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零八章 岚岗山

第一百零八章 岚岗山

  大军在雁返城中修整了三日后,季长醉便只留下了一千人留守城池,率领大军进发了。

  一路上大军都没遇着什么大的阻碍,就是遇上几股小的叛军,也都被阳朔的“暮骑”给冲杀了。

  于是不过两日,整个岚州除了岚岗山,都已经被平定了。

  现在岚岗山的山脚下,季长醉带着一队十二人乔装打扮过的龙武卫,已经开始登山了。

  而半个时辰前,季长醉才和驻扎在与覆盆子只有十里之隔的四十多万大军告别。

  季长醉和十二个龙武卫行至半山腰,这时冬日的余威还在,从半山腰往上,都还有积雪。

  “先歇一歇吧,时间还早,不用着急。”季长醉让龙武卫们就地休息,自己到处瞧了一圈,忽然发现一处积雪下有些不对劲。

  因为那一处的积雪格外的发黑、发红。

  季长醉走近一看,又闻到一种怪异的气味,便叫来两个龙武卫除去积雪。

  积雪除去后,季长醉看着掩埋在积雪里的东西,不由得大吃了一惊。

  因为埋在积雪里的,是三具龙武卫的尸体,而这三个龙武卫,就是季长醉派去保护章子丘的!

  这三个龙武卫死了,章子丘却不知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还活着没有?

  季长醉想着,察看了这三具尸体,发现他们死了不过两天,身上也全是剑伤,看起来像是岚岗派中人所为。

  难道岚岗派真的全都投降叛军了吗?

  季长醉觉得事出寻常,必有蹊跷,让龙武卫立即跟他上山,一探究竟。

  这十二个龙武卫都是好手,轻功虽然比不上季长醉,但是也还不慢,不过小半个时辰,季长醉和众龙武卫就已经上了山顶。

  山顶上刮着大风,本该有着弟子打扫的台阶上却是覆盖着一层冰雪。

  季长醉和众龙武卫顶着大风,到了山顶,眼见岚岗派所有屋舍的墙上都有些裂痕,屋顶上的瓦片也多有碎裂,看起来很像经历过一场大战。

  见门外无人,季长醉推开门,走进岚岗派中,但见满地都是破裂的剑桩和碎裂的灯架。

  季长醉心道:“看这副模样,倒像是岚岗派被叛军给灭了。”

  龙武卫听季长醉的命令,把岚岗派找了个遍,也没有瞧见一个人影。

  季长醉觉得这事很怪,因为如果是叛军灭了岚岗派,总该见到几具尸体,或者看到一些血迹才对。

  这时季长醉忽然听到了门口传来了一声粗犷的笑声。

  只听得一人笑道:“赤眉老道、苦霑和尚,没想到章古郎那小毛孩发帖子让你们来岚岗山商议大事,你们还真的来了。”

  季长醉对众龙武卫使了个眼色,便立即隐藏了起来,其他龙武卫也各自藏在了一处地方。

  但又听得苦霑道:“我门苦涯门主要贫僧来,贫僧怎敢不来?况且连您老都来了,谁来都不为过的。”

  那人道:“唉,要不是贺锦程不争气,丢了我桃李堂的脸面,老夫我可是八抬大轿也请不来的。”

  季长醉心道:“能让苦霑如此尊敬的桃李堂的人,就只有‘弟子满天下’周未全了。看来自那日贺锦程在应天山逃走之后,桃李堂就无人可担当大任了,不然周未全今年已经七十有一了,怎么还可能出来露面?”

  周未全说着就跨入了大门,赤眉道长也跟着进了门,随后进来是的苦霑和连峰派的“一字一句”葛克成。

  “怎么这岚岗派像是被山贼洗劫了一番一样?”周未全看着满地的剑桩和灯具,有些疑惑地道。

  苦霑四处瞧了一眼,道:“这可奇了,章古郎要我们上山,结果不光山上一个人没有,还这么破烂。”

  赤眉道长道:“看这个样子,山上好像是没有岚岗派的人,看来我们要打道回府了。”

  葛克成道:“我…听…说…岚。岗…山…上…有…密…道……”

  “噢,原来是都躲到密道里去了。”

  他说话时总是把一个字当作一句话在说,让周未全听得心烦,直接打断了他说话。

  周未全道:“让我来把章古郎找出来。”仰天大吼一声:“章古郎!老子们都来了,你还不滚出来?”

  这一声大吼可非同凡响,要不是在场的人和季长醉、龙武卫都在吼声发出的第一刻就捂住了耳朵,恐怕就都被这吼声震得聋掉了。

  这吼声虽然如此可怕,但也确实管用,片刻之后,就看到章古郎远远地走了过来。

  章古郎才刚刚四十岁,满头却都已经是白发如雪了,所幸他的面相看起来还很年轻,和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无异,所以看起来也不是特别老。

  “不知各位前辈到来,章某有失远迎,还请各位海涵。”章古郎笑着拱手道。

  周未全看了眼章古郎,道:“嘿,你小子怎么忽然就一头白发了,看起来倒好像比我的年纪还大些。”

  季长醉也觉得奇怪:“章古郎怎么会就一头白发了?”

  苦霑道:“看来章掌门是闭关所得颇多了,你闭关之前,可还是一头黑发的。”

  赤眉道长道:“道法有云:‘一时白头,可谓得道矣。’看来章掌门已是得了剑道了,恭喜恭喜!”

  章古郎道:“赤眉道长过赞了,古郎只不过是小有所成罢了,剑之一道,是不敢说已经得道的。”

  葛克成道:“你…为…什…么…放…着…屋…子…不…住…要…去…住…地…道…”

  章古郎道:“说来话长,因为前些日子西瘴的叛军攻上了山,古郎为了保全弟们的性命,就带着他们到密道中避避风头,等叛军被平定之后再出来。”

  葛克成还要说话,周未全道立马道:“好了,好了。废话少说,直接说正事吧。你在帖子里说知道徐伯启的秘籍在哪里,要我们一起来取,秘籍呢?”

  季长醉心中惊道:“我亲眼看着师父的秘籍被销毁了,这世上除了我的脑子里,哪里还有师父的秘籍?但章古郎是一派的掌门,怎么会用这样的谎话来骗人?”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