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祖留下的暗道

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祖留下的暗道

  一将功成万骨枯,季长醉这时才真正明白,所有的所谓名将,都是用无数的枯骨堆成的。因为没有人生来就会打仗,或者说没人生来就会做某件事情。

  功成名就,都是要付出无数的努力才能达到的,所以书圣一定写秃了无数支笔,揉废了无数张纸,推而及之,名将的手下,一定死了难以数计的人。

  季长醉心道:“原来我本来就不会打仗,而我明知如此,当初却还和熙尧要来了这份差事,这不是在把五十万弟兄的性命当儿戏吗?我那时为了保住相国的位子,或者说为了一己之私欲,就让五十万人陪我玩火,而我还口口声声说他们是我的弟兄,我怎么会这样?”

  裴世勋这时像是看出了季长醉的心中所想,道:“大人,凡事如已成了现实和过去,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改变它的未来。十万大军既然已经上了山,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日后攻下覆盆子,为他们报仇!况且只要是打仗,死伤在所难免,每一个将军都不希望他手下的人死,但他手下的人必须会有一部分战死沙场,不然所有的人就都要死!”

  裴世勋说的话,季长醉只听到了“攻下覆盆子”这五个字,他突然想到:“如果现在就攻下覆盆子,或许可以救得山上弟兄们的性命!”

  想到这里,季长醉立即取出带在身上的地图,大道:“所有人都跟我来!”

  这地图上是一条可以通入覆盆子的暗道,季长醉不知真假,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诈,而且他本来对这次攻山充满信心,更重要的是这地图是那殿下给的,所以他没有启用。

  但现在,季长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能孤注一掷,像一个赌到最后的赌徒,已经押上了自己的一切。

  众将这时都不知道季长醉是要干什么,但见他不是往山上走,也就带着大军跟在他背后。

  季长醉按照地图的指引,往东奔了三里多路,来到一处山壁前。

  这处山壁位于覆盆子的西北角,但因为和覆盆子并不相连,中间还隔着一座山,所以没有守卫。

  按地图上所说,这块山壁是人力搬运过来的,只需将其移开,就可以发现一条暗道。

  “把这山壁移开!”季长醉看着山壁,下令道。

  众将也看着山壁,不知季长醉是不是真的昏了头,这样的山壁靠人力怎么可能移开?但是军令难违,他们还是按照季长醉说的做了,派了五百军士前去移开山壁。

  这五百军士来到山壁前,使劲推着山壁,但山壁纹丝不动。

  “再多上些人!”季长醉喊道。

  于是又上了五百军士推动山壁,但山壁还是纹丝不动。

  “再上!”季长醉还是大喊,好像不把这山壁移开就不肯罢休。

  这次一共多上了一千人,两千人一齐推着山壁,一开始山壁还是纹丝不动,但过了片刻,山壁忽然发出来一声轰鸣,紧接着就缓缓地动了起来。

  这时郑终忽然大道:“传说高祖当年攻打覆盆子时,曾经挖了一条暗道,但因为动用太多民工,而且那些民工大多死伤,高祖引以为一生污点,所以攻下覆盆子后,把知情人都杀了,自此世间便没了那条暗道的消息了。难道这就是那条暗道?”

  俞获之看着山壁一点点地移开,露出一块深不见底的开口来,道:“也许真是那条暗道!相国大人神通广大,居然连这样的暗道都能找到,看来我们破敌有望了。”

  他又对阳朔道:“阳兄,如果这真是高祖所留下来的暗道,你的‘暮骑’可就能派上大用场了!覆盆子之内尽是平地,‘暮骑’一冲进去,谁能挡得住?”

  阳朔深吸了口气,道:“天佑大暠,但愿这是那条暗道!”

  这时山壁已经被完全移开,一个高达一丈,宽至两丈的通道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山壁一被移开,两千军士就都坐在地上喘气,想必是累得不轻。

  阳朔道:“两丈宽的通道,足够我四骑‘暮骑’并行了!”

  俞获之道:“只是这通道如果是通的,为何看不到尽头?”

  阳朔道:“现在天这么黑,不管有没有尽头,你都看不出来。”

  他们正说着,季长醉已经先行探入通道,道:“我先进去探路,你们跟着进来!”

  阳朔道:“劳相国大人和诸位前去看看,如果可以通向覆盆子,我便直接带着‘暮骑’冲进去,杀叛军一个片甲不留!”

  此时通道之内,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跟在季长醉后面进来的俞获之等人举着火把,照亮了通道内的山壁,只见上面凹凸不平,均是刀削斧劈的痕迹,而且其上颜色暗红,看起来好像是陈年的血迹。

  俞获之道:“看来这的确是高祖所留下来的暗道,当年挖出这条暗道,总共只用了不到十天,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钟永道:“十天便能挖出这样的一条通道来,高祖真乃神人也!”

  季长醉和俞获之等人在通道里一直走了将近四里路,才停了下来。

  他们停下来是因为前面已经没了路,只有坚硬的岩石。

  俞获之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过了这么多年,这暗道已被人封死了?”

  郑终道:“这暗道连朝廷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封死暗道?”

  季长醉现在一心只想打通暗道,便没有听俞获之和郑终讲话,敲了敲岩石,只听得其中竟然是空的!

  季长醉运足功力,一拳打向岩石,直打得石屑纷飞,但那岩石还没什么大的动静。

  季长醉又一连打了三拳,打得拳头上的皮肉都已绽开,鲜血染红了岩石。

  俞获之见状,忙道:“相国大人,还是拿炸药来吧!”

  季长醉听而不闻,又一拳打在岩石上,众人只听得咔嚓一声,也不知是季长醉的拳头裂开了,还是那岩石裂开了。

  下一瞬,季长醉收回拳头,那岩石上立时现出了无数条裂纹,接着就碎成了无数的细小石块!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