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九十章 镖局往事

第九十章 镖局往事

  季长醉隐藏气息,在屏风后听得梅绍基对孙让急切地说道:“孙大人,你可得想想法子救我儿一命啊!”

  他这话说的很急,季长醉虽然看不清他说话时的神情,但也知道他这话绝对是出自内心,绝无半分虚假。

  孙让道:“苏二不是已经被你派去的人给抓回来了吗,人都到了你的府上了,你还怕他不给你的宝贝儿子治病不成?”

  梅绍基道:“孙大人你是不知道啊,那苏二他……他死也不肯给我儿治病啊!”

  季长醉心道:“孙让虽然是总镖头,但终究不过是给梅绍基办事的人罢了,怎么梅绍基一口一个‘大人’地叫他?”

  又听得孙让道:“这还不好办,你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告诉他治就可以活命,不治就只有死路一条,看他到底是治还是不治。”

  梅绍基道:“这招早已试过了,不灵啊!刀都把他脖子割出血来了,他还是仰着脖子喝酒啊!”

  孙让停顿了片刻,道:“这我可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要怪就只能怪你儿子命不好,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吕渡衣的儿子。吕渡衣是煞星,他的儿子难道会比他差到哪里去?”

  梅绍基道:“可是……可是大人,我儿会伤在吕惭英那个畜牲手上,也是因为奉了朝廷的旨意,去吕门探清吕门虚实才出的事啊!您代表的是朝廷,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季长醉心下大惊:“原来孙让一开始从朝廷辞官就只是一个假象,专门为了掩人耳目的罢了。那如此一来,金蛟镖局其实就是朝廷的镖局了。他们说的朝廷下的旨意,让梅绍基的儿子去探清吕门的虚实,难道是要对吕门动手?白风斜前几日说当年白门被灭门,其中就有朝廷的参与,看来他说的是真的了。可我位至相国,这些事我怎么什么也不知道?”

  这时孙让怒喝道:“梅绍基!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有朝廷,会有你的今天?要不是朝廷在暗中扶持你,你的金蛟镖局只怕是比金虫镖局还要不如!莫要忘了,你的一切都是朝廷给的,朝廷可以让你当天下第一镖局的主人,同样也可以立马让你变得比一条狗都不如!”

  要是换作以往,梅绍基听了这样的话,一定会被吓得浑身颤抖,大气也不敢出。但现在他的唯一的儿子命在旦夕,就算他还是天下第一镖局的主人,可要是儿子死了,做这样的主人又有何用?

  “孙大人!我……我今天也把话给挑明了,要是我儿死了,大家都别想好过!京城陶大人要我办的事,我就做不到了,到时候前方打仗没了军需,导致西边战事大败,中陆不稳,弄得大暠朝丢了天下,咱们都得玩完!”

  这是梅绍基二十年来说的最有底气,也是最霸气的话,他现在感觉自己活了大半辈子,总算是真正地活了一次。

  孙让像是被梅绍基的话给吓到了,又像是被他制住了要害,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十根手指都在发颤!

  季长醉在屏风背后也是又惊又骇:“怎么连前方战事的军需也和他们有关了?他所说的陶大人一定就是陶延礼了,皇上让他掌管前方战事的军需,他却把这天大的事都交给了梅绍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内堂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这样的沉默必须要有一方妥协才能打破。

  “梅兄,你先不要太过着急,事情嘛,总要一步步地才能解决。贵公子的伤病一定可以治好的,京城陶大人交给你的任务也一定可以完成的。”

  孙让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妥协了。他看着眼前的这个二十年来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已经年过半百的男人,心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因为他堂堂一个吏部少卿,怎么能受制于一个江湖草莽?

  梅绍基道:“我不要听你说这些没用的话,反正要是我儿的病不能治好,哼,大不了玉石俱焚,大家一起完蛋。”

  你也配和我说玉石俱焚这四个字?明明一个只配当走狗奴才的卑贱之人,居然敢自称是玉,还把我比做石头,我不把你剁碎了喂狗,难解我心头之恨!

  孙让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强行压住了在胸中翻腾的怒气,笑着说道:“办法总是有的,这不,我刚刚就想到了一个能让苏二毫无怨言地给贵公子治病疗伤的好办法。”

  梅绍基连忙问道:“什么好办法?”

  孙让道:“我听说苏二有个亲生哥哥叫苏大,他们兄弟两个素来不和,但苏二对苏大愧疚的很。苏大就住在会州的霉香小筑里,你只要把苏大找来,用他来要挟苏二,不怕他不肯为贵公子治伤。”

  季长醉心道:“孙让好生歹毒,想出这样的法子来逼苏二先生给梅绍基的儿子治伤。他却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就绝对不会让他如愿。我待苏大先生来镖局之时,把他和苏二先生一起救出去,这样既还了他们二位的恩情,也可以让孙让长长教训。只是不知道他们所说的军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是因此而让前线没了军需,那可就大事不好了。”

  梅绍基寻思了一会儿,道:“这法子看起来可行,我这就派人去抓他过来。不过在我儿病好伤愈之前,军需的事,我一概不管。”

  孙让道:“好!那我就等着贵公子伤好的那一天,反正想来前线的军需到那一天应该还不会告急的。”

  这是那外出追白风斜的十三位镖头都奔进了内堂,气喘吁吁地对梅绍基道:“梅老爷,方才有人偷偷摸摸地闯进镖局,我等前去追赶,但那人轻功实在太高,我们没有追上。”

  梅绍基道:“你们十三个人连一个人都追不上,要你们有什么用?罢了,我也不责罚你们,你们立即去会州把苏大给我带过来,记住一定要快!要是两天之后我还看不到苏大,你们都别想活!”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