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零六章 攻城与商议

第一百零六章 攻城与商议

  霍凯一跃到岸边,一百龙武卫也跟着他上了岸。这一百人身手都非一般的兵士可比,所以虽然霍凯他们人少,但在这一万人中,也犹如猛虎冲入羊群,让那一万叛军都无法抵挡,只能后退。

  叛军一后退,没了火箭的威胁,桥一下就又往前搭了将近三十步,这下桥上所有的兵士都能直接跳到岸边。

  阳朔随即带着一万兵士跳上岸,和霍凯一起追赶那些叛军。同时一刻钟之后,桥已经彻底搭好。

  “桥已搭好,大军可以过江了!”

  金汇源站在桥头向季长醉大喊,眼中竟然淌出了两行热泪。

  这桥搭得实在是不容易!

  季长醉得知桥已经搭好,立即下令:“三军听令!过江!”

  四十多万大军如同不可阻挡的洪流一般,自桥上渡过洋水江,季长醉到得岸边之后,立即下令攻城,因为他远远地看见西边城门已经大开,关青云已经带着余下的几千人走远了。

  原本在西岸的守军已经退到城门边,但城们却没有打开,这时除了西门城墙上的大炮,所有的大炮都忽然一齐响了起来。

  原来关青云自霍凯带人跃到西岸之时,就知道雁返城已经守不住了,便带着人骑马自西门出走,临走之前,还留下了人开炮,以便最后干扰一下大军攻城。

  炮弹落在密集的大军之中,每一炮都要带走几十上百人的性命。

  季长醉大喊道:“自西门攻城!”他这一喊运足了内力,所以战场上虽然响彻着炮声,但几乎每个人都能听到他的大喊声。

  季长醉喊完之后,提着一把铁剑,跃到东门之下,现在城上守军寥寥无几,只能放放大炮,季长醉顺着城墙,一路毫无阻碍地跃上了城头,三两下就把东门上的叛军给斩于剑下。

  接着他又把南门、北门的叛军尽数斩杀,杀到西门时,发现西门是没有叛军的。

  这时城门下的大军没有了大炮的干扰,全都自西门涌入城内,而东门下的那些叛军,都被尽数诛杀了。

  大军进城之后,遇到了三千投降的士卒。这三千士卒的统领说他们本就是雁返城的守军,之前是迫于无奈,才假降叛军的。

  季长醉道:“既是假降,我大军搭桥渡江之时,你等为何不在城内策应?”

  这一席话说的这三千人都哑口无言,但季长醉念在他们以前还是朝廷的士兵,也没有要他们的性命,只是说把他们都安排到大军之中,等叛乱平定之后,再作处置。

  大军都进入雁返城之后,季长醉发现城中的百姓都没有怎么受到叛军的侵扰,对季长醉带着大军进城,也没有什么反应,还是照样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现在大军已经都到了西岸,但粮草辎重,都还在东岸。季长醉便命裴世勋带着三千人,把那些粮草辎重都带过西岸了。

  裴世勋在运送粮草时,终于意识到了粮草的缺乏,但他见大军刚刚进城,季长醉也正高兴,便没有立即告诉他这个隐患,想过两天再和他细说。

  清点搭桥和攻城的伤亡时,季长醉看到一共伤五万六千多人,亡一万一千余人,觉得损失过大,让大军在城中休整几日,再继续收复岚州。

  夜里,季长醉犒赏三军,宴会一直持续到午夜。宴会结束之后,章子丘找到季长醉,道:“岚州只有雁返城这一座坚城,你现在已经攻下了雁返城,应该趁机一路打到覆盆子去。”

  季长醉道:“大战之后,需要休整几日再进军,我都不急,你急个什么?”

  章子丘道:“你当然不急,你又没有亲人在岚岗山上!”说完就走了。

  季长醉以为他只不过是在城里瞎逛罢了,也没有管。等到有人向他禀告时,才知道章子丘已经出了城,往岚岗山去了。季长醉怕章子丘在路上出意外,便派了三名龙武卫在路上暗中保护他,因为季长醉始终认为他是赵指柔交给自己的人,而季长醉怎么能让赵指柔失望?

  大军在休整的这几日里,季长醉和众将商讨了大军下一步的行军路线。

  阳朔有些激动地道:“雁返城之后,几乎都是一眼可以望到头的平原,一马平川,罪将愿带着‘暮骑’,为相国大人收复岚州!”他心心念念的‘暮骑’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自然是激动的很。

  季长醉笑道:“这次搭桥渡江,你也有功,现在不是罪将了。”

  阳朔忙道:“谢相国大人!”

  季长醉又道:“你刚刚说的有些道理,我便让你率领你的暮骑去扫清岚州的叛军罢。”

  阳朔道:“末将得令!”

  季长醉道:“现在看来,收复岚州,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收复岚州之后,下一步又该怎么办?”

  马肃远道:“收复岚州之后,我们要攻下的就是覆盆子。据末将所知,覆盆子四面环山,易守难攻,是我们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金汇源道:“马将军说的不错,要想从外攻破覆盆子,真难如登天。环绕覆盆子的几座大山,都是又高又险,如叛军在山上备足檑木滚石,任我们人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季长醉问道:“我们如果从东面攻入覆盆子,所要面对的大山,就是岚岗山吧?”

  俞获之道:“是,岚岗山就是覆盆子东面的大山。”

  季长醉道:“我许久不曾到岚岗山去了,看来这次为了攻下覆盆子,我还要再上一次岚岗山。”

  俞获之道:“相国大人已经有攻山的办法了吗?”

  季长醉道:“诸位将军应该都知道我出身江湖,而岚岗山上就有一个岚岗派。据说岚岗派立派百年来,修有一条直通覆盆子的暗道。但这暗道只有历代掌门知晓,恰好现在岚岗派掌门的师哥欠我一个人情,我去向他们借道,他们应当不会拒绝的。这样我只需和霍凯带上百来个龙武卫,自暗道进入覆盆子,与你们里应外合,当可成功。”

  俞获之道:“此法看起来可行,只是……”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