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八十八章 跳佛楼

第八十八章 跳佛楼

  跳佛楼高一十八丈,共六层。跳佛楼并不是一座孤楼,而是由三座极为豪奢的楼阁连绵相接为一座半环形的高楼的。

  这三座高楼里的每一座都是飞檐画角,雕梁画栋,就连供行人们踩踏的黑红色木制楼梯,也饰有各种花纹,楼梯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扶拦、檐角、圆柱等等的装饰了。

  这样的酒楼季长醉见的着实不多,在这样的小镇里更是头一回见到,所以才会感到震惊。

  他和白风斜刚刚步入酒楼,就有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对他们躬身问道:“两位爷要到第几层去?”

  白风斜道:“有什么差别吗?”

  那小厮笑道:“看来两位爷是外地人,这每一层的差别可大了,这层数越高,要的银子也就越多,当然饭食什么的也就越好。”

  白风斜道:“那还说什么,我们要去最上面那一层。”

  “两位爷爽快!这边请!”

  小厮说着就走在前头,点头哈腰地给白风斜和季长醉引路。

  季长醉对白风斜道:“你请我喝了一回不用付钱的酒,今天就要我请你到这里来大吃大喝,可真是想的好,我可告诉你,我身上的银子可不大够的。”

  白风斜小声道:“银子少了有什么关系,大爷我什么时候吃过要钱的饭?”

  季长醉笑道:“原来你早就打算吃白食了么,小心被人給抓到了,吊起来打。”

  白风斜道:“大爷轻功独步天下,还没失过手。”

  小厮带白风斜和季长醉上了第六层,给他们选了个上座,道:“两位爷请慢坐,这一层的菜都是不用点的,小的待会儿就给两位爷送上来。”

  那小厮说完就下去了,白风斜对季长醉道:“这可奇了,我们不说要吃什么,他们怎么做?”

  季长醉道:“随他们做什么,我们只管吃就是了。”

  这一层食客很少,想来是花费不菲,常人是付不起这个钱的。

  而且这一层的桌子本来也不大多,因为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地方都被六个弹琴吹笛的女子给占据了。

  琴声和笛声都不大不小,很是动听。

  白风斜道:“还是有钱的人会享受,快些上菜,大爷我快等不及了。”

  在第六层可以看到整座晚梅镇的样貌,季长醉远远望到有一座占地百余亩的宅院,那宅院里飘扬着很多镖旗,每一面镖旗上都绣了七条金色的蛟龙。

  季长醉道:“原来这里是‘金蛟镖局’的所在,梅家就在这里。”

  白风斜道:“就是那个据说从来都没有失过一趟镖的‘金蛟镖局’?”

  季长醉道:“嗯,能不失一趟镖,靠的已经不是镖师的武功,而是江湖里的人脉了。梅绍基能和这么多江湖人士搞好关系,手段也是可以的。”

  他正说着,小厮已经把菜给送上来了,一共是十八道菜,一壶酒。

  “两位爷慢用。”小厮上完菜就退了下去。

  十八道菜分别是:五香仔鸽、五香大虾、五香酱鸡、五香鳜鱼、香烹狍脊、鲜蘑菜心、玉笋蕨菜、片皮乳猪、金丝酥雀、杏仁佛手、明珠豆腐、红油鸭子、干连福海参、野鸭桃仁丁、山珍刺龙芽、万字麻辣肚丝、福字瓜烧里脊、罐煨山鸡丝燕窝。

  白风斜看着这十八道菜肴,食指大动,又揭开酒壶,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问季长醉道:“这是什么酒?我好像从来没有喝过。”

  季长醉道:“这是松落酒,所谓:不知松落酒,难为酒中客,的确是酒中上品。”

  白风斜给季长醉倒了一杯酒,道:“来,我们碰一个。”

  季长醉道:“我已戒了酒了,一滴也不会喝的。”

  白风斜道:“放屁,你早几天还和我在那个什么马家村里面喝酒来着。”

  季长醉只是吃菜,道:“那时候是因为要死了,喝的是临行之酒,现在可不一样了。”

  白风斜道:“算了算了,你不喝也好,我还省的用杯子了。”夹了一大筷子菜送到嘴里,对着酒壶嘴就喝了一大口酒。

  白风斜这样的举动让其他的食客们为之侧目,因为他们是没在这一层上见过这样喝酒的人。

  一个穿着貂裘的白面胖子道:“这个人走错地方了吧?就是第一层,也没有人喝酒这样牛饮的。”

  坐在他对面的一个黄瘦汉子笑道:“你还别轻看了他,这样喝酒的人可能还是个大人物。”

  白面胖子道:“哦?这话怎么说?”

  黄瘦汉子道:“这件事我说出去怕招来祸患,只怕不能告诉你。”

  白面胖子道:“兄弟,你这就不对了。我们俩是什么关系?那是穿过一条裤衩的生死兄弟!你还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的?难道还怕我给你露出去不成?”

  黄瘦汉子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算了,算了,说给你听听也没什么,只能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了,不然兄弟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白面汉子拍着胸脯道:“你放一万个心好了,我要是说出去一个字,让老天爷天打五雷轰!”

  黄瘦汉子这才小声道:“大前天夜里,金蛟镖局绑了一个酒鬼进了府里,听说是几天几夜加急从很远的地方绑过来的,还说是让那酒鬼给梅大少爷治病。谁知道那酒鬼死活不肯给梅大少爷治病,只知道要喝酒,喝起酒来也和那人一样,对就酒壶嘴就往下灌,跟牛喝水似的。”

  白面胖子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黄瘦汉子道:“嘿嘿,我那老婆和梅老爷的老婆玩的来,前天晚上正好在那里和她说话解闷,就听到了,回到家里就说给我听了。”

  白面胖子道:“好啊,你小子原来和梅老爷有这样的关系,却不告诉我,该罚,该罚……”

  黄瘦汉子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季长醉听了个一清二楚,他心道:“他们说的酒鬼定是苏二先生了,他与我有恩,我不能坐视不管,梅绍基也算是江湖里的一号人物了,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也是可笑。”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