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三十章 饿殍遍野

第一百三十章 饿殍遍野

  处理完中军的骚乱,已近拂晓。季长醉一夜未眠,总在想着灾民的事。

  那些灾民吃饱之后,都不肯走,要留下来当兵,季长醉答应了。

  但裴世勋却说:“大人,收留这一两百个灾民,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一个地方如若出现饥荒,定是饿殍遍野,灾民不可胜计。我们一旦开了收留灾民的先河,其他灾民定会闻讯而来,到时候万一前来的灾民过多,我们的粮草就会告急,大军便会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依属下看来,我们可以给这些灾民一些粮食,遣送他们回家,这样我们也算是对他们仁至义尽了。”

  季长醉没有听从裴世勋的建议,道:“不可,我虽不懂灾情,但我知道人一旦饿坏了肚子,便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了。让那些灾民带着粮食回家,一定会遭到灾民的哄抢,如果这些灾民中有奸诈的人在,就还会有囤粮自重的现象出现,那样灾情就会更严重了。”

  裴世道:“可我们此次出兵的目的是平定叛乱,如果因为这些灾民,而导致大军陷入险境,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季长醉道:“叛乱是要平的,但灾民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这样吧,你以我的名义,写一封奏章,把这里的灾情都如实呈上去,让朝廷出粮赈灾。”

  裴世勋见季长醉已下了救灾的决心,知道已不可能说服他,让他舍弃这些灾民了,便立即写了一封奏章,差人送到应天去了。

  此时的裴世勋还没有想到,不过半月之后,季长醉的四十多万大军,就会因为救济灾民,而陷入到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之中。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奏章送出去后,天已全亮了,大军又拔营进发,两天里一共前进了五百里,还是没遇到一个叛军,但遇上了成千上万的灾民。

  这些灾民知道季长醉肯收留他们,还愿意给他们饭吃,都两眼放光,蜂拥而至。

  这时与大军相隔数万里的应天城中的陶府,已经被龙武卫团团围住。

  陶府周围的人家见状,都早早地关紧了门窗,只敢在窗户上戳出一个小洞,从中观看陶府的动静。

  此时陶延礼在书房里看着眼前的三尺白绫,已经是万念俱灰,只想一死了之,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被关进了天牢,会连选择死亡的权力都没有。

  他踩上凳子,摸着白绫,想到这三日来的遭遇,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三日里,孙让以他的名义,一直在应天叫卖户部和一些地方的官位,前两天都很顺利,一共卖得了四千万两银子,只需再把户部少卿的位子卖出去,就可以凑齐五千万两银子,填上国库的窟窿。

  但到了第三日,一个人来到孙让面前,开口就说要出一千万两银子买个户部少卿。

  孙让当时喜形于色,对那人道:“早知道您会来,这两天有许多人来买这个位子,我都没卖,就等着您来呐。”

  那人笑了笑,道:“那你可要后悔没把这个位子卖给那些人了,你且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

  孙让这才仔细看向那人,一看就吓得惊惶失色,冷汗满头,道:“大……大将军怎么到这来了,属下方才说的,都是玩笑话,还请大将军莫要当真。”

  姚焕然道:“有些事可以不用当真,但这卖官鬻爵的事,却是一定要当真的。从你卖出第一个官位开始,我就已经得到消息了,让你们多活了三天,不过是看在蒋公公的面子上罢了。没想到陶延礼干了五年的户部上卿,却还如此蠢笨,竟然想出了这么个可笑的办法出来。他难道不知道,但凡有京官上任,官员信息就要给皇上过目吗?”

  孙让听了这话,已是面如土色,口不能言,像是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

  姚焕然也没有给他回过神来的机会,直接一剑斩下了他的头颅,没有一点迟疑,他这么干脆的斩出这一剑,是因为他觉得孙让这样的人,连审讯的必要都没有。

  杀完孙让之后,姚焕然把孙让手里的四千万两银子都派运回了国库,那些出钱买了官位的富商们,也都被剥夺了官位。

  这些富商使了银子,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得到,都愤愤不平,但他们也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当是自己倒霉,上了陶延礼的当。

  孙让这边出事之后,尚在家中的陶延礼就得到了消息。

  而他得到消息之后,就听到了大队人马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声响,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活下去了,便一人来到书房,在房梁上挂上了三尺白绫,准备自己了断。

  在他自己了断之时,三日里出现的画面都在他的脑子内依次出现,当最后一个画面闪过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把自己的头挂在了白绫上,然后一脚踢翻了凳子。

  …………

  这样又过了三天,大军已经收复了半个章州,收留了十余万灾民,季长醉看着粮食在一天天地飞速减少,已经感觉到了隐患,知道再这样收留灾民,大军很快就会被拖垮。

  而为了大军不被拖垮,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些灾民都从大军里驱逐出去,让他们自生自灭。

  季长醉对此再明白不过,但他看着那些瘦骨嶙峋的灾民,总是狠不下心来,几次想要下令驱赶灾民,最后都只能作罢。

  这样又过了三天,章州已经收复,还是没有见着叛军的影子,季长醉已经隐约猜出了叛军的意图,他猜想叛军就是想借章州的灾民来拖垮他的四十万多大军。

  但季长醉虽然猜出了叛军的意图,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应对的办法,他只能寄希望于朝廷能派人送来赈灾粮款,以助他脱出困境。

  可季长醉这个希望是注定是要落空的,因为早在五日前,陶延礼就上吊死了,他所有的财产,也都被抄没进了国库。国库里有了四千多万两银子,但这四千多万银子在弄清陶延礼的案子之前,除了李熙尧,是没人敢动的。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