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 大暠江湖录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半圣之人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半圣之人

  季长醉见那个灾民与众不同,以为他就是那个领头的,便走到他面前,近看之下,见他皓首白须,身板清瘦,面目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季长醉又确信自己没有见过他,因为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季长醉就不会忘记。

  “其他人都在抢粮,老伯为什么不去?”季长醉想试探他一番,看看他究竟是不是领头的人。

  那灾民闻言,看了季长醉一眼,笑道:“季大侠,武林大会一别,不觉已经十年了,别来无恙?”

  我明明没有见过他,他怎么认得我?还说十年前在武林大会上就已经见过我了?

  季长醉心中疑虑,道:“季某好像没从见过老伯,老伯怎么认得我?”

  那灾民又笑道:“那是因为季大侠虽没见过我,我却是见过季大侠的。十年前吕渡衣邀我与他同观武林大会,说有一个后起之秀,剑术独步武林,只在徐伯启一人之下。吕渡衣很少夸人,说得我是心向往之,但我怕我到了武林大会之后,会引起一场不小的厮杀,便没有答应他。但我虽然没有答应他,却暗地里改了容貌,自行到了武林大会上,才发现吕渡衣所说的后起之秀,原来就是你季长醉季大侠。”

  季长醉听了他说的这些话,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拱手道:“当年能拒绝吕渡衣的邀请的人,只有‘半圣人’了。晚辈季长醉,见过前辈。”

  原来这个灾民打扮的人,就是外号“半圣人”的蒙空,蒙空行走江湖已逾七十载,论资历,连徐伯启也比不上他。而且他还有一手令人称奇的预言的本事,凡事只要经他嘴里一说,没有不成真的。也正因为如此,蒙空在江湖里也结仇甚多,因为很多江湖人倒了霉,便说是他在暗中诅咒。但季长醉明白蒙空的仇人们这么说,都只是托词罢了,他们之所以与蒙空过不去,就是垂涎和忌惮他那预言的本领,想据为己有,或是干脆让他那本领彻底消失。

  蒙空从地上站了起来,道:“我只是比季大侠空长了几岁罢了,算不得什么前辈。以武功而论,季大侠一手绝妙的剑术,实在是可以做我的前辈的。”

  季长醉笑道:“前辈太高看我了,江湖中谁人不知,前辈要想杀一个人,只需略张尊口,就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了。”

  蒙空道:“我哪有哪个本事,都只是江湖传言罢了,离谱至极,不足为信。天道渺茫,谁也不能探明其中的规律之所在,所谓预言,不过是依据事实做推论罢了。”

  他又道:“话说我这几年都隐居在越州的死魂山,不知外间诸事。季大侠为什么身处此地,还身披战甲,莫非季大侠已经从军了?”

  季长醉望着越来越多的灾民,道:“此事说来话长,现在有灾民聚众抢粮,形势万分危急,没有时间和前辈细说了。敢问前辈可否知道,谁是带领这些灾民来抢粮的人?”

  蒙空寻思了片刻,道:“这次饥荒,我目睹了所有过程,不瞒季大侠,这些灾民都是因为太饿了,自行过来抢粮的,没有人带领他们,也没有人指挥他们。”

  季长醉叹了口气,道:“那我和四十多万将士,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百万斤军粮被这些灾民所瓜分了么?”

  蒙空道:“那倒也不至于此。这些灾民虽然都是自发而来,但他们都服一个人,听那个人的指令。”

  季长醉问道:“那人是谁?”

  蒙空道:“那人姓关,名青云,在西瘴三百万百姓之中,极具威望,只要他肯出面,这些灾民定会自行离去。”

  季长醉心道:“这些灾民都已经饿到这种程度了,关青云真能让他们退去?”

  季长醉这么一想,觉得就算请得关青云出面,也不见得能退去灾民,但此时他也没有别的法子可用,便到了关押着关青云的营帐,叫人解去他身上的枷锁。

  关青云看着季长醉,抬动一下眼皮,道:“为何解掉我身上的枷锁,有什么企图?”

  季长醉道:“没什么,想看看你被关了几天,有没有什么变化。”

  关青云冷哼一声,道:“我心如磁针铁石,就算你把我关到死,也是无有丝毫变化。我此生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会造反,就一定要推翻朝廷,把满朝的贪官污吏都斩尽杀绝!”

  季长醉皱眉道:“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这么恨朝廷,就算你的家乡处于脏吏治下,你和你的家人因此受了他的压榨,那也是贪官的过错,和我大暠朝廷、大暠皇上有什么干系?”

  关青云冷笑一声,道:“哼,没有干系么?任用那些贪官的是各州总督,任用各州总督的是你口中的朝廷,而朝廷又是由你口中的皇上一手促成的,你还敢说我们受到压榨,和朝廷,和当朝皇上没有干系么?”

  季长醉眉头一皱,一张脸都布满了将信将疑,道:“就算你说的对,但贪官污吏是每朝每代都有的,并不仅我大暠朝有之,你难道仅因为几个贪官污吏,就要推翻朝廷不成?”

  关青云大笑道:“你说的好!贪官污吏确实每朝每代都有,正因如此,自开朝以来,凡为帝王者,皆为天下之窃贼也!”

  季长醉怒道:“放肆!当今皇上英明神武,岂是你能侮辱的!”

  说其他皇上为窃贼,季长醉没有什么感觉,但要说李熙尧为窃贼,季长醉就怒不可遏,因为李熙尧是他的生死兄弟,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他面前诋毁李熙尧。

  关青云道:“我知道当今皇上是你的好兄弟,但只要他是帝王,就不可避免是天下之窃贼!”

  季长醉强压胸中怒火,咬牙道:“何以说自古以来的帝王,皆为窃贼?”

  关青云道:“我问你,如果今天有一个拿着几匹布或者担着几斗米的人在路上走着,有一个人把他给杀了,抢走了他的布和他的米,那个人是不是窃贼?”

看过《大暠江湖录》的书友还喜欢