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六十章 紫红色的短笛(中)

第六十章 紫红色的短笛(中)

  那时的季长醉显然是对美人有着什么误解,因为赵指柔就算不饿,吃烤乳鸽时也没有耐心等到厨子把鸽肉给片下来的。

  赵指柔很快的吃完了两只烤乳鸽,随意的用衣袖擦了擦嘴,道:“你还留着一只乳鸽是做什么用的?”

  季长醉看她擦完嘴之后,脸上变得白一块黑一块的,笑道:“这只你可别想吃了,我要带给别人的。”

  赵指柔眨了眨眼睛,道:“给别人带的?我猜猜啊……嘻嘻……是给你的小情人带的吧?”

  季长醉当时便涨红了脸,道:“你可别乱说,我独身一人,哪里来的小情人?”

  赵指柔道:“哦,我明白了。你既然是独身一人,没有小情人,那陪我去买点东西,应该不打紧吧。”

  季长醉道:“我可没这么多闲工夫陪你玩。”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很期待和赵指柔一起走走的,因为他还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可如果跟她走了,手里的烤乳鸽又要怎么办?段钰钰醒来要是没看到自己,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谁料赵指柔理也不理季长醉,自个走出了巷子,道:“哼,不识抬举,我才不稀罕你呢!”

  季长醉听了这话,也不知怎的,竟然跟着跑到了赵指柔身旁,一言不发的走着。

  赵指柔噗嗤一笑,道:“你刚刚不是还没有闲工夫陪我么?怎么现在又一溜烟地跑过来了?真是不要脸。”

  季长醉辩解道:“我看你一个人在这大街上行走,担忧你的安危才过来的,你可别好坏不分。”

  赵指柔道:“哦,那你的意思是这大街上都危险的不得了喏?”她听了季长醉的话,心里其实开心的很,但偏要装出与他为难的样子。

  季长醉自知说不过她,便岔开话头,道:“你快说说你要买些什么吧,早点买完也算了却一件大事。”

  赵指柔微微有些生气,道:“难道在你眼中,陪我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越早结束越好么?”

  季长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赵指柔问道。

  季长醉这时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因为他发现自己对赵指柔的脾气实在是捉摸不透。

  那时的季长醉还不会知道,就是因为他对赵指柔捉摸不透,才会对她越陷越深,以至于到最后不得不自拔的时候,痛彻心扉,他的武功也是在那之后被废的。

  ………………

  “入不还”是当年承天城最大的店铺,里面什么都有卖,据说只要出到足够的银子,连圣旨都可以买得到。

  当然,至于那圣旨是真是假,就没人知道了。因为还没有那么蠢的冤大头,会花上大价钱,买一个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的圣旨。

  季长醉陪赵指柔走在“入不还”里,真是后悔不已,因为他觉得他现在真的是“一入不还”了。

  季长醉不知道赵指柔一共买了多少东西,反正季长醉对她的买的大多数东西都叫不出名字,只管付钱就是了。

  付钱的时候,季长醉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冤大头,因为付完钱之后,他除了身上的衣服和背上绑着的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本来他背上的剑也是要没有的,但他拼尽了力气,总算是把剑从赵指柔的手里抢了回来。不然赵指柔一定会把那柄剑换成银钱,用来买其它东西的。

  虽然季长醉保住了剑,但是也招来了赵指柔的责备:“怎么这么小气啊,一把剑都舍不得吗?”

  季长醉很是无语,你把我的钱都花光了,难道连我最宝贝的剑也不肯放过吗?

  赵指柔把买的东西都让季长醉提着,然后两人一起出了“入不还”,随后在赵指柔的指引下,他们又去了一个不知名的温泉。

  赵指柔要季长醉把手里提着的东西都放在温泉,又道:“去给我到外头守着,要是给什么东西闯进来了,我一定要你好看!要你敢偷看,我一定挖了你的眼睛!”

  季长醉耸了耸肩,老老实实地背过身,为赵指柔察看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听一个女人的吩咐,她几乎没有武功,也没有露真颜给自己看到,自己为什么会照她说的去做呢?

  季长醉不明白,但当他听到哗啦哗啦的水流声时,心中却是浮想联翩。

  当他看到之后从温泉里出来,穿好衣服的赵指柔时,心中的想象一下子就全都变成了现实,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和他想象中的人长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当然,在这之后他再也没见到过第二个人能长得和想象之中的人儿一样,不要说一样,连相似的都没有。

  要想知道现在季长醉的想法,要从这个时间点往后推十五年,推到章子丘第一次见到赵指柔的徬晚,那时候章子丘的想法,就是现在季长醉的想法。

  只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季长醉见到的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赵指柔,而章子丘见到的,是“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的赵指柔。

  季长醉见到的赵指柔还报有对未来和明天的向往,章子丘见到的赵指柔却已经在未来和明天中饱尝了忧患和不幸。

  但不管怎么说,季长醉和章子丘所见到的赵指柔都是同一个人,只是在不同的时间段里存活着的人罢了。

  这时的季长醉还不知道人是活在时间里的这个道理,他纵然聪明的很,也要十二年后在白鹭湾才能明白这个道理——每个人都活在被时间所切割好了的几个片段里,在这些片段里,人们度过他们短暂的一生,留下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一切言语、一切故事、一切啼笑。

  现在的季长醉就是在自己的十六岁片段里,遇到了身处十五岁片段的赵指柔。

  很多年以后,季长醉在某一个黑暗的雨夜,听着稀疏而清晰的雨滴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时,将会想起自己十六岁的整个片段。他会发现自己十六岁的片段中最为美好的记忆,就是遇到了十五岁的赵指柔。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