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六十一章 紫红色的短笛(下)

第六十一章 紫红色的短笛(下)

  赵指柔从温泉里出来,身上穿戴着的都是今天在“入不还”买的衣衫、首饰。

  季长醉花钱买这些衣衫、首饰时,觉得心痛,但看到这些东西穿在赵指柔的身上后,又觉得物有所值,这钱花的太值了。

  赵指柔道:“看什么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

  她明明讲的是很难听的话,季长醉却觉得动听的很。

  季长醉道:“好了,我不看就是了。”

  赵指柔又道:“现在我不要你陪了,你走吧。”

  季长醉没想到赵指柔会这么突然地赶他走,道:“你……你说什么?”

  赵指柔笑嘻嘻地道:“我要你赶快走,怎么,你舍不得我?”

  季长醉有些不好意思,道:“哪有……我……我这就走。”

  他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我叫季长醉,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还请告知在下,来日江湖再见,也好称呼。”

  赵指柔扔给季长醉一个短小的物什,道:“我姓赵,闺名指柔。你以为咱们以后还会再见面么?”

  “一定会的!”季长醉伸手接过那个物什,看见那是一根紫红色的短笛。

  ………………

  季长醉从回忆中逃了出来,他知道无论回忆有多么的美好,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的。

  现实是去竹里巷见赵指柔一面。

  季长醉对自己平定西瘴的乱党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他才会逼着自己去竹里巷见赵指柔一面,他怕如果这次不去,就没有机会了。

  竹里巷这个地方,是应天城中最寻常的地方,因为人人都可以进去,但那里其实也是应天城中最神秘的地方,因为极少有人能知道竹里巷的真正面目。

  季长醉是知道竹里巷真正面目的人之一,他知道竹里巷里是机枢阁的所在,而赵指柔就在机枢阁之中。

  季长醉轻车熟路地走进紫竹林,走到林中无人的深处时,施展起“游云掠影”轻功,几个起落,就踩在了一株紫竹之巅,然后俯看着整片紫竹林。

  机枢阁的位置每天都在随着日月星辰的变化,以一套特殊的规则变化着,所以外人如果不明白这一层变化,就算知道机枢阁就在这片紫竹林之中,也绝对找不到机枢阁确切的所在之地。

  季长醉已经看到了机枢阁的所在,但他没有奔向机枢阁,而是随手折下了一支紫竹的竹枝,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有人在跟踪着他。

  这个人气息隐藏的极好,季长醉一路上都没有察觉,要不是他在现在站的高,听到了绝不该有的风声,他也察觉不到那人的存在。

  “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季长醉摘去了手中竹枝上所有的翠绿的叶子和紫玉似的旁枝。

  季长醉四周竹枝上的积雪忽然都簌簌地落了下来。

  一人大笑道:“十年不见,相国大人的耳目还是这样灵敏,当真令老夫倾羡。”

  笑声未绝,季长醉对面的竹枝已经多了一个淡金色头发,脸上布满丑陋的刀疤,左手没有手指的沧桑老人。

  “哈哈,虞老怪还是宝刀未老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季长醉左面的竹枝上也忽然多出了一个人来,这个人十分消瘦,看起来就是一张皮包着骨头,好像随时都会被风吹倒。

  但季长醉见了这个人,心下却是一紧,手心都冒出了细汗,因为他看他所在的那株竹子居然都没有半点摇晃的痕迹,这样的轻功,实在是可怖!

  不过季长醉也不是特别惊讶,毕竟这两人他都是认识的,他道:“看来在下的面子实在是不小,居然可以惊动‘狂战不休’虞大侠和‘踏雪无痕’孙大管事。”

  那左手无指的老人笑道:“想不到十年不见,季少侠还记得虞少基这个老废物!”

  季长醉听到他自称“老废物”,知道他的性格脾气都已经变了,轻叹了口气,他没想到十年前挑战天下高手,输了就在脸上划上一刀,或者斩断一根手指的“狂战不休”,居然也称自己为老废物了。

  季长醉听着风声,又道:“两位既然还叫了些朋友来,为什么还要藏着掖着?”

  孙达贵阴沉地笑道:“相国大人的眼睛果然洞若观火,名不虚传,他们久闻你的大名,早就想见见你了。”

  他话未落音,季长醉右面的竹枝已多出了三个人来。

  季长醉见了这三人,心中不由得一惊,因为此时虽然是艳阳高照的大白天,他却觉得自己看见了只该在夜里出没的厉鬼。

  这三个人确实像极了厉鬼。如果这三个人不是厉鬼,怎么会脸上分别是灰白、死黑、血红三种颜色,怎么会穿着一色的丧服,又怎么会一个个都眼球突出,面目可怖?

  季长醉沉声道:“这三位看起来不像是中陆人,还请两位为季某引见引见。”

  虞少基道:“相国大人好眼力,这三位乃是西瘴无常派‘无常鬼人’的关门弟子。”

  季长醉心道:“在龙渊时,南蛮的武林人士出来了,现在西瘴的武林人士又冒了出来,如果北漠的武林人士再掺合进来,中陆武林就真是遇上了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了。”

  这时那三人中的血红脸道:“我师父说季长醉的武功当世无敌,剑术举世无双,怎么没看到你的剑?”

  季长醉笑道:“我手里的竹枝就是我的剑,阁下如若不信,尽可以来试试。”

  血红脸道:“师父不带兵刃,都不敢与我们三个过招,你只用一根竹枝,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了”字刚刚出口,血红脸就已经取出一副锁链,朝季长醉掠了过去。

  季长醉立在竹枝上,只是含笑看着他,一动也没有动,就算他现在只有一成功力,他还是这么自信,自信到对血红脸凌厉的攻势不屑一顾。

  眼看那血红脸的锁链已经要击中季长醉的心口,季长醉却不慌不忙的朝那锁链直直的刺出了一‘剑’。

  竹枝碰到锁链,就好像是滚烫的热水遇上了行将消融的冰雪,势不可挡,把锁链尽数化为了碎铁,而竹枝却依然完好无损。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