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填不上的窟窿(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填不上的窟窿(下)

  陶延礼道:“那我要是一时填不上呢?”

  蒋忠道:“陶大人,这欠债还钱和杀人偿命一样,都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当初在借那人五千万两银子的时候,就要想到自己往后能不能还得上。人呐,有多大的胃口就吃多少的饭,不然吃的太多了,是会被活活撑死的。”

  陶延礼额上不禁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道:“公公说的话,我都明白了,但我还有一件事想问问公公。”

  蒋忠道:“陶大人请说。”

  陶延礼抬起头,看着蒋忠,问道:“公公以为,这五千万两银子,我要在几天内还清?”

  蒋忠沉吟了片刻,道:“依我看,最多三天,三天之内还不上这五千万两银子,那人说不定就会直奔陶大人的家了。到了那时候,只怕就不好收场了。”

  陶延礼道:“我明白了,三天之内,我一定会想法设法还上这五千万两银子。”

  “那我就祝陶大人好运,早些还上这些银子了。”蒋忠笑着背过身,面向决政殿,“我还有皇上交代的事没办,就先走一步了,夜黑天凉,陶大人也早些回府上去吧。”

  “那我就先行告退了,公公日夜辛劳,还请保重身体。”陶延礼说着,就走下阶梯,回到了府邸里。

  孙让已等候陶延礼多时了,见他回来,立即道:“大人此行如何?曹公公表态了吗?”

  陶延礼叹了口气,道:“曹公公已经离了京城,是局外之人了。他这一步棋走的真是妙啊,把自己身上的污泥浊水都给洗干净了,保住了自己性命,却不管我们的死活了。”

  孙让接着又道:“那接替曹公公位子的,又是哪一个?”

  陶延礼道:“是他的干儿子之一,蒋忠蒋公公。我与他见过面了,他和我通了气,告诉我只要在三天之内,把国库里的窟窿给填上了,就可以过关。但区区三天,让我到哪里去找五千万两银子来?”

  孙让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对陶延礼道:“大人,康复观富甲一方,咱们是不是可以在他身上想想办法?”

  陶延礼道:“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康复观在应天城经营了五十多年了,和宫里都有来往,何等厉害?你不拿出和五千万两银子等价的东西出来,他不可能会给你银子。之前找他要的一百万斤粮食,就是给了他减免半年商税的好处,他才肯给的。”

  孙让道:“按大人这么说,这三日我们岂不是只能坐以待毙了?”

  陶延礼道:“还有三天,事情都还有转机,关键是这五千万两银子,要从哪里着手?户部已经没有可用的银子了,就算我扣住京官们的俸禄,再让郭擎、严客他们去下面加征赋税,最多也只能凑出三百万两银子。五千万两的窟窿太大了,一时万难填上啊!”

  孙让这时忽然道:“大人,事已至此,富贵险中求,咱们不如挺而走险,剑走偏锋,说不定会有奇效,能保住一条性命。”

  陶延礼问道:“什么险招?”

  孙让缓缓道:“卖官。”

  他话一出口,陶延礼就打了他一巴掌,把他得他嘴角鲜血直流,怒道:“放肆!自我朝高祖皇帝开国立祚以来,卖官鬻爵就是死罪!况且卖官鬻爵之事,历朝历代,皆视之为最不光彩的事。季长醉刚上任时,遭到那么多人弹劾,都没人说他卖官鬻爵,你如今竟然我去干这样的勾当,你不要脸,我还要得紧!”

  孙让擦了擦嘴角的血,道:“大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凑不出那五千万两银子,咱们连性命都没了,留着名声还有什么用?大人拉不下来面子,只需给我这个权力,我来办就是了。大人掌管户部,只需和吏部的颜大人通个气,再把户部的补缺都卖出去,收五千万两银子并不算难事。只要大人点一点头,我这就去为大人卖官,凑出这五千万两来。”

  孙让已经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但陶延礼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他在他还未完全泯灭的文人的良知和求生的本能之间挣扎。这时他把自己读了一辈子的圣贤书和他为官所得到的一切放在一起比较,比较到最后,他发现比起良知和圣贤书,还是自己的性命和得到的利益要更为重要。

  陶延礼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叹息道:“罢了,什么圣人之书,什么文人风骨,到底都是百无一用的东西。你替我去卖官吧,卖得五千万两银子,填上这个大窟窿,救得你我二人逃出生天!”

  孙让道:“大人放心,我这就去办,一定在三天之内,卖得五千万两银子!”

  孙让说完就要出门,左脚刚跨出门去,陶延礼就闭着眼睛,道:“慢着!卖官的名头不能随意,叫平叛捐罢。以助季相国西瘴平反为由卖官,这样显得我们卖官还至于太过难看。”

  “属下明白了。”孙让右脚也跨出了门,然后走出了陶延礼的府邸,开始筹划卖官的事宜。

  他心道:“户部值钱的补缺,还有一个少卿,两个大夫,三令五散官。少卿卖个一千万两应该不成问题,两个大夫加起来卖个一千万两,三令五散官加起来再卖个一千万两,就有三千万两银子了。剩下的两千万两,再让郭擎和严客拿出一些官职来补齐。”

  筹划好之后,孙让以陶延礼的名义,给郭擎和严客各写了一封信,派专人送了过去。

  郭擎和严客都是一州之总督,又都是陶大人一手扶持上去的,让他们帮这个忙应该不成问题。

  孙让想到这里,又把卖官的地点定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并且把卖官的消息以请帖的形式,发给了各富商。他知道卖官的事一旦被朝廷知道了,他和陶延礼都会难逃死罪,所以卖官的事一定要做得干净,做得密不透风,确保朝廷里的人看不出一点风吹草动,这样他和陶延礼才有可能度过这个难关。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