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零二章 初次渡江作战

第一百零二章 初次渡江作战

  太阳躲在云里,没有了它的威胁,江上起了大雾,大雾之中,什么也看不清楚。

  也正因为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阳朔、俞获之、马肃远、霍凯包括裴世勋,都以为今日是绝对不会有战事的。

  但他们清早就被季长醉给唤到了帅帐里,听季长醉下了渡江作战的命令,这是他们绝没有想到的。

  俞获之道:“相国大人,大雾横江,不能辨敌,出兵恐有变数啊!”

  马肃远道:“兵书上说:‘大雾大雨,皆不可战’,还请相国大人三思。”

  霍凯也道:“卑职不曾经历过什么大的战事,但也请相国大人三思!”

  裴世勋道:“望相国大人三思!”

  除了阳朔之外,所有人都明确反对季长醉出兵渡江,按理说季长醉应该放弃这个想法了。

  但这个想法,是季长醉早在三日前从西岸回到军中时,就一直在心里盘算的。

  为了实现这个想法,他还专门从附近各县调来了大小船只三百余艘,以便渡江,所以此时虽然有这么多人反对,他也不准备放弃。

  季长醉看着阳朔,道:“他们都说了自己的看法了,你呢?”

  阳朔道:“罪将不敢有什么看法,但罪将以为,大军开至前线之后,还没有与叛军战过一场,这样对军心、士气确实都不大好。而且将士们的斗志都很旺盛,天天都在请战。所以此时渡江,罪将以为也未尝不可。”

  俞获之道:“阳将军,你又不是初次为战了,难道会不知道大雾的天气渡江,几乎是必败的么!”

  阳朔道:“俞将军,你这么说,倒是我在蛊惑相国大人了不成?”

  季长醉拍了拍桌子,喝道:“都不要争了!”

  众人立即都安静了下来。

  季长醉道:“这次渡江作战,我已经想了很久了。你们说大雾天不利于出兵,我却等的就是大雾天。因为如果没有大雾,我们渡江就都暴露在了敌军的视野之中,这样我们就成了活靶子,只能挨他们的大炮。”

  季长醉顿了顿,又道:“但大雾之中,我们看不清楚,他们也看不清楚。我军轻装上阵,靠岸后立即散开,不用立即攻城,但在离雁返城一百里的上游处筑好营寨。只要营寨一筑好,此次渡江的目的便已达到了。西岸有了营寨,十万大军就可以自古道陆续过江。”

  这时马肃远道:“可万一江上风浪骤起,我们的船都是小船,经受不住风浪,翻在江里了,却又如何是好?”

  季长醉道:“凡事皆有风险,谨慎持重,固然是好事。但如果太过小心,反而不是一件好事了。”

  马肃远又道:“可我们那四十万大军再过七日便会到了,到那时五十万大军一齐渡江,任雁返城如何坚固,大炮如何的多,都绝不能阻止我们过江……”

  季长醉猛然喝道:“难道我不懂兵法么!”

  这一声猛喝,好像平地里响起一声惊雷,让帅帐里的所有人都流出了冷汗,不知该如何是好。

  季长醉又道:“此站,不用五十万人,三千人足矣。三百条船,只派三十条过江,每船上五十弓手,五十步卒。趁着大雾,火速过江。我早就说过,打仗打的就是声势之仗!天下极少有一开始打就知道输赢的战役,先投入战斗,随后再去见分晓!”

  其实季长醉原本的想法是把三百条船都用上,送三万人渡江,但他听马肃远和俞获之的劝解,忽然也觉得有可能出事,那样以三万人的性命为代价,未免太过惨重了。

  马肃远和俞获之都道:“末将明白了,这就下去准备。”

  阳朔道:“罪将这就去准备。”

  霍凯和裴世勋道:“属下谨遵相国大人军令。”

  一刻钟刻之后,江边已集结了三十条船,三千精锐,蓄势待发。

  黄筱竹这时也来到江边,但只站在季长醉身旁,不打扰他发号施令。

  “上船!”季长醉大声喊道。

  三千人立即分别上了三十条条船,待所有人都上了船,季长醉望着大雾弥漫的洋水江,心中忽然又生出了悔意。

  他想到:“三千人的性命都拴在在了三十条船上,万一失败,三千人中绝无几人生还。我虽然是主帅,可又凭什么决定他们的生死?”

  但这时候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季长醉虽然有些后悔,还是下令道:“出发!”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三十条船扬帆进发,一下就隐入了大雾之中。

  而季长醉此时不会知道,西岸边已经排好了一队队弓箭手,好像是在等着这三千人去送死一般。

  季长醉这时专心听着江中的动静,没有听到什么大的波涛之声,也没有听到船翻的声响。

  他心想:“看来是上苍保佑,今日江上没有什么大的风浪。”

  这时的江面确实风平浪静,三十条船载着三千精锐离西岸越来越进,也离那些弓箭手越来越近。

  过了小半个时辰,这三十条船离西岸已经不足半里,船上的人已经隐约看到了岸边的土地。

  忽然不知是哪一条船上的兵士大喊了一声:“有敌军!”让三千人都慌乱了起来。

  这一声过后,西岸的那一队队弓箭手都松开了手,霎时间万箭齐发,漆黑的箭矢如滂沱大雨一般向船上的三千人射去。

  这箭雨吞噬着三千人的性命,一时间江上惨叫声、堕水声,连绵不绝,让季长醉听了,心如刀绞!

  无数利箭破空的声音让季长醉已经明白了正在西岸发生的惨剧,他按耐不住,飞身跃入江中。

  众人连忙大喊:“相国大人!不可!”

  但季长醉更本就不管,他心里知道这时候过去已经晚了,但他想:“万一还能救回来一个呢?”

  等季长醉跃到西岸附近,迎接他的,是漫天的箭雨,和三千具袍泽的尸体。

  这些尸体散布在船上、江水中,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勇气过人的猛士。他们在战场上本可以杀敌立功,但现在,他们都已经死在这江上了。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