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九十一章 等待

第九十一章 等待

  十三位镖头道了声:“是。”就都去马厩里选了最快的马骑走了。

  两天之内就要把苏大给带过来,除非要日夜兼程,还必须要用最快的马,不然决计不可能在两天之内就把人给带到。

  十三位镖头走后,孙让也走了,他不想和梅绍基再待在一个屋子里,如果不是军需的事非梅绍基去做不可,他恨不得现在就让梅绍基血溅内堂!

  偌大的内堂里剩下梅绍基一个人了,他迟迟不走,总是望着摆放在内堂最中间的一尊鎏金大佛,让季长醉也不能挪动半步。

  季长醉知道梅绍基是不信佛的,在内堂里摆这尊大佛也不过是为了求个吉利罢了,因为他这一世不光喝酒吃肉,还不知杀了多少人,佛祖怎么会收这样的人为弟子?

  但是他现在为什么总是望着这尊大佛出神?

  季长醉不知道,但他想梅绍基可能是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到大佛,忽然想到自己儿子遭受到的不幸,是不是与他平生所造的杀孽有关?

  但这也只是季长醉的一个猜测,除了梅绍基自己,谁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名侍女急匆匆地跑进了内堂,对梅绍基道:“老爷,少爷又在吐血了,‘回天丹’也已经不管用了。”

  “让那些庸医们都给我滚到少爷卧房里候着,要是我儿撑不过这两天,他们一个也别想活命!”

  梅绍基奔出内堂,立马变得焦急无比,好像那吐血的人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自己一般,事实上梅绍基巴不得那吐血的人是自己才好,如果能以他的命换回他儿子的命,他是一刻也不会犹豫的。

  梅绍基离开内堂之后,季长醉也跟着离开了,但他没有离开镖局,而是探明了梅大少爷卧房的所在,藏身在那附近。因为既然苏大先生也会被抓进镖局,那季长醉实在是没有离开的必要。

  而白风斜却以为季长醉会离开镖局,所以他在摆脱十三位镖头之后就回到了镖局门口的一片红梅林里等季长醉,想等他出来就对他报以老拳,以解解心头的火气。

  但白风斜等了两个时辰,眼看天就要大亮了,还没有见到季长醉的人影,这让他火气更甚。但他也没有什么法子,因为天边已微微浮现出一线日光,他胆子再怎么大,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闯入镖局。

  所以他为了解气,就又跑到跳佛楼大吃大喝,正所谓化悲愤为食欲,一整个白日下来他倒把跳佛楼三百六十八道菜品都尝了个遍。这样当然让伙计们、大厨们和掌柜的都殊为不满,但因为梅绍基早有交代,只要是官府来的人,无论怎么样都要尽力招待好,所以也不敢当面对白风斜有什么怨言。

  到了夜里,白风斜打着饱嗝,又潜入镖局,因为那十三位镖头都已经去了会州,所以白风斜很是顺利地就把镖局走了一大半,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找到季长醉,反而是季长醉找到了他。

  季长醉一把扯住白风斜,把他拉入到一面黑墙之后,道:“你总是在镖局里走来走去干什么,生怕别人看不见你吗?”

  白风斜本来被这突然的一扯吓了一跳,但一看到季长醉,却又忍不住大笑起来。

  因为季长醉此时是一身杂役的打扮,灰帽灰衣灰布鞋,在白风斜看来很是滑稽。

  原来季长醉为了在镖局中能方便行事,就想方设法偷来了一身杂役的衣裳,打扮成一个小杂役,好探明苏二的所在。但他找了一整天,也不知道苏二究竟被关在了什么地方。

  白风斜看着季长醉,笑道:“别人要是知道闻名天下的季大侠竟然成了一个小杂役,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子?”

  季长醉道:“别笑了,我这是为了方便行事,像你那样大摇大摆,不被人发现才怪。”

  白风斜道:“我看你这是多此一举,你要是想救苏二,直接找到他,然后把他带出镖局不就行了?还要扮什么杂役,简直多此一举。”

  季长醉道:“苏二先生的所在我没有找到,而且苏大先生也马上会被他们抓到镖局,所以你就不要自作聪明了。”

  “苏大也会被抓过来?”白风斜惊道,“这却是为什么?”

  季长醉道:“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换个地方再和你细说。”说完又掠到一处青灰色的瓦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身杂役的衣裳鞋子。

  白风斜微怒道:“你干什么,难道要本大爷学你的样,也当一个小杂役吗?昨天夜里你不讲道义,用我来引开那些镖头,我可还没和算账的。”

  季长醉把衣裳鞋子都扔给白风斜,道:“别废话,穿就留下,不穿就赶快滚蛋!”

  “我……”

  白风斜纠结了一下,还是套上了衣服,换上了灰布鞋。

  季长醉又把白风斜带到镖局中一处隐秘的所在,把昨夜自己潜入内堂,听到梅绍基和孙让说的话里除开与军需和朝廷有关的,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白风斜。

  白风斜道:“想不到这个孙让竟然如此卑鄙,让大爷我恨不得立马就狠狠地揍他一顿才好。”

  季长醉道:“你放心好了,到时候有的是你揍他的机会。我们就在这镖局里等着,只要苏大先生一到,苏二先生就一定会出来了,到时候你动手的机会就来了。”

  白风斜又道:“在那之前,我们都傻傻地干等着?”

  季长醉道:“等待可是一门学问,要想到时我们能全身而退,就要在这等待的时间里做好万全的准备。”

  白风斜道:“哪有什么万全的准备,真打起来你不管做了多少准备,都是白搭。”

  季长醉道:“有准备总比没有要好,苏大先生明日夜里应该就会到,梅绍基救子心切,肯定一刻也不会耽误,会立即以苏大先生要挟苏二先生,让苏二先生为他的儿子治病。在那之前,我们都直接待在他儿子的卧房附近,救出苏大和苏二先生后立即就走,不作任何停留,那样应该还可以在大军抵达前线之前,赶回军中。”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