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五十九章 紫红色的短笛(上)

第五十九章 紫红色的短笛(上)

  季长醉是在承天城初遇赵指柔的,那时候也是寒冬,但是没有下雪,天气是晴朗而温和的,淡黄的太阳高挂在空中,散发出让人昏昏欲睡的温暖光线。

  那时是季长醉来到承天城的第三天,他在承天城最有名的“汇缘斋”里,排着长队买店里最有名的烤乳鸽,打算带回去给还在睡懒觉的段钰钰当作午饭。

  季长醉在排队的时候不喜欢四处张望,他只喜欢看着排在他前面的那个人,他看那个人的体态、衣着,如果那个人偶尔会回头一两次,他还会看那个人的容貌。

  季长醉看这些东西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他只是以此来推测那个人的家世、性格、身手和他的身份,用来打发排队时的无聊的时间罢了。

  季长醉的眼光很少出差错,被他仔细看过一会儿的人,在他面前基本上就是一个透明人了。

  但现在季长醉已经看了眼前的人一刻钟了,却觉得她还是一个猜不透的迷。

  她身形佝偻,头上缠着一块蓝印花布,脸黑得像铁锅一般,鼻子和脸颊上还分布着点点黄斑。她在旁人看来,完全就是一个丑陋的乡下女子。

  可季长醉却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知道一个人的身材相貌是容易伪装和改变的,但一个人的气质和风度,却很难改变。

  一个帝王就算扮作沿街行乞的叫花子,在有慧眼的人眼中,他也是一个帝王。

  季长醉是有一双慧眼的,他在练剑时只用一剑,就能一片不落地将空中飞舞的一百五十六片落叶斩为分毫不差的两半,所以他知道眼前的“丑陋女子”绝不丑陋。

  如果她丑陋,蓝印花布下的头发怎么会如青丝做成的丝绸一般黑亮顺滑?如果她丑陋,身上的气味怎么一点也不难闻,反而有一股淡淡的水仙花香气?如果她丑陋,怎么移步时虽然一瘸一拐,看起来却还是好像凌波微步一般?

  季长醉知道这一切都说明了眼前的“丑陋女子”实在一点也不丑陋,反而极有可能是一个绝世独立的美人。

  可作为一个美人,应该是唯恐别人不能欣赏到自己的风姿,她为什么还要故意把自己扮丑呢?

  季长醉来不及细想,因为十几位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已经把原本只打开一侧的大门给踢开了。

  为首的刀疤大汉踢开门,大喊道:“都别动,谁动我要谁的脑袋!”

  那虚掩着的大门本来是用来保证排队的秩序的,现在却被这些刀疤大汉们给踢开了,季长醉与刀疤大汉无冤无仇,但他们不该让他多排一会儿队。

  季长醉正欲出手教训教训这十几个刀疤大汉,却感到有一颗被蓝印花布缠着的头靠在了他的肩头上,他顺势就搂住了她的细腰。

  季长醉低眼看去,与那“丑陋女子”四目相对,只觉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明亮的眼睛,他甚至觉得就算把天上最亮的星星摘下来,也比不上这双眼睛的明亮之万一。

  这时还在排队的季长醉不会想到,那些刀疤大汉要找的人就是此时假装依偎在他肩头的“丑陋女子”,更不会想到“丑陋女子”就是赵指柔,当然他也绝对想不到,他会在这样的状况之下邂逅赵指柔。

  但不过季长醉也没有想到,在他看到赵指柔的眼睛的那一刻,刀疤大汉们就已经逃过一劫了,他们应该好好谢谢赵指柔,谢谢她救了他们一命。

  因为那时的季长醉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只要剑一出鞘,就必定要见血的。

  刀疤大汉们进了“汇缘斋”,把所有人都仔细的看了一遍,看到季长醉和赵指柔时,还说了一句:“呸!这么丑的人也要,真是上辈子没见过女人!”

  刀疤大汉们把“汇缘斋”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但是好像一无所获,都失望地走了。

  为首的刀疤大汉走的时候还大骂道:“他妈的!那个小妖精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刀疤大汉们一走,赵指柔就推开了季长醉,道:“你小子臭不要脸,竟然敢占我的便宜!”

  季长醉有些哭笑不得,道:“明明是你自己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的,怎么怪我。”

  赵指柔道:“谁让你搂我的腰的?”

  季长醉道:“这……”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甚至觉得她说的确实有些道理,虽然是她先把头靠上来的,自己也不该搂住她的腰。

  这时季长醉还没和女人打上足够的交道,他还不知道一旦和女人斗起嘴来,永远是男人吃亏的。

  “说吧,你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赵指柔板着脸,一脸严肃的问道。

  季长醉叹了口气,道:“你想要我怎么赔偿你?”他感到自己可真是苦命,怎么这样类似的话在三天之内,已经说了两次了。

  当然,要是有人知道赵指柔的真正面貌,肯定会很乐意的说出季长醉说出的话的。

  赵指柔眼珠转了两圈,道:“嗯……听说这里的烤乳鸽很好吃,你去给我买两只过来。”

  季长醉道:“你不是已经排在我前面了么,自己买不就行了?”

  赵指柔嗔怒道:“叫你买你就买,哪儿来这么多废话!”说着已经站在了队伍之外。

  季长醉本欲反驳她,以他的身份,除了徐伯启,有谁敢这么使唤他?可他看到此时已经不再佝偻的赵指柔,看她亭亭玉地立在那里,又不忍心反驳她,就脸一红,闷头排队去了。

  赵指柔像是察觉到了季长醉心里的变化,又装作佝偻的样子,道:“你小子不该看的别看,小心把眼珠子都看得掉出来了。”

  季长醉假装没有听到她的话,一声不吭地买了三只烤乳鸽,把其中两只给了赵指柔,剩下的一只就细细地打包了,好带回去给段钰钰吃。

  赵指柔接过烤乳鸽,立马走到“汇缘斋”旁的一条小巷子里大快朵颐。

  季长醉看她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道:“看来她已经饿了很久了,不然一个美人,不会这样子吃东西的。特别是这种烤乳鸽,美人应该只吃厨子片下来的鸽肉才对。”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