不忘!”

  才南北和才西东也都大道:“您老和您徒弟的恩情,我们三兄弟永世不忘!”

  徐伯启走进剑庐,在剑庐门口对他们三个道:“起来下山去吧,把那些虫子都收了,我和我徒儿不需要你们三个报恩,只盼你们三个往后多做些善事就好了。”

  才中衡随即和才南北、才西东一齐站了起来,道:“谨遵教诲!”说完,把雪地上的五毒虫都收了。

  才中衡对季长醉道:“我们三兄弟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的很。”

  季长醉道:“没有闹出人命,算不得什么麻烦,你们这就下山去吧,现在天黑的早,而夜里的山路是最难走的。”

  才氏三兄弟便一齐和季长醉告辞,然后相互搀扶着下山了。

  吕惭英道:“他们这三兄弟的情谊,世间倒是少有的。想不到他们虽然用的都是最毒的招数,但心肠却都还不算歹毒。”

  季长醉道:“人可以选择招数,招数却不能选择人,所以有的时候一个穷凶极恶的人,往往使的却是最最光明磊落的招数。”

  徐伯启走进剑庐,忽然哇的喷出一大口鲜血,季长醉连忙奔到徐伯启身边,将他扶起,双目流泪,叫道:“师父!”

  以季长醉的医术,见徐伯启气息奄奄,知道他已不行了。

  徐伯启同样知道自己已经无救,但他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毫无惧意,豪笑道:“傻孩子,你哭什么?我早说过多次了,死原是天地间最为寻常不过的事,不必感伤。我方才运功过度,以至毒发,这并不打紧,不过是让毒早发了一两天罢了。”

  他叫季长醉“傻孩子”,是因为季长醉原本就是被他收养的,他亲眼看着季长醉一点点长大,看着季长醉一步步从一个稚嫩的孩童成为名震江湖的大侠,他亲眼见证了季长醉的从小到大的一切,所以他其实已经不是季长醉的师父,而是季长醉的“父亲”了。

  季长醉想到这一点,更是眼角含泪,浑身颤抖不已。

  徐伯启看着含泪颤抖的季长醉,又道:“为师就要走了,你要开心些。要知道,我走了以后,你就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剑客了。”

  徐伯启言语中没有提及一个“死”字,因为他觉得这个字太过悲伤了,而他的死是值得庆幸的,因为他的死,其实意味着一个时代的新生。这个新生的时代无疑是属于季长醉的,这其实让徐伯启很高兴,所以他觉得他的死一点也不悲伤。

  吕惭英他们见徐伯启在临死之前还能如此豪迈乐观,都暗叹道:“徐老前辈真不愧为武林第一高手!”

  徐伯启已到了弥留之际,他体内毒虫的毒素已经侵入了大脑,这让他脑袋发烫,神志不清,但他清楚的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他在七十年前就知道他在现在要干什么了,所以即使他已经被虫毒弄得神志不清,他还是开口哼着一首歌。

  这首歌的风格与中陆的所有歌曲都截然不同,它听起来像是一只雄鹰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盘旋呼啸。

  季长醉他们都没听过这样的歌,但在徐伯启生命的最后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说话,甚至谁都暂时停止了呼吸。

  徐伯启哼唱着不知名的歌,哼着哼着就闭上了眼睛,结束了他长达七十四年的人生。

  其实他的生命并没有结束,他的生命在季长醉的身上真实的延续着,这是一种传承,所谓的“子承父业”,“兄终弟及”,说的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季长醉在处理徐伯启的后事时,选择了火葬。这是徐伯启生前反复叮嘱过他的,季长醉不会违背徐伯启的意志,尽管他并不理解火葬这种行为。

  季长醉把整个名剑阁连同徐伯启的遗体一起“火葬”了,烟火冲天时,他感觉他“葬”掉的不止是名剑阁,还有他的过去。

  很久以后,季长醉将会知道,火葬是北漠人才有的传统。

  摩天顶的一把大火,让应天山的其它地方都变得暗淡无光。

  而此时在应天山的山脚下,苦霑恭敬地站在一个人身后,而那个人长着一头耀眼的黑发。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