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七十一章 七毒手(上)

第七十一章 七毒手(上)

  韩佛川冷笑一声,道:“不错,的确有数不清的人都败在了你的剑下,可他们与我比起来,什么都算不上!你可还记得夏连么!”

  季长醉道:“记得,她不是你的妻子么?”

  韩佛川仰天长叹,道:“那是从前的事了,你知不知道,自从十年前我败在了你的剑下,她的心就已经不在我这里了!”

  季长醉道:“哦?难道自那以后,你的妻子就红杏出墙了么?可就算是如此,又和我有什么干系?”

  韩佛川的面孔忽然变得狰狞起来,道:“那个小贱人红杏出墙,伸向的却是你季长醉的庭院,你还敢说和你没有关系么!”

  黄筱竹听了这话,顿时面若寒霜,冷冷地道:“好一个‘季氏风流’啊!季长醉,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想不到你早在十年之前就勾引了别人的老婆!”

  季长醉先是被韩佛川的惊人之语吓了一跳,又被黄筱竹的错骂给吓的不轻,连忙道:“筱竹你误会了,我与他的妻子根本就没有半点瓜葛啊!”

  黄筱竹道:“你还在狡辩!难道天下会有男人自己给自己找绿帽子戴么?”

  季长醉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因为天底下确实没有这样的男人,他于是只能对韩佛川喊道:“你自己说,我几时与你的妻子有染了!”

  韩佛川道:“你和那个小贱人虽然没行苟且之事,但是自从那一天开始,她的全部心思,就都放到你的身上来了!这样还不算是与你有染么!”

  季长醉感觉事情越描越黑,又道:“你且说说,我生平只与你的妻子见过一面,你的妻子怎么就和我有染了?”

  韩佛川又冷笑了一声,道:“好,反正我迟早都要杀你泄恨,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就把事情的原委经过都仔仔细细、原原本本地的讲给你听听!”

  季长醉笑道:“这样的事情我的确是想听的,不过你就算练成了‘七毒手’,也不应该自信到可以取我季某人的性命了吧?还是说你留着别的杀手锏,或是带了什么厉害的不得了的帮手?”

  韩佛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的神态已经变的无比的专注起来,开始讲述只属于他的那个,他认为曲折离奇,却又真实可信的故事。

  这个故事他是从很久之前,他对还没成为他的妻子的夏连一见钟情的时候开始讲起的。

  “二十年前,我还只有一十七岁,我师父‘剑中痴’范阔也还在世。那一天是八月十五,夏家庄的庄主夏鹤清为了庆贺他的独女夏连的十六岁生辰,广发请柬,邀请天下英雄去他庄上做客。我师父当时也算是江湖里的一号人物,自然也收到了请柬,就带着我去了夏家庄见见世面。

  “我和我师父八月十四动身,八月十五晚上才到了夏家庄。嘿嘿,那时候的月亮,比起现在,可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我和师父进了夏家庄,夏鹤清就把师父请到了上座,而我因为辈分太小,只能坐在下桌,但这并不妨碍我看到夏连。你知道她那时候有多好看么,反正我现在是用语言形容不来,但是我记得,那时候她一走出来,所有的宾客都丢下了碗筷,痴痴的看着她。”

  季长醉道:“这一点我是信的,我师父说过,二十年前夏连的确算得上是武林第一美人。”

  韩佛川难得地笑道:“你师父还是有点眼光的。所以我当时一看到她,就不自知的爱上了她,可是我当时武功低微,也没什么背景,向夏鹤清求亲,他根本就不搭理我,还让我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寒酸样,下辈子投个好胎!”

  季长醉忽然道:“十五年前从夏家劫走大小姐夏连,一路杀了夏家十三路高手,一年后与夏连生米煮成熟饭,逼得夏鹤清认了那门婚事的人,就是你么?”

  韩佛川道:“不错,就是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我当年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才娶到的老婆,她现在的心思却在别的男人那里。”

  季长醉道:“我可没这么想,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不惜为之付出一切代价,至少这样的勇气,我是佩服的。”

  他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道:“你这么爱你的妻子,可你为什么又说你的妻子与别人有染?”

  韩佛川道:“我说话从来都是有依据的,没有依据的话,我一句也不会说。”

  季长醉道:“你是说你找到你妻子出轨的证据了吗?”

  韩佛川紧咬着两排白牙,狠狠地道:“那证据何需要找!她那天亲口和我说,说你季长醉少年英雄,武功不凡,我就算是练一辈子也比不上!你知道么?她还亲口和我说,说要我放了她,让我成全她,好让她来找你,与你相会!”

  季长醉道:“可我自那以后,确实再没见过她,所以你并没有成全她,是也不是?”

  韩佛川道:“我那时爱她爱的正深,怎么可能成全她?我那时候还以为她是嫌我武功不好,输给了你,就没日没夜的苦练,可说到剑法,我再怎么苦练,又怎么能比得上你师父天下第一剑客徐伯启所教授的剑法?”

  季长醉看了一眼韩佛川的双手,道:“所以你就练了‘七毒手’?”

  韩佛川道:“不错,那时候我眼见练剑无论如何也胜不了你,就打起了‘七毒手’的主意。”

  季长醉又叹了口气,道:“你不该练那门功夫的,因为你如果不练那门功夫,就算你的妻子来找我,我不理会她,她说不准还会回到你的身边,可你一旦练了那门功夫,自毁了容貌,她就再也不会爱你了,因为没有一个美人会喜欢上一个丑八怪的。”

  韩佛川也重重地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没错,我本以为练了‘七毒手’就可以打败你,就可以一雪前耻,就可以挽回她的心!却没想到她见了我练功之后的模样,居然反倒嫌弃起我来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