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零五章 搭桥渡江

第一百零五章 搭桥渡江

  离季长醉下达以搭桥为渡江方式的军令已经过了七天,三天前,所有的准备就都已经做好了。

  俞获之带着三千兵士,因为不知道大雨会在什么时候降下,所以日夜赶工,一共造了十万条长十米、宽两米、高一米的木料和几千个零部件。这些木料从造好的那一刻开始,就浸入了水中,现在水分已经是深入木心,很难被火点着。

  金汇源、郑终、霍凯和阳朔这几天也是在不分昼夜地带着兵士操练,以保证在搭桥的时候不会出现意外。

  季长醉和马肃远、钟永也已经规划好了渡江的次序,只要桥一搭成,五十万大军就会井然有序地迅速开过桥,像一支利箭一般,直接插入雁返城的心脏。

  总之万事俱备,只欠一场大雨,而这场大雨,终于要来了。

  今日从清早开始,天际就是灰蒙蒙的一片,一副要下雨的样子。过了一个时辰,天边又是闷雷不断,好像倾盆的大雨就要从上边倒下来。再过了半个时辰,天暮已经黑得与夜晚无异,几道绚丽的闪电划破天空,紧接着暴雨骤降,每一滴雨都有黄豆般大小,这些雨滴砸在江中,如星落平原,蔚为壮观。

  然而更壮观的还在后头,大军早在清晨就在等着大雨降下,此时大雨一落下来,季长醉就下了搭桥的命令。

  霎时间五千人搬着木料就开始搭桥,他们练习了不下百遍,塔桥的速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一会儿就搭了一里。

  搭桥的部队一上,霍凯和阳朔带领的一万掩护部队也跟着上了,这一万人都是配备盾牌的,他们只有一个任务,为搭桥的人抵御来自西岸的干扰。

  而西岸的叛军看到东岸那边突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一时间还不知道他们是在干嘛,因为这几天所有搭桥的准备工作,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

  但即使如此,关青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东岸的大军是要搭桥强行渡江,立即命一万雁返城中的守军携带火油和淬有火油的箭矢出城,到江边阻止搭桥。

  这时其实整个雁返城的守军都只有两万人,而关青云之所以派出一半人到江边,是因为他知道大桥一旦搭成,季长醉的五十万大军顷刻间就会尽数渡江,到那时仅仅靠他的两万人,决计守不住雁返城。

  一万叛军到达江边时,关青云又把全城的马匹都拉到西门外。他这样做说明他没有把握能够阻止大桥搭成,因为天降暴雨,江上风大浪大,船只都无法下江,只靠着江边的一万人,便只能等桥搭到离西岸不足半里时,才能干扰搭桥。所以他一开就留有两手打算,如果能让桥搭不成,便继续守城,如果桥搭成了,让季长醉的五十万人过了江,便弃城而走。

  这时雨越下越大,但桥反而越搭越快,转眼间桥已经搭到了江心。江心是最难搭的部分,加上大雨,更是难上加难。十多个兵士在搭桥时就因为木料太滑,加上江心处难以搭稳,人和木料一起跌进了江中,一瞬间就被汹涌的江水冲得不见了踪影。

  但这并不能让搭桥停下来,金汇源挥动佩剑,下令道:“快!再上!”

  又一队兵士抱着木料搭桥,但是也跌入了江中,被江水所吞噬了。

  “再上!”

  十多名兵士咬着牙,大吼着冲了上去,又一次葬身于浑浊的滔滔江流之中。

  郑终道:“金兄,这……这只怕是难以搭成啊。”

  金汇源没有理会郑终,把剑插入木桥,抱着一根湿滑的木料,大道:“跟我上!”

  主将如此,各兵士无不奋不顾身,将生死置之度外,前仆后继,终于把桥搭过了江心。

  季长醉在东岸边看着这一切,暗叹道:“这桥,原是用无数将士的性命搭成的,我季长醉实在是对不住他们。”

  桥一搭过江心,便再无停留,一直搭到了西岸边,但桥一搭到此处,如雨般的火矢就朝着木桥和搭桥的兵士射了过来。

  这样的大雨,也还是灭不了燃烧着的火油!

  转瞬之间,就有几十个兵士中了箭,坠入江中。

  霍凯带头举着盾牌,和掩护部队挡在最前面,大道:“我们顶着,你们继续搭桥!”

  阳朔也冲到了最前头,一时间数不清的盾牌结成了盾网,让火箭都射不过来,桥又继续往前搭着,金汇源和郑终都已经亲自上去搭桥,但速度还是慢了许多。

  桥离西岸只有不到六十步了,这时西岸的叛军把火油倒入江中点燃,江边便立即成了一片火海。

  这片火海让桥再难往前搭一步,桥下的火随着江水蔓延,眼看就要烧到木桥。

  霍凯道:“还能不能再往前搭十步!”

  金汇源立时就明白了霍凯的意思,这次霍凯带了一百龙武卫,只要桥搭到离岸边五十步,所有龙武卫就都可以跃到岸边,阻止火油继续蔓延。

  “能!”金汇源大吼一声,对着身后抱着木料的兵士道,“都给我上,桥已经搭到这个份上了,绝无后退的道理!”

  他又对霍凯叹道:“把盾牌撤了吧,这样才能再往前搭十步。”

  霍凯大喊道:“撤盾牌!给后面的弟兄让路!”又道:“所有龙武卫听令!只要桥再往前搭十步,所有人都给我跳过江去,诛杀叛军!”

  桥又继续搭了起来,但速度非常慢,没了盾牌的掩护,西岸的叛军简直就是在把他们当靶子射。

  兵士们一个一个地抱着木料冲上去,然而他们中只有少数人才能在这箭雨中为桥搭上一根木料,多数人冲上去之后都会中箭,然后坠入江中,他们坠入江中时,箭头上的火焰还在焚烧着他们的铠甲和身躯。

  数不清的人在这箭雨中牺牲了,但桥在他们付出的鲜血和生命中,终于又往前搭出了十步,这十步中的每一步、每一寸,都是由坠入江中的兵士们的性命搭成的。

  霍凯拔出腰间的长剑,大喊道:“跟我跳!”带着江中弟兄们的英灵一起,第一个跃到了西岸。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